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SHAREit,一个全球数字内容平台的出海之路

2021/4/17 1:04:00

 

作者|李小歪

编辑|吴怼怼

 

01

雅加达的12小时

 

暴雨还在继续。

印度尼西亚西爪哇省Bekasi街头混乱而泥泞,还有工人在抢修电缆和清理垃圾。年轻的大学生Moki从美国回去探亲,却在暴雨中和家人们迎来了2020。

图片来源:Vice

她还没有完成冬假的作业。按照教务系统的要求,1月5号0时之前要上交。雅加达和东海岸有11个小时的时差,这意味着她必须在12个小时之内完成所有的工作。

笔记本已经被邻居家掉下来的铁架子砸坏屏幕,只有手机里还留着某个版本的paper资料。在这个全城停电停水的夜晚,Moki没办法只能用弟弟的大屏手机继续赶deadline。

Moki的情况并不是个例。

2020的元旦,雅加达的居民因为暴雨几乎陷入全城停电的恐慌,在网络部分延迟、用水也局部中断的情况下,信息的交流变得越发困难。

一线抢险救灾的进度照片和视频需要在官方和大众之间传播,各类机构、公司的商务事宜也要正常运转,还有像Moki这样的学生,作业仍然要及时交。

东南亚的网络基础设施没有想象中完善,像雅加达这样的大城市已经算是中上水平。但用网的人多,Moki的作业代码包一直发不出去,弟弟看她着急,说你用用这个。

 

在安卓手机上,一个功能类似AirDrop的照片、视频流传输工具,可以在没有网络,甚至不开启蜂窝数据的情况下稳定传输。

和社区类、资讯类等互联网产品不同,工具型产品的定义其实更加广义,无论放在什么时代,都有立足之地,甚至有可能成为超越App的存在,成为基础设施中的一环。

早期大量的清理、安全等出海开发者的工具App被谷歌下架,但后续像Cam Scanner这样的扫描软件也能出海吸金,从侧面折射出淘汰的不是工具,而是任何没有紧贴用户需求持续迭代的App。而SHAREit(国内茄子快传)这样的全能型内容分享App,在印尼、菲律宾、沙特、印度等国的Google Play榜单上,常年居于第一。

用户端的好评甚至传导到上游,以至于部分手机卖家在售卖时会提前预装这款软件到手机。Moki弟弟在买新巴蒂卡(当地的一家运营商)时,购买的这部安卓机就是如此。

据App Annie报告,SHAREit早在2018年便已名列Google Play十年全球下载热门App的第9位,常年稳居Google Play全球总榜Top 10,是东南亚、南亚、中东、非洲、俄语地区等新兴市场 “国民应用”。

 

截至今年第一季度,茄子科技(海外SHAREit Group)旗下多款APP在全球获得了近24亿的累计安装用户,覆盖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涵盖了45种语言。

在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出海之路上,几轮大浪淘沙后留下的都是种子选手。从数据和影响力维度来看,SHAREit早已成为出海企业的佼佼者。

 

02

没有永远的工具,只有迭代的产品

 

工具型的产品直接命中场景需求,与某个任务直接相关,但与「人」本身联系甚少。他们的发展空间或有逼仄,是第一批出海型中国互联网公司的隐忧。但这并非第二代、第三代出海人的顾虑。

基础建设完善之后,5G高速数据流时代到来,新一代的出海人哪怕是做工具产品,也有了更全局化、战略化的考量。

在SHAREit身上,工具更像是一个切口。撕开这道口子,能看到一个辽阔的新兴市场。

就拿Moki所在的印尼来说,互联网普及仍处于极大上升期。当地互联网提供商协会(APJII)调查显示,触网用户数量从2018年的1.71亿增加至目前的1.96亿,增幅达到14.6%。而95%的用户都是从移动手机端接入的网络。

在手机的小屏世界,其实诞生了一个更广阔的数字内容场景。

抹平数字鸿沟、加快信息获取是第一步。一个在东南亚热带雨林摘香蕉的少年,不可能和在上海计算机教室中的男孩,拥有同样的数字内容。但SHAREit可以让他们拥有同样的信息传播效率和体验。

也是基于对用户的观察,团队发现新兴市场和低洼之地的人们,对娱乐内容有本质的需求,他们常常用SHAREit传送短视频和音乐,还有家人朋友聚会出游的照片。

南非地区的发展是意料之外。SHAREit的零流量传输直接推动了游戏行业的发展。

 

GADGET报道显示,南非手机流量费高昂,远超周边同等国家肯尼亚、坦桑尼亚的计费标准,所以游戏业在当地发展相对受阻,移动端的本土游戏玩家也一直苦不堪言。

SHAREit普及开之后,用零流量的快传方式,在玩家之间传送游戏安装包,也可免费分享内置小游戏。像《绝地寻宝》这种体量超过1G的安装包,有了SHAREit简直就是福音。

