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满帮上市,货拉拉掉队?

2021/7/1 10:57:00

从京东物流到满帮上市,货运赛道也迎来了集体上市潮。

 

6月22日晚间,满帮集团(YMM.US)正式登陆纽交所,发行价为19美元/ADS,开盘后一路高歌,市值突超200亿美元,成功晋升为“货运平台第一股”。

 

满帮成功抢滩上岸,也映衬了隔壁货拉拉的失意,从备受资本关注的商轴,到如今疲于应对整改,没能赶上“货运第一股”浪头。


面对多方力量侵入腹地,货拉拉似乎正在掉队。

 

01
扩张"占位


一直以来,货运市场的需求都未能被充分满足,受限于市场需求分散化影响,移动成本居高不下,行业也缺乏衡量“标尺”,货运行业散、小、乱、差的问题始终存在。

 

移动互联网浪潮之后,“互联网+物流”模式强势崛起,行业中开始涌现大量的车货匹配平台,把终端与需求端直接串联,给了行业一个解决思路。

 

据公开数据统计,2019年,我国同城货运的市场规模达1.3万亿元,同比增长7.8%;运货量达20.3万亿吨,同比增长3.57%。


而这两年,随着疫情复苏,“互联网+货运流通”模式也迎来新增长点,为互联网平台奔赴主流市场按下了快捷键。

 

成立于2013年的货拉拉,无疑搭上了行业东风。自成立以来,货拉拉完成了一、二、三线城市的覆盖,并逐步下沉市场渗透,甚至将业务延伸至东南亚地区。

 

据货拉拉官方介绍,截至2021年3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63座中国大陆城市,平均月活司机58万,月活用户达760万;海外市场覆盖了超20个城市,涉及国家包括东南亚、印度等地区。

 

在货运市场上,货拉拉不局限在存量市场中,涉及的业务体系更倾向于多元化。包括同城/跨城货运、企业版物流、搬家业务、汽车租售以及零担业务、国际物流,甚至于启动造车项目(服务于货物运输)。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货拉拉在1月完成了F轮15亿美元融资,估值高达100亿美元。自2013年成立以来,货拉拉已经陆续完成8轮融资,总融资额达24.75亿美元。


货拉拉大肆开拓货运周边市场、业务开拓海外,有它的底层动机。其一,货运属于重资产业务,即便如滴滴般的共享网约车,尚且需要承担巨量亏损,货运所涉及环节运营成本更甚,开通周边业务可以降低边际成本以及分摊运营成本;


其二,疯狂扩张带来虹吸效应,前期一级市场持续资金输入,需要一个出口,更多业务矩阵消化了这部分资金,构建起二级市场看起来性感的资本故事。

 

零售商论认为,无论是同城货运还是干线物流,货拉拉式的货运“网约车”平台,在一定程度上虽缩减了货物流通不必要的中间环节,完成了物流需求与货运供给的直接连接,取代传统物流体系,但由此带来的高成本大山,仍横亘在货运平台面前。

 

对于货拉拉而言,相比于精细化单个货运场景,提前在小赛道占位更具有想象空间,只不过,货拉拉棋差一招,没能预判到被满帮截胡。

 

02
货拉拉价值几何?


根据艾瑞咨询《2019年同城货运行业研究报告》,移动互联网时期同城货运量从2014年的70亿吨到2020年超越百亿吨,同比增长率超42.9%,市场范围从2014年的8000亿,扩充到2020年万亿以上。


从规模上看,货运服务仍具备潜在市场空间,这条赛道也挤入越来越多高端玩家。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9年1-4月,货拉拉平台交易额占行业交易总额的53.6%,高于其它竞争对手;其次,快狗打车虽位居行业第二,但占比仅为24.6%。可以看出,在同城货运市场上,货拉拉仍占据半壁江山。

 

在货运资本市场上,货拉拉属于明星类投资项目,在2017年之前,货拉拉的投资人还限于小众资本以及个人投资者等,融资总规模也不过3000万美元。


直到2017年10月,雷军举顺为资本入局,与概念资本等合计投资1亿美元。从此,开启了货拉拉飞跃时代,吸引了如高瓴、红杉、环球老虎基金等明星投资人青睐。

 

