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横漂”群演转战短视频:抛开妄想抓紧挣钱

2021/7/8 23:17:00

 

 

日前,横店冲上热搜的这则新闻引发了很多吃瓜群众的关注:多家媒体报道,2021年1-6月,浙江横店影视基地接待剧组210个,同比增长93.48%;目前在拍剧组51个,筹备剧组59个;另外,浙江横店的群众演员注册人数累计超过了10万人,常驻横店的群演“横漂”就有近8000人。

因为影视剧市场的回温,这种场景抢手的现象近半年一直在持续着,剧组都尽量拍摄赶进度。只不过,十万横店群演的生活,也因为小小的手机屏幕在发生着巨大变化。

据相关数据显示,目前这十万群演人数,距离网传最高峰时的“20万”已经相差甚远。最近一年多,陆续也有消息指出“横漂”群演“出逃”转行的现象。媒体报道显示,仅2019年,全国便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大批“横漂”群演无戏可拍、纷纷转行。去年七月份,饿了么公布的数据显示,疫情之下横店当地新注册外卖骑手的规模,创下了历史新高,其中有超七成来自群演队伍。

另外,一部分群演转行做起了直播,成为最具备“演技”的草根UP;还有一部分“横漂”在离开了横店之后,加入了MCN机构,转战短视频领域当起了演员。那么,转行拍摄短视频,能否让“横漂”们充分实现自我价值,并且在生存与梦想之间找到平衡?

 

转战短视频的“横漂”找到感觉了

“今年,横店的群员缺口比较大,但我想离开、转行了。”

在横店当了五年群演的“阿光”算是“横漂”当中资历比较深的了。他告诉懂懂笔记,从去年七、八月开始,受疫情影响,延期开机的影视剧组恢复拍摄,导致群演遭哄抢,缺口较大。

“现在一线城市的短视频内容团队,都在招演员,好多人都转行去拍短视频了。”在阿光眼里,目前需要一定表演基础的短视频行业,是“横漂”群演转行的最优选。丰厚的待遇,也让演了五年“咸鱼”的他蠢蠢欲动。

“横店群演的缺口大,短视频行业演员的缺口也大。”曾经在横店剧组工作过的语嫣(化名)对此也深有感触,她目前是深圳一家MCN短视频内容团队的负责人,交流中语嫣告诉懂懂笔记,公司主要的作品几乎都是都市轻喜剧。旗下八个短视频内容账号,每天都需要十几则喜剧短片予以支撑。

因此,机构需要大量具备一定表演基础的演员加入,在招聘页面上,机构也一直在招聘兼职的演员。语嫣透露,目前与公司有合作关系的演员约百余人,其中有近八成,都拥有“横漂”群演经历。

当中,有的人是前年年影视行业“寒冬期”离开横店的,有的是去年疫情期间结束“横漂”生活的。有不少“横漂”都曾尝试转行,有的送过快递、外卖,有的进厂当起了流水线工人,有的在各大批发商城做起秀场直播或者线上带货。

“横店的群演不乏有领盒饭、混日子的懒汉,但更多的是有梦想的上进青年。”语嫣认为,部分不甘放弃“演员梦”的“横漂”一族,也是想抓住短视频高速发展的契机,牵手MCN机构,成为短视频演员。

同时,MCN为了争取有现成“演技”的“横漂”群演合作,也开出了优厚的待遇。目前,她所在的MCN给短视频演员开出的日薪在300~600元间,最高的甚至接近千元,“而且公司包两顿饭,如果是夏天拍外景,还会有高温(补贴)。”

在招聘平台上,懂懂笔记也看到,有不少一线城市的MCN都长年都在招兼职、全职演员。一些上海的MCN机构,甚至给兼职短视频演员开出了150元的高时薪,粗略计算,稍有一定经验的减值演员每月收入大概也能有一万元左右。

“要知道,横店有九成以上的普通群演日收入是一百元左右,根本是比不了的。”对此,阿光也表示即便是有几年“资历”的老“横漂”,每月收入大约也只有三四千元左右,与短视频演员的待遇相比差距明显。

根据网传一份横店影视城关于修改演员收费标准的公告显示,由于人员缺口较大,从去年的九月份起,群演的日薪标准由原先的100元/10小时涨至120元/10小时,而这从一定程度上,证实了阿光关于“横漂”群演收入偏低的说法。

由此也不难解释,收入低、工时长、工作累,正逐步磨灭着“横漂”群演的梦想,并让部分迫于生存压力的群演,毅然结束“横漂”生活,转战收入更高的短视频领域,寻求新的发展。

那么,短视频行业能否实现了一部分“横漂”群演所追求的主角梦呢?

在短视频里 “横漂”能成为主角?

