移动互联网

美团充电宝负责人离职,共享充电宝下半场竞赛将走向何方?

2021/7/19 21:57:00

一年前,美团重新启动共享充电宝引起行业极大震动,作为本地生活服务双巨头之一,它的强势入场预示着共享充电宝行业将迎来一场腥风血雨。一年过去了,答案却远出乎大家的意料。

近日,据DoNews报道,美团共享充电宝负责人高程于近期离职,并已加盟创业团队,该部门的诸多BD目前已转岗至美团优选。与此同时,美团充电宝正在抛弃自营点位,交由代理商接盘运营——包括天津、重庆、杭州、西安、哈尔滨、长春、长沙等33个城市皆已经转让给代理商。对此,美团方面并未否认,但没有对细节问题进行具体回复。

时代财经近期也发文爆料,7月14日美团充电宝一渠道经理小凯在微博朋友圈上公布美团充电宝“低转代”的项目,进一步佐证了上文的报道。

越来越多的信源证实,美团在共享充电宝领域的尝试再次以不利告终。用高开低走形容美团充电宝业务一点也不过分,观察过去的一年,共享充电宝行业里“抱团联盟”也开始成为一种趋势。观测行业这些一系列动态,不禁要问,已经迈入下半场的共享充电宝,未来将走向何方?

一、高开低走的美团充电宝

信奉“无边界理论”的美团对于共享充电宝一直有所期待,早在2017年,美团就曾小规模测试了充电宝项目,但因业务探索不达预期,仅仅3个月后就被叫停。两年后,当美团再次杀入共享充电宝。此时,行业经历了大浪淘沙之后,已形成“三电一兽”(指小电、街电、来电、怪兽)的稳固格局,2019年共享充电宝行业CR4就已超过90。

根据据Trustdata的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底,“三电一兽”的市场份额已达到96.3%,美团这个“后来者”看起来凶猛,可想从中撕开个“大口子”,难度也是显而易见。

尝试一年后,2020 年美团正式宣布入局共享充电宝市场,欲利用自身在本地生活领域的优势撕开局面,彼时业界传闻美团用充电宝使用次数换流量的方式来刺激该业务增长(该传闻被美团方否认),足见其内部对这次动作的重视。但必须承认的是,共享充电宝行业是个较重的领域,需要从0做起,需要一个又一个地推人员“挨家挨户”的签约,与商户谈妥后充电宝进场又需要庞大的人力和时间。

在旧有的“三电一兽”牢牢把控市场,已满足三亿多用户需求的背景下,即使强如美团,进入市场后也接连受挫,以至于近日“弃点收缩,战略调整”。从相关报道里可以看出,美团虽然没有放弃共享充电宝赛道,可内部对其的“扶持力度”开始大幅度下滑。回首这一年,不断尝试的美团充电宝为何高开低走?天浩认为,其中的原因有三。

其一,美团亏损加剧,用于共享充电宝赛道的弹药不足;据美团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和全年财报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美团亏损达22.4亿元人民币。而在美团发布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透露,该季度经营亏损为48亿元,亏损同比增大206.9%。连续两个季度亏损达到70多亿,在这种糟糕的财务状况下,美团只能将有限的弹药用在团购等新业务的投入之上。

共享充电宝看起来是个小赛道,可美团惯用的“烧钱打法”要承受巨大的财务负担,尤其是在市场开拓期。作为一门共享生意,共享充电宝行业同样“微利”。企业想要布局网点,就要给商户“入场费”,并长期支付收益分成。加之地推人员开支,维护人员开支和硬件维护费用,其利润并没有想象中的高。

另外,共享充电宝和共享单车类似,市场开拓期的投入占到很大的比例,想要在商家柜台放置共享充电宝就要先交一笔钱,还有硬件设备的前期开支,相比于“三电一兽”,美团想要挤占市场,必须先期投入一笔巨资,可在团购等新业务多线烧钱的大背景下,从战略上降低充电宝业务也是无奈之举。

而且,最关键的是,去年业界认为作为本地生活服务巨头,很多商家从外卖到收银机端口都是与美团合作的,肯定不敢不用美团充电宝。可事实上,遭遇反垄断调查的美团如今已无法对商户采取强迫手段。哪家共享充电宝给的分成高,哪家共享充电宝用户使用率更高(意味收益高),商户更青睐这样的玩家,后发入场的美团无论网点密度还是用户习惯上都在“养成”阶段,发展不利也在情理之中。

其二,共享充电宝业务带来用户增量有限,并不能为美团带来持续可观的用户量;据《2021年中国共享充电宝产业全景图谱》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共享充电宝的总用户规模呈上升趋势,从2017年的0.8亿人增长到2020年的2.9亿人,但增长速度却在明显放缓,年增长率从104.9%降到56.3%,再降到15.6%。

