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欢聚集团还在被看好?2020年财报公布市值缩水100亿

2021/4/3 7:30:00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互联网是个江湖,每逢大厂公布年度财报之时,总会有两种声音。力挺的一派,总是看到积极阳光的一面,好像这类企业生逢其时,赶上了繁荣盛世。唱衰的一派,却往往是透过现象看本质,提前看到了这类企业“光鲜靓丽”数据背后的不堪。

3月底,欢聚集团(NASDAQ:YY,简称“欢聚”)发布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全年营收132.3亿元,同比增长112%,其中四季度营收达37.8亿元,同比增长77.5%。欢聚海外业务板块BIGO全年营收119.5亿元。

一片沸腾过后,欢聚集团同样迎来了舆论的两面派。乐观的一派可能只看到了其全年营收增长翻倍、第4季度营收增长接近80%。悲观的一派却直接在股市上投上了旗帜鲜明的一票。

据了解,欢聚集团在财报发布当日,其股价即出现了大幅下滑。当日最大跌幅达到11.32%。截至3月26日美股收盘,欢聚集团下跌8.7%至95.8美元(约合人民币627元),市值约7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06.7亿。这也意味着,2020年财报公布后,欢聚集团市值缩水100亿。

由此可见,官方的财报可以避重就轻,却难掩其被投资者“嫌弃”的事实。那么,年营收逾百亿的欢聚集团,为何会遭遇这样的尴尬境地?这一切,还得从互联网产品及其商业模式说起。

摊子铺得很大,恐难收场

据了解,欢聚集团除了国内的YY外,其核心业务为海外的BIGO,并且已经成为欢聚集团营收贡献的主力。2020年,欢聚集团海外业务板块BIGO全年营收119.5亿元,正式超过YY直播,海外营收也实现翻倍。

get?code=YzMyZmFiOTY2Nzk4YmE5MDQ2MDNiMjk1ZGFhYzc0MmUsMTYxNzM3NjE4MTU2MQ==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BIGO共拥有直播社交平台BIGO LIVE、短视频平台Likee和游戏社交平台HAGO三款产品,在东南亚、中东、北美与西太平洋地区(日本、韩国、中国台湾、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市场均有布局。

get?code=NzY2OGRhMzk4YjlmZDA4ZGQ2OWFmNDJmOTczMDVmNWQsMTYxNzM3NjE4MTU2MQ==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0年第四季度,欢聚全球用户已经达3.5亿。2020年,欢聚集团全球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约3.94亿,同比去年下降7.1%。用户数量的下降主要原因,是受到印度政府封杀部分中国APP的影响,欢聚集团旗下三款海外应用软件Bigo Live,Likee,Hago均被印度政府强制下架,从而使得海外用户数量出现明显下降。

尽管BIGO大盘在2020年有扭亏为盈的态势,但是其旗下的短视频平台Likee却一直在烧钱,至今没有找到明确的盈利方式。其早期尝试过广告变现没有成功,现在在尝试电商变现效果也有待考察,相比之下,BIGO LIVE依靠欢聚集团最擅长的直播变现实现了每年100%的增长。

资料显示,Likee是BIGO于2017年上线的一款海外短视频社交产品。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Likee月活跃用户数(MAU)超过1亿。过亿量级的月活用户,Likee曾也被拿来与海外版的抖音Tiktok相提并论。

但是本应成为BIGO的好资产的Likee,却在商业模式的探索上磕磕碰碰。这一方面说明,头条系的互联网广告营收模式,欢聚集团用在海外市场却遭到了水土不服。另一方面,也预示着其出师不利,有可能成为BIGO的营收负累。

相比较Likee的快速崛起,欢聚集团于次年推出的休闲游戏社交媒体平台Hago就没有那么幸运。

2020年第四季度,Hago的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1650万,2019年同期为3300万,同比下降49.9%。欢聚集团表示,主要原因为印度政府封杀中国应用影响。尽管官方的说法闪烁其词,但是也难掩该款产品增长乏力的现实。

get?code=MzhkMzAzMzc5NWQ4MjBkMmRkMzUxMmIxY2I0ZDEwNDAsMTYxNzM3NjE4MTU2MQ==

图片来源:Bigo官网

综合以上分析足以看出,Bigo旗下的直播社交平台BIGO LIVE才是其真正吸金的产品之一。其它两款目前还是其前行途中的包袱、沉重无比。或许这也是其平台“增产不增收”的根本原因。

不过,目前全球的直播带货模式正处在风口,BIGO这种单一的盈利模式还能持续多久,依然是一个未知数。或许,我们通过其财报看到的繁荣,会随着直播风口的消逝,而归于平静。而摆在欢聚集团面前的,是其并不健康的财务状况,以及可能是其摊子铺得太大,却难以收场的终局。

商业模式存疑,CFO离职出走

作为国内秀场直播YY的延伸,欢聚集团旗下的海外业务BIGO,与YY有几分神似。甚至于其衍生出来的虎牙直播,在盈利模式上也与曾经的YY一脉相承。

不过,曾经主要靠打赏的商业模式,注定走不了太远。YY这几年的江河日下,已经印证了其商业模式的弊病。业内也有人讲欢聚集团的模式戏称为“八爪鱼”,在国内业务方面,只剩“年迈”的YY欢聚集团,在商业模式的探索上不可谓不努力,甚至是“无所不用其极”。

get?code=NGQ5MTJlNDgyY2I1YTE1MTdiMjc4ZmU2MjAyZDUxYjksMTYxNzM3NjE4MTU2MQ==

回顾欢聚集团发展历程,可以发现欢聚集团不停生长出新的触角,不断的跨界,试图探索未知的领域。不过其在国内似乎并不顺利,如今看其财报,早期伸到其他领域的触角也基本丧失,曾经的主要触角YY也已经“年迈”,2021年Q1 YY净利润4.29亿,同比下滑34.4%。