“虽然横店群演的收入低,但大家都不会轻易放弃每一次通告的机会。”

回忆起曾经的“横漂”生活,如今已经是杭州一家MCN机构短视频签约演员的海子,难免有些唏嘘。

她告诉懂懂笔记,大量“横漂”即便收入低,仍要在影视城里苦苦蹲一份群演的公告,为的是有朝一日能够蹲一个“上位”机会。

所谓的“上位”并非是当上主演,许多“横漂”连正式演出的想法都不敢有,只求能在影视剧中稍稍地露一、两回正脸,让剧组以及观众有机会看到自己的努力。

即使在“横漂”当中,一直流传着王宝强的励志故事,目前知名影视剧明星中,也确实有“跑龙套”出身的演员,但是绝大部分“横漂”群演,都是熬了许多年都等不到一次“绿叶”的机会,更甭说在影视行业有更大的作为。

“没想到,我在成为短视频演员之后,几乎每天都能演主角,最不济也能当重要的配角。”海子表示,短视频通常都为小制作,场景简单、故事精悍,所需要的演员阵容也并不大,加之有“横漂”经验的演员有一定表演经验,受内容机构的重视。因此,经常能在短视频当中露脸,展示自己的形象与演技。

在她看来,尽管每则作品,仅有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但演员露脸的时间远比“横漂”时期的总和还要长,“即便影视剧看的人非常多,那又如何,群演一、两秒的镜头不会有观众记得的。”

从MCN里的一名兼职演员,再到表现优异与机构正式签约,海子如同“曲线救国”一般,圆了自己的演员梦、主角梦。尽管不是在横店,不是在影视剧集里,但她仍感到满足,“无论短视频平台的评论里大家是喜欢我还是Diss我,我都很开心,最起码有人关注我了。”

除此之外,转型当短视频演员之后,她每日的工作量相比“横漂”时期有所减轻,除非既定情节、故事需要,不然每天拍摄的时间基本都在八小时以内,不像群演时期,每天赶好几场的群演通告,在不同片场之间机械式地穿梭,完完全全的一个“工具人”。

海子透露,由于短视频创作团队的人员有限,对于兼职、全职的演员也比较关心,作为演员,有时她甚至能对短视频内容创作提出自己的见解与建议,真正融入创作和表演当中。

“现在公司签约的短视频演员中,有六、七位和我一样,都曾有‘横漂’的经历,大家都没有后悔离开横店。最起码现在不用焦虑生计,还能发挥自己的价值。”海子如是说。

“横漂”之所以成为横漂,无非是出于对演艺行业的热爱,希望最终有伯乐发掘成为一名让人叫得上名字的演员,而不是默默无闻当几十年群演、一辈子“跑龙套”。然而,现实终究打败理想。而在短视频行业找到一席之地的“横漂”一族,面对最初的演艺梦想,内心又是否会有落差呢?

 

“横漂”借短视频“弯道超车”

“年龄也大了,现在求名的欲望淡了许多,可能是心态变了吧。”

早在2019年底便结束“横漂”生活的杨泉(化名),这两年也曾跌跌撞撞找了好几份普通工作。但在现实生活中也很“爱演”的他,最终成为成都一家短视频MCN机构的签约演员。

他告诉懂懂笔记,在成为“横漂”之初,他几乎每天都在想象自己成为正式演员,扬名立万之后的美好生活。可如今转行拍短视频,他对于能否在行业脱颖而出已经不再心存妄想,更别说借短视频行业“超”演艺圈的“车”了。

他心里清楚,要想在“横漂”的群演中得到剧组赏识的机会,几率低于万分之一。而在短视频领域里,网红、主播能否跻身头部行列同样也要遵循“二八定律”。尽管泛娱乐行业立足于草根,成名的机会相比影视圈多,但从业者之间竞争也极为激烈。

数据显示,截止到2020年底,国内短视频MCN数量或将超过5000家。以此计算,兼职、签约短视频演员至少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之众。这也意味着转型短视频的“横漂”一族,除了要与曾经的群演同行竞争,还要与大量已经在泛娱乐行业沉淀已久的网红竞争。

“现在短视频行业景气,当演员每月挣个万八千没问题,算是解决了温饱,但跻身头部,我是不太敢想。只要不像当群演时默默无闻、满是挫败感就很知足了,已经没有出人头地的妄想了。”

杨泉强调,他与很多有“横漂”经历的短视频演员沟通时发现,大家对于自身在行业中的发展定位都相对保守。正如历经苦难的人突然重获新生一般,对于生活现状满怀着感激之情,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现在我固定拍摄的那个短视频号有102万关注者,每天都有人评论我。”或许对于杨泉而言,如今的目标是认真对待每一次视频的拍摄,对关注作品的人负责。

他要做的,就是在生存与梦想之间找到平衡。

【结束语】

短视频行业的发展,让不少热爱表演的年轻人有了新的展示自我价值的渠道与途径。至于数十万的“横飘”,也不再是怀揣演艺梦想的草根者得以能在荧幕上“露脸”的唯一渠道。至少目前看来,一部分离开横店、奔向短视频领域的群演,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