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10个月巨亏200亿!但极兔赢麻了!

2021/5/19 14:06:00

4月17日,新京智库春季峰会上出现了令人意外的一幕。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聂辉华谈及极兔速递,怒怼道:“这样的企业就应该罚到倾家荡产才对。”

极兔做了什么,以致于让人大教授都如此生气?

一路狂奔的极兔 

当大家都以为快递市场的竞争已成定局的时候,极兔却猝不及防地朝天空鸣了一枪,“嘣”地一声,把市场搅了个天翻地覆。

从2020年3月进军中国到现在只不过14个月而已,一路狂奔的极兔,却足以让发展14年的竞争对手汗毛倒竖,冷汗直流。

2020年初,当极兔一出现,整个快递市场的氛围立刻就变得肃杀起来——人人都在紧张担忧,这只来自东南亚、背靠资本大佬的兔子将如何杀入市场,把对手干得人仰马翻。

极兔果然不负众望。

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极兔的日订单量已经超过了500万。2020年第四季度,日订单量飙升至800万。而到今年年初,极兔速递的日订单量暴涨到2000万,真正成为了快递市场中响当当的人物。

日订单量2000万是什么概念?一般来说,这是快递行业的一条生死线,达成则生,不成则危矣。而中通、圆通、韵达、申通做到这个日均订单量,分别用了16年、18年、19年和25年。

也就是说,极兔将人家十几二十年的苦功,极限压缩至10个月。这样疯狂的速度,怎么不叫人害怕?

据媒体报道,极兔一位高管表示,到今年双十一极兔的日订单量有望达到3500万,明年年底这一数字有望达到5000万。

如果目标达成,极兔将在今年拳打快递资深选手申通,明年脚踢快递一哥中通。

试想一下,按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极兔是否将蚕食快递市场的大部分份额?这家破浪猛进的快递企业,已经颇有“我花开后百花杀”的气势了。

那极兔是怎么用一年多的时间火速突围的?

一下子就亏了200亿 首先,用“蹭网”的策略崛起。

极兔快递去年3月才进入中国,快递网络刚开始还远远不能满足业务需求。

于是极兔快递便想到了一个好方法,它找到了通达系的网点,问道:“可不可以帮我派送点东西?”

由于通达系采取加盟制的管理方法,底层网点比较松散,忠诚度不高,那自然是多送一件快递是一件,只要能赚钱。

所以通达系的网点大多会同意承包极兔快递的业务,既配送自家的快递,也包揽了极兔的快件。

这样一来,极兔既省去了大量的成本,又大大提高了配送的效率,将自己的业务延伸到了全国。

其次,疯狂砸钱投资硬件设备。

据媒体报道,一位邮政内部人士透露“极兔10个月亏了200多亿”。这个金额,足以让一日躺赚208万的郑爽都倒吸口凉气。

极兔的钱都花在哪了?无疑是拼命砸钱抢占市场。作为重资产行业,快递无疑需要企业在转运中心及网点建设、车辆、人员方面进行大量投资。

而极兔在短短一年内就投产了77个转运中心,拓展了2000多条运输干线、2500多干线运输车辆,能够做到100%的省际联通率,100%的全国省市覆盖率。

得益于这样的疯狂烧钱行为,极兔才能够迅速占领市场,杀他个片甲不留。

再者,用“价格屠夫”战术快速撬动市场。

快递行业普遍成本价为1.4元,低于1.4元就是在赔本赚吆喝。而为了吸引那些价格敏感的电商小卖家,极兔直接击穿底线,把价格打到了0.6-0.8元。

这意味着极兔每发出一单就要亏个几毛钱,按照日订单量两千万来算,一天就要亏个上千万。

然而亏钱换来的却是市场份额的骤然提升。很多中小卖家本就手头紧巴巴,看到这么便宜的发货价还不一拥而上?

靠着这三招,极兔得以在快递市场大杀四方。

 极兔惹了众怒?

然而极兔的举动却引起了众怒。

其一是极兔的加盟商。

据媒体报道,有些极兔加盟商正在流血出局。

比如东北的加盟商就坐不住了。这几个月以来,她眼睁睁看着派费不断下跌,平均到手派费从每票1.44元下降至0.95元。

这意味着她有每派一单就要承受5分钱的亏损,干得越多,亏得越多。频繁的下调派费终于让她的愤怒爆发了,她干脆直接将网点转让了出去。

今年3月,湖北省十堰市极兔网点的员工们甚至拉起了横幅,横幅上是几个极其刺眼的大字:“极兔速递卸磨杀驴,还我血汗钱”。可见他们对极兔的怨怼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其二是其他快递企业。最开始,极兔蹭网的策略就让通达系极其不满。他们站在了同一阵营,发布了禁止代理极兔业务的通知,意图封杀极兔快递。

后来极兔发起的价格战让通达系坐不住了。眼看快递订单如同雪花一样飞入极兔的口袋,他们也心急火燎地加入了价格战中。

一时之间,义乌的发货价格击穿1元的底线,低至0.8元。通达系最后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利润狂跌,心都在滴血。

面对这样的惨况,快递企业怎么可能不气愤呢?

其三是监管处罚。

因为价格战对市场的破坏,义乌市邮政管理局怒了。4月9日,浙江省义乌市邮政管理局对极兔进行处罚,主要措施是停运部分分拨中心。

而且义乌邮政管理局的警示函措辞相当严厉:“我局于3月10日、3月19日、3月23日及4月1日,多次知会你公司,同时告诫你公司不得用远低于成本价格进行倾销,但至今你公司未按照要求进行整改。要求你公司于4月9日前整改完毕。”

也正是因为极兔的低价策略,人大教授聂辉华将这场竞争归类到恶性的价格竞争中,这才说出了开头的那一番话。

 什么样的企业能取胜? 

在短时间内就将市场搅弄得满城风雨的企业,我们其实见过很多。 比如瑞幸咖啡,曾经放言要打败星巴克,短短两年就开出四千多家门店。

2019年5月17日,瑞幸在纳斯纳克敲响钟声,更是给其轰轰烈烈的商业进程锦上添花。

结果最终它却因惊天造假名震中外,最终灰溜溜地退市。

又比如蛋壳公寓。诞生当月拿到了天使轮融资,4年内共融资7轮,最终于去年1月份在纽交所上市,市值达27.4亿美元。

且它在短短几年内管理房源就达40多万间,房源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13个城市。

最终没有人能想到它的暴雷来得这么猝不及防——租客断网,房东收不到租金,工作人员被拖欠薪水,无数人流离失所。

类似这样野蛮生长的企业,其实正反映了中国互联网企业普遍存在的浮躁和功利心态。

他们立足于单纯的低价和便捷,只想着快速套现,商业行为并不符合市场规律,还对市场造成了巨大的破坏。

他们的存在正在迅速膨胀的气球,不知道哪一天就会“嘣”地一声爆炸。

这样的企业到底能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价值呢?

我们可以发现,一家能够长青且成为行业翘楚的企业,无一不是在解决人们的需求,给世界带来真正的益处:

比如阿里就解决了人们的网购需求;腾讯解决了人们对社交的需求;

小米满足了消费者对于性价比的需求……而一家快递企业如果想要在快递市场上取胜,也势必要脱离低价的泥淖,给快递业创造深远的价值。

作者:风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