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市值55亿流通8000万,叮咚买菜上市背后的“迷魂局”

2021/6/30 20:20:00

6月29日,国内生鲜电商平台叮咚买菜正式登陆美股,发行价23.5美元,首日开盘后一度跌破发行价。而在赴美上市之前,叮咚买菜的筹资目标也大幅缩减了75%,未超过1亿美元。有圈内人直言不讳:“叮咚筹资目标缩减,主要是市场反应不佳,认购不顺利。核心原因是UE模型至今未跑通,导致盈利无预期,亏损持续增大,招股书公布亏损率百分之几十。”

而就在开盘当日,也出现了令人讶异的一幕,市值达55亿的叮咚买菜,当日流通值仅8000余万,如此大的数额差距让网友感慨,“这么小的盘子收盘才涨了2分,能留吗?”

1

赴美上市背后的烧钱困境

说到买菜+烧钱,叮咚买菜几乎等于同义词。

在各大app上都能刷到叮咚买菜的推广信息,这只是烧钱的冰山一角。更夸张的烧钱部分,其实是不顾经营效益地扩城开仓。

叮咚买菜此次赴美上市的表现谈不上理想,但“烧钱”的势头并不会因此有所缓和,反而会变本加厉。在敲钟仪式现场,创始人说,叮咚买菜仍应扩大规模。这种“坚持”的背后实则是一个停不下来的烧钱游戏。据悉,2021年6月赴美上市之前,叮咚买菜已经在4月、5月连续融资两轮,总计10.3亿美元,所以此次赴美上市的背后就有了更多值得玩味的逻辑。

资本与规模都是双刃剑,叮咚买菜的迅速扩张有目共睹,达到一定量级之后是否还能维持是关键问题。

仅2018年一年,叮咚买菜就于5月到12月连续完成了6轮融资。有人感慨,生鲜零售市场上终于又冲出一匹黑马。

盒马鲜生接受采访时说没听说过叮咚买菜,仅仅半年过后,又对媒体说感受到了威胁。就像当初在巨头夹缝中凶猛生长的拼多多,人们都在兴奋地等待下一个生鲜版的拼多多。然而,生鲜零售是零售行业里门槛最低实际上技术含量最高的一个赛道,烧钱看似是换取规模迅速做大的最佳方式,然而一旦停止烧钱,原有规模就会烟消云散。

扩大规模本身是没有错的,但是需要首先搞清楚规模的目的是什么?很显然,叮咚买菜2019年净亏损18.7亿元,2020年净亏损31.8亿元,如此换来的规模,远远谈不上真正的商业价值。

为什么?因为这是一个简单的算术题。

其实早在今年年初,叮咚买菜赴美上市的募资目标就被外界知晓,当时定的目标是3亿美元。

翻看叮咚历史融资信息,叮咚买菜已经获得11次融资,其中8轮融资是从2018年到2019年年底完成,此后融资频率逐渐放缓,而叮咚买菜2020年融资金额很少(公开融资信息没有),证明其已经从一级市场拿不到钱,传闻还因此举债。

按照媒体公开信息可知,截至2021年3月31日,叮咚买菜总负债8.98亿美元,持有现金及等价物9.73亿美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十二个月当中,公司自由现金流-1.55亿美元。

2021年4月、5月连续融资累计10.3亿美元看上去好像解了燃眉之急,但紧接着又赴美上市继续“筹资”。

如此看来,赴美上市对叮咚买菜而言非但不是一件好事,反而像是骑虎难下“流血上市”,筹钱的速度赶不上烧钱的速度,实在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2

烧钱模式,是最刺激也最危险的游戏

成立于2014年的叮咚买菜,发展至今已近7年。一家原本有机会发展得更稳健的企业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答案就是“烧钱”。

根据公开信息:2020年,叮咚买菜的前置仓总数从600多家增长到超过1000家,布局城市包括上海、杭州、宁波、北京等地。截至2021年Q1,叮咚买菜服务范围覆盖29个城市,拥有950个前置仓。

疯狂的扩张凭借的是三大杀手锏:地推团队强势、前置仓点位密集、拉新补贴惊人。

很显然,无论哪一招,都是需要钱的。而规模扩大的对立面却是盈利难,有数据显示,目前4000多家生鲜电商真正实现盈利的不足1%。

由此,烧钱就成了最刺激也最危险的游戏。

如果自身的UE模型成立,盈利可期,烧钱或许能支撑梦想,而一旦陷入烧钱却迟迟找不到自身的盈利模式,烧钱就成了断头路。

有人给叮咚买菜算过一笔账,叮咚买菜只有在单仓日均订单量达到1500单的情况下,客单价达到66元,或者毛利率达到30%时,才能实现盈利。

实际情况却是,叮咚买菜2019年和2020年的毛利率分别为17.14%和19.68%,而其2021年Q1的客单价却已回落至54元,再加上2021年Q1高达39%的履约费用率,这意味着在履单利润层面就已经是亏损。

在获客方式上,叮咚买菜目前只能通过持续高额的补贴获客,这对其资金链提出了极高要求。综上,如果再加上推广、运营等各类成本,亏损更加严重,经济模型在前端就无法成立,导致了越送越亏的效果。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招股书显示,叮咚买菜2019年净亏损18.734亿元,2020年净亏损31.769亿元,2021年一季度,叮咚买菜的净亏损为13.847亿元,上年同期亏损为2.445亿元。

也就是说,亏损仍在以巨大的跨度持续拉长。但硬着头皮也得继续扩张,不扩张只有死路一条。

此前有媒体报道,叮咚买菜新人首次下单奖励8元,第二单奖励12元。在北京,叮咚买菜更激进,配送费全免,且没有最低消费门槛。邀请他人注册返券,从满59减30升级为减40……叮咚买菜不可谓不狠,但这种凶狠究竟还能维持多久?

疫情期间,叮咚买菜短暂地看到了平台增长的希望,订单量增长了3倍以上,迎来了一波增长。然而疫情黑天鹅事件过后,人们的消费方式重回日常,单纯靠补贴去获客显然对于盈利来说是不现实的。

尽管叮咚买菜自己说获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复购率,但这与其疯狂扩张规模显然是自相矛盾的说法。

国内生鲜市场规模5万亿,场内玩家都在找各自的出路,阿里、腾讯、京东、美团对其投资或旗下平台都有流量支持。

在这种背景下,叮咚买菜显得有点“孤军深入”的味道,对其而言,迟迟无法找到盈利模式,只能烧钱续命,本质上是缺乏持续发展的商业逻辑。现在的叮咚买菜无疑骑虎难下,不烧就会彻底退出牌桌,接着烧,又会越陷越深,而以它在本次上市中筹资的金额,显然远远不够烧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