本周美团股价在290港元上下,相比460港元峰值已跌了六成有余。为了应对资本市场的看衰,美团重启过去“增长模式”,去年第四季度、今年第一季度的高亏损就是在这样的新战略背景下发生的。根据王兴在Q1财报电话会里的透露,该季度新增用户中有一半来自社区团购,另外一半则来自买菜、闪购、单车等新业务以及外卖。无论是共享充电宝还是共享单车,都未被王兴提及,不能带来用户的显著增长,也决定了共享充电宝被边缘化的命运。

其三,王慧文离开或也影响业务的持续发展,自营重资本很难持续;众所周知,美团共享充电宝业务此前一直是由王慧文牵头,但在其退休之后,业务或也会“因人费事”。美团共享充电宝从后疫情时期的高歌猛进,落至如今的“半放弃的状态”,想必也和此事影响有一定的关联。

另外,美团依靠其流量建立起自身的经营体系,也在加重自身的压力。自营模式意味着业务的供应链、运营、渠道等等,都要重新去跑通,这是一个耗时、耗力、耗财的重模式,其中压力可想而知。

三座大山之下,纵使美团自己有平台、有流量、有资金,也很难在共享充电宝里转化为实际优势,为了及时止损,美团只能抛弃自营网点,对共享充电宝业务线进行调整。

过往无数案例证实,企业任何一项业务拓展,内部问题往往是外部竞争压力所引发。如果说亏损压力是美团充电宝高开低走的内部因素,而共享充电宝行业“掀起”的联盟模式就是外部因素,行业玩家们开始频繁的“合纵连横”,无疑进一步加剧了美团的压力。

二、联盟模式“走俏”加剧美团压力

尽管美团正式入局共享充电宝有些高开低走,但这个“搅局者”给行业带来的冲击却不可小觑。去年,就有商家直言,因和美团绑定很深,不敢不用美团充电宝。为了对冲美团的“降维收割”,共享充电宝企业组成了“复仇者联盟”,打起反击战。

今年4月1日,街电与搜电双方官宣战略合并,成立竹芒科技。无独有偶,“共享充电宝第一股”的怪兽充电也宣布与饿了么也达成战略合作,并在饿了么App接入怪兽充电的小程序。行业里接二连三的“复仇者联盟”亮相,意味着共享充电宝行业开始“报团取暖”,“三电一兽”的市场格局或被进一步巩固。

由此,行业这种共享充电宝+外部平台的合作模式,即“联盟战”,使外部流量、外部生态资源支持成为变局的新筹码。

街电与搜电的合并可以为企业实现降本增效;合并就像是做了一道“1+1>2”的数学题,街电、搜电这些本就有几十万网点的企业,通过合并的方式,进一步降低了双方的运营成本,客观上增加了运营效率。以竹芒科技为例,在合并之后共享业务累计用户将超3.6亿,日订单峰值达到300万新水平,这无疑加固了这对新组合在竞争中的抗风险能力。

据悉,竹芒科技推出的“六宝”产品,也有意要打通搜电与街电的产品体系,具体细节外部尚不可知。但如果两家充电宝、充电柜和用户体系能够深度打通,这种“乘法”效应会给两方带来很大的增益。

与饿了么合作,为怪兽充电带来大量新增用户,增加用户量;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饿了么在去年10月份的MAU(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越美团外卖,这也是饿了么近两年以来,月活用户首次在App端高于美团外卖。作为可以与美团分庭抗礼的本地生活巨头,饿了么的用户规模不容小觑。双方在渠道侧的合作,使怪兽充电能够更高效进驻线下门店、扩大用户端的覆盖。

全国反垄断热潮下,美团过去明目张胆的用“二选一”方式逼迫商户已很难重现。从用户基数来看,饿了么和怪兽充电的联手一定程度上强于美团,新增用户意味着单个充电宝的“产出”提升,商户能够拿到的分成也提升,这将减弱商户对新玩家的热情,美团除非拿出“不可拒绝”的方案,否则推进起来并不会特别顺利。

最后,饿了么此番涉猎共享充电宝业务是为了完善在生活服务领域的不足,从而给老对手美团迎头一击;饿了么与美团一直处于竞争状态,你追我赶从来没有停止过。所以当美团官宣做共享充电宝业务时,饿了么也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切入共享充电宝的赛道,最快、最见效的方式就是与头部行业合作,而上市的怪兽对于饿了么来说就是一个最佳的选择。

根据怪兽充电Q1财报显示,截止Q1末怪兽充电在全国超过1600个地区拥有71.6万个POI、560万个在线共享充电宝。生活场景下从饿了么入口直接使用怪兽充电显然要比还在“一店一店”开拓中的美团体验更好,这将截胡了这部分需求用户。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本是来形容国与国的关系,但其放在商战上也同样适用。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企业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选择用聚合的方式来应对美团方面施加的压力,来换取下半场比赛的晋级卡。而在行业进入有序竞争的下半场,“抵御”美团这样的野蛮人并不是首要目标,提升用户体验才是最紧迫的事情,那联盟模式对用户体验优化上又有哪些变量呢?