据了解,曾经风光一时的YY,甚至将其触角伸向过在线教育,不过却一直不愠不火。而当其选择深耕游戏直播时,却依靠虎牙独立运营柳暗花明。

而在国内,也只有虎牙在商业化方面相对成功。不过这种模式,国内除了斗鱼与其匹敌,却再也难以找到复制其成功的案例。由此也不难看出,欢聚集团依靠虎牙模式商业化的成功,或许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诸多因素。

于是,一向不擅长变现的欢聚集团,将其眼光瞄准了国际市场,押宝Bigo Live,Likee,Hago三大产品。无奈该三款产品如今已在其出海第一站的泰国、印度等东南亚国家遭遇封禁。

而目前盈利状况相对较高的是Bigo Live,不过这是因为欢聚集团一直以来的基因所在。据了解,其主要盈利模式与早前的YY秀场直播、虎牙游戏直播如出一辙。

因此,论创新,欢聚集团甚至没有什么值得一提。与此同时,其海外业务也延续了国内业务盈利模式单一的弊病,甚至陷入难以进行自我革命的困局。

据了解,占欢聚集团总营收比例近90%的Bigo板块,虽然连续两个季度实现扭亏为盈,但是据欢聚集团CFO金秉介绍,预计今年欢聚集团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Bigo业务将实现低个位数的净利润率。营收翻倍却利润微薄之下,深知欢聚集团财务状况的CFO金秉也“良禽择木而栖”,网传其即将加入在线教育头部企业作业帮。

由此可见,欢聚集团过去在国内业务上遇到的问题,在国际市场上依然是绕不开的话题。而这只八爪鱼在各类市场遍地开花的同时,也只有虎牙走出了一条康庄大道,YY的衰落,似乎也在预示着,其在国际市场面临的压力,依然是盘旋在其头顶的焦虑,挥之不去,而重蹈YY的覆辙,也并非没有可能。

也正因为如此,欢聚集团曾经多次遭遇浑水公司做空。2020年11月,知名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创始人Carson Block表示,正沽空中概股欢聚集团,称YY直播有大约90%都是虚假数据。

对此,欢聚集团回应蓝鲸TMT称,浑水的报告充满了对直播行业和直播生态的无知,报告中逻辑不清、数据混乱、以偏概全,包含了大量的错误。欢聚集团还表示,浑水不懂直播的模式。

孰是孰非姑且不论,浑水的做空,至少说明欢聚集团的商业模式,遭到了空前的质疑。而质疑的核心在于,这类投资机构甚至无法理解欢聚集团的营收来自哪里。

高管频繁离职,是因为对成绩不满?

欢聚集团业绩滑坡的同时,其管理层也动荡不安。除了其财报公开后,CFO离职外,其它高管也先后选择了离开。

据36氪从多个独立信源处了解到,欢聚集团海外业务BIGO副总裁、Likee负责人危文已在今年9月份离职。在随后几个月内,Likee中东大区负责人吴宇峰、北美大区负责人黄知进、东欧大区负责人王品也相继离职。

Likee在全球市场共分中东、北美、东欧和印尼四个大区运营,目前仅剩印尼地区负责人袁少龙一人处于在职状态。

短短几个月,各个业务地区的负责人相继离任,也不得让外界认为,这家公司发生了大地震。

一位接近危文的人士认为,危文之所以离开,是因为公司对Likee今天的成绩并不满意。据分析,公司的不满主要为,一方面Likee一直在烧钱,却至今没有找到明确的盈利方式。另一方面,用户量的增长也如其它产品、竞争对手相差甚远。

实际上,其它业务也是如此,在欢聚集团强势进击全球市场的过程中,注定会引入更多年轻的、专业的人才,输入新鲜的血液。而管理层的升级,也势必会让一些高管首当其冲,成为牺牲品。

结语

早年,欢聚集团可谓风光无限。但是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各种新型的互联网产品层出不穷,也将其挤出了舞台中央。尽管其转战海外,也享受了其抢占天时的红利,但是在很多人眼中,欢聚集团依然在用一种过去的“经验主义”探索着尚未可知的市场,因此其未来也凶吉难料。

而因为缺少模式创新与发展活力,也让其在进击海外市场的过程中遭遇水土不服,商业化的过程也是一波三折。而在其高管团队出现大幅动荡后,欢聚集团是否能重新找到带领其突飞猛进的忠诚良将,为其力挽狂澜,依然是一个未知数。

只是恐怕,在资本眼中并无过高价值的欢聚集团,也难以找到对其事业真正认同的仁人志士,为其“卖命”,但愿激进的欢聚集团,能有这样的幸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中央国际广播电台《新财富时间》连线嘉宾,江苏电视台财经评论嘉宾,国家域名注册服务监督员,美国格理集团专家,美国格尔曼集团专家,《中国经营报》、《证券日报》、《人民网》、《法治周末》、《南方都市报》、《每日经济新闻》、《新京报》等媒体采访嘉宾,研究方向:互联网、通信、手机、家电、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