资本在一级市场持续加码,给了货拉拉扩张市场份额的信心,然而随着满帮、京东物流等上市,挤占原有同城市场,货拉拉难免坐不住。

 

有消息称,货拉拉已秘密提交美股IPO申请文件,寻求至少10亿美元的募资。随后货拉拉官方表示,“没有具体的上市计划和具体上市时间表”。

 

货拉拉上市是必然,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官方虽表示暂时没有上市计划,但类似的上市操作路径已经习以为常,低调属于常态。

 

一方面,接二连三的乘客事件,将货拉拉推向舆论风口,面临行业监管,不宜太出风头;另一方面,行业梯队逐渐明显,多方力量牵制,货拉拉同城货运向上突破承压,急需二级市场“挂牌”,为海外以及其它业务拓展做行业背书和资金支撑。

 

然而在京东物流、满帮、搜狗打车等围猎,后来者滴滴强势入场下,货拉拉价值几何?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底,满帮业务覆盖超300座城市,线路覆盖超过10万条,中国大约有20%的重型和中型卡车司机在满帮平台完成运输订单;


2020年2月,京东物流上线京驿货车平台,围绕运输生态核心的“人、车、货”三要素,为司机、用户提供货运服务连接;


2020年4月,滴滴上线货运服务,上线仅3个月便实现日订单突破10万,目前已完成对19个关键城市形成业务覆盖。

 

面对来势汹汹的入侵者,货拉拉也难以应对。一方面,同城货运赛道并没有形成难以跨越的竞争壁垒,而入局者在人、车、货实力中,并不亚于货拉拉。

 

另一方面,对于货拉拉而言,未来金钱开道、补贴铺路不再是金科玉律,”撒币“模式尚且维系住现有的市场份额,在各路玩家补贴冲击下,或陷入被动应对局面。

 

03
货运之殇


伴随着物流货运互联网平台的兴起,一些行业乱象屡屡发生,司机、用户、平台之间的关系也从信任到质疑转变,阻碍了货运平台的良性发展。

 

2月6日,长沙一女孩车某某晚间使用货拉拉搬家,结果在快到新家的路上,坠车身亡,货拉拉陷入舆情风波。


相比于滴滴出事后迅速整改建立预防体制,货拉拉在有前车之鉴基础上,却没有提前建立安全事故应对策略,只能说内部对安全风险把控属于缺位状态。

 

近年来,货拉拉在规模扩张、屡获资本加持的同时,司机与货主的合同纠纷也屡屡发生,货拉拉和司机败诉的案例不在少数。

 

2020年1月1日,交通运输部、国家税务总局发布了《网络平台道路货物运输经营管理暂行办法》。在准入规则、诚信合规、技术与科技、全程跟踪记录、审核规范及安全、运单监测及交易过程实时监控等层面对网络货运平台提出具体要求,涉及管理、技术、业务等维度,并针对与平台关系紧密的货主、货车司机的权益保障做出了明确规定。

 

将网络货运平台纳入监管体系内,是保障司机与用户利益的基石,在尚未有标准化防御体系前,安全问题如同一道达摩克里斯之剑,时时悬挂在货运平台头顶,需要平台去制定规则,降低安全风险。

 

2021年既是互联网货运平台的元年,也是一个变局之年,变局的关键在于如何通过新技术结合,在降本增效的同时,对用户形成安全、可靠、可标化的优质服务。

 

无论是服务于高净值的B端,还是需求相对低频的C端,价格都不是最敏感的要素,服务品质、安全和用户体验才是平台差异竞争的关键。

 

一方面,网络货运平台在盈利模式、司机端培训、定价规则等方面,仍处在探索阶段,精细化运营、高效车货配比的优势尚未凸显;另一方面,烧钱运营换来的市场份额,根基并不牢固,一旦失去资金加持,平台很快在洗牌中被淘汰出局。

 

不管是先入局的货拉拉、快狗打车、满帮,还是后入场的滴滴货运等,在需求匹配、服务能力、管理方式等方面,都还没有跑出足够成熟的商业模式,这场网络货运平台商战,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