三、有序竞争的下半场,体验如何提升?

共享充电宝行业在经历过野蛮生长期后,行业也进入到有序竞争的下半场。但在入局前,美团与饿了么就已经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在选择的岔路口“美团向左,饿了么向右”。

从团购,到外卖、电影票、酒店旅游、到店综合,再到出行、零售,美团都选择了自建、强控、收购的垄断式自营路径,想要做成一个“超级平台”;而从外卖、充电宝、共享单车到生鲜电商业务,饿了么选择了和行业内生态伙伴进行合作,可以看到钱大妈、哈罗单车、怪兽充电、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盒马鲜生、清美等生鲜电商均入驻了饿了么平台,饿了么希望通过强强联合来扩大原有网络效应。截然相反的道路让两大平台有了不同的发展方向。

不过从目前来看,单以共享充电宝行业来说,未来将会有更多玩家选择联盟的方式,背后原由有三。

第一,联盟的方式增加网点密度,有效解决“归还难”的问题;共享充电宝自登陆之初,就时时因“归还难”饱受消费者诟病。据奥一新闻记者发布的调查问卷显示,48.76%的消费者在使用共享充电宝的过程中遇到“很难找到归还点”的问题,占比第一。如街电和搜电的合并不仅可以共享生态,还可以裁撤重复网点,扩充新网点来增加密度,这将大大减少“归还难”问题的出现。

举个例子,未来如果更多的共享充电宝品牌通过合作,实现流量入口、硬件设备和网点的协同和共用,那将大大减轻消费者端的负担。而自营模式意味着要重新“跑一遍”三电一兽过去的扩张之路,重资本投入不说,还需要重新培养用户习惯,这种路线发展的难度之大是超出想象的。尤其是前期网点不足的情况下,用户归还难得问题将一直存在。

第二,共享充电宝也有“技术门槛”,后来者难逃恶意扣费问题;大家印象里共享充电宝是个低技术门槛的赛道,似乎只要有“钱”就能入场。其实并非如此,比如说共享充电宝精准计费问题,网点如何分布可以最大化商业效应?这些都考验着日常研发投入和运营积累,共享充电宝大混战中留存下来的玩家,都经历过这些问题,并最终一一解决。

虽然去年美团充电宝才大规模推动,可根据天猫投诉,美团充电宝投诉信息就达1250条,在投诉中主要存在误导购买充电宝信息和恶意扣款问题。微博上就有用户表示,自己使用美团充电宝十余分钟后,充电宝就已经没电,但是在确认归还后却被扣费了20元。作为后来者,美团充电宝要重蹚“前辈”们走过的水坑,这对于处在“口碑积累”过程的新玩家来说,又是一道难关。

第三,强强联手探索新服务模式,升级服务体验;今年3月,怪兽充电宣布与饿了么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功能体验、渠道运营、商户服务、会员体系等多维度展开深度合作。而伴随着这次牵手,未来双方或将探索包括“蓝骑士上门收充电宝”“外卖小哥跑腿代还”等服务,这也意味着在此前的取还模式上或将有着进一步的拓展。

毋庸置疑,联盟的优势使共享充电宝服务品质有所改善,升级用户体验是其带来的结果。而据相关机构预测,由于需求市场与商业模式更加稳定,预计共享充电宝行业未来3-5年将保持相对稳定与高速的成长。2024年行业规模有望达到402亿元,2020-2024年的复合增速达45.5%。在高速发展的行业中,马太效应将在下半场显现,一个餐饮店商店多个充电宝品牌是常态,谁的使用率高,谁的运营更健康,谁就会成为新的头部企业。

共享经济的风从单车吹向充电宝,不愿错过风口的美团多次尝试,但都是折戟沉沙,看似口含金钥匙的美团充电宝,也难逃宿命。并不是美团选错了风口,而是市场竞争逻辑发生了变化,再依靠自建的重模式很难赶上疾风,想要实现“无边界”的美团还是要快马加鞭啊,因为市场留给它野蛮发展的时间不多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