当然,受机型和手机容量限制,不是所有的用户都接受安装独立游戏包的形式。

SHAREit给新兴市场的用户搭建了一个基于传输功能之下的整体数字娱乐内容场景。你可以像在微信小程序里打飞机那样,在SHAREit的内置「更简单」游戏栏目中,选择轻量好玩的休闲游戏度过漫长的通勤差旅,也可以在App主页里刷刷短视频——要知道印度的火车有多可怕多无聊。

当这款以工具为切口的App,逐渐成长为一个内容丰富、有社区互动性的数字内容平台时,来自全球200多个国家的用户都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家园。他们在一起,可以分享和交流的内容,也会因此爆发出更大的活力。

 

03

平台商业化的野望

 

渗透到人们从商务学习到休息娱乐的多重场景,并拥有基数庞大的用户,这本身就是一种价值。

流量在新兴市场的价值不言而喻。广告主在品牌投放时,也会在意覆盖人群、实际转化、品牌形象等多个维度的指标数据。

早期一些中国公司出海的变现方式比较单一,大多是把流量以批发的模式直接给谷歌、脸书、推特等海外大厂代为销售。这种变现看上去省力,但其实无法为广告主的最终投放效果负责,也无法拿到流量增值的部分。

这种增值在于,广告主从谷歌、脸书这样的平台采买流量,就是比从其他地方贵但是效果更好。这类平台需要较强的技术积累,投入规模大、周期长,一般国内的出海企业很少愿意做这件事,有价值的事情一定不是容易做的事,但SHAREit想要做成,把最具价值的环节捏在自己手里。

 

很快,一套独立的广告投放平台开始上线。这套平台本就背靠应用端庞大的流量入场,还有强大的AI算法能力做到流量质量的可控可追溯,也能把相应的内容精准投放至需求匹配的用户上。

一些广告主在SHAREit这里达成了最初的用户增长后,发现产品还能在其他环节有所赋能,比如他们要在应用内购买,SHAREit甚至可以提供一站式支付解决方案,名为PayerMax

支付解决方案的诞生其实是基于To C领域的积累进而开启To B赋能的过程,更准确一点说,在满足内部需求的同时帮助外部的合作伙伴解决跨境支付需求的过程,而且和广告业务产生了更多的协同效应。

在跨境支付的场景中,本地支付渠道的接入和优化是第一步,要识别并接入本地用户最舒适的付款方式,还要保证整个性能的稳定性。后续还存在一个更大的挑战,就是跨境支付的调拨、合规问题,如果这些钱只能结算到本地,无法接入全球的财务运转体系,资金周转会出现问题,进而影响到公司整体的运转,对于很多开发者来说,这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于是SHAREit花了很大力气去做本地化的事情,最终形成了一整套基于内购场景的跨境支付解决方案。

这直接赋能了一些小额高频收费的外部商铺,也对广告主和合作伙伴产生了底层的支撑和润滑。

这种支撑和润滑在某种角度上形成了一个闭环,广告主在SHAREit获取流量用户得到自我发展,成长之后如果需要变现(如应用内购买),可以继续使用SHAREit的支付解决方案。如果广告主还需要其他的广告投放,它可以依赖SHAREit广告投放能力,达成精准的人货场匹配。

 

这是从孵化期的用户增长,到成熟期的产品变现,以及加速期的品牌影响力扩大,其在整个公司成长周期中都可以全链条赋能。

这里不得不把本地化运营能力再拿出来说一遍,因为覆盖多个国家和地区,这需要长期的时间积累和本土协调能力。初入新市场的产品或品牌,不可能马上做到。

以点带面来说,第三代、第四代的互联网公司想要出海,完全可以借助SHAREit的当地团队和经验,达成最快的地推和渗透。

不仅是出海的中国企业可以受益,当地的品牌或广告主也可以,SHAREit设立在当地的广告直销团队,可以与当地产品、运营、客服等团队更好地协同,把更逻辑化、流程化的一套方法落下来。

这一代的中国互联网加速跑中,已经把底层基建像广告平台、支付工具、电商物流这样的,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位了,优化过了。所以像SHAREit这样的平台,也早就搭建好了自己的广告平台和支付的一站式解决方案PayerMax,个性化、品效合一的用户投放,也都能比较妥当地解决。

尽管不是像TikTok那样完全发力于短视频,但一个全球化数字内容平台已经诞生并逐渐成熟。从第一代出海做工具,到第二代出海做游戏,第三代、第四代的产品创造力越来越强,出海互联网之路会越走越宽。

而未来者所要努力的,是在更平等更畅达的信息传播里,构建起人类互联网原野的自由无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