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幸存者”哈啰出行冲击IPO,共享单车“头牌”的焦虑

2021/3/31 19:09:00

 


出品 | 郑常态

编辑 | 田田


我们将时钟回调到2015年,那时候应该没有人会相信,日后的共享单车领域的王者竟不是ofo,也不是摩拜,而是2016年入局的幸存者“哈啰”。

  


据亿欧智库最新研究数据显示,哈啰出行注册用户数已突破4亿,共享单车业务覆盖全国460多个城市,市占率第一。


日前,有消息称,哈啰出行计划今年在美国安排IPO,募资最多20亿美元左右。

 


这并不是第一次传出哈啰出行要上市,今年二月份就曾有消息称哈啰出行要再美股上市,拟募资金额10亿美金。对于接连传出的上市消息,哈啰出行统一回应称“不予置评”。


不过,据多位知情人透露,哈啰确实有今年上市的计划和打算。



01

哈啰的逆袭史



2015年3月,26岁的戴威提出了“以共享经济+智能硬件,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的想法。一年后,ofo开始在北大校园投入使用,共享单车领域搭上风口正式启航。


从此,共享单车的便开启最疯狂的时刻!

 


在短短六年间经历了野蛮生长、巨头暗战、连连暴雷。曾经的“红黄之争”随着ofo暴雷、摩拜卖身而告终,而“彩虹乱战”在经过一轮洗牌之后只剩下哈啰出行一个品牌从初始阶段走到了现在。


哈啰之所以能成功逆袭,一方面是“穷”;另一方面则是遇到了“贵人”。

 


之所以说“穷”,是创业之初并没有拿到太多资金。据介绍哈啰出行的启动资金则来自于上一个创业项目的所剩资金,以及刚完成的A轮融资。没有钱也就没有底气和“红黄两强”在一线城市进行血拼,反而投向了大多数“彩虹军团”忽视的二三线城市,迅速占有市场进行精细化深耕。


这或许是又一次标准“农村包围城市”的胜利。“剩者”哈啰或许有一种“看他起朱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的暗爽。


哈啰的贵人无疑是阿里巴巴。那时,阿里投共享单车或许有ta自己的考量,火热的共享单车赛道上,摩拜单车已投入腾讯阵营,而ofo和股东的矛盾逐渐公开化,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标的。

哈啰出现在阿里眼前可谓正当时。通过车尾支付宝二维码与阿里建立“羁绊”赢取好感后,顺理成章的拿到了蚂蚁进入的投资,正式加入阿里系。而借支付宝征信上线的“全国免押金”服务则为哈啰出行迎来属于ta的扩张期。接下来的两年,蚂蚁金服成为哈啰出行最稳固的战友,多次重仓。


最新数据显示,哈啰出行已经成为中国共享单车市场当之无愧的NO.1。公司目前已经进化为包括两轮出行(哈啰单车、哈啰助力车、哈啰电动车、小哈换电)、四轮出行(哈啰顺风车、全网叫车、哈啰打车)等的综合化移动出行平台,哈啰出行App总注册用户数现已达4亿,共享单车业务覆盖超460城,共享电单车延伸到超过400城,哈啰顺风车平台认证车主逾千万人,开城超过300+,全网叫车覆盖城市200+。


 

02

荣耀时刻还是续命之旅?


如今共享单车市场没有了当初的疯狂和喧闹,市场形成哈啰、美团、滴滴新的“三国杀”。


在如今的市场三强中,相较于美团和滴滴各自共享单车业务线的“亲儿子”身份,哈啰出行虽然一直背靠阿里,但似乎更像是一个干儿子,这种身份落差在某种程度上也加深了哈啰自身的焦虑。


从融资角度来看,融资效率一直很高的哈啰出行,2020年一整年未有融资消息传出。2019年6月份,有消息称阿里巴巴将数亿美元投资哈啰出行,但这一消息迟迟没有落地。


与此同时,青桔单车在去年4月被爆出完成两轮融资,总计10.5亿美元。前段时间,36氪又独家报道了青桔正在寻求5亿美金融资。而美团在单车方面的投入也一直不小。相较于美团和滴滴,哈啰出行在资金储备、组织能力方面,处于劣势。


 

此外,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一份文件显示,哈啰此前就已经将旗下所有的单车资产全部抵押给蚂蚁金服的全资子公司,为期三年(2019年12月4日到2022年12月3日)。


虽然,哈啰出行此后回应称,和蚂蚁的动产抵押是一直就存在,2019年12月是正常展期,公司财务状况良好,蚂蚁方面也随后称,对哈啰保留长久的耐心。不过有知情人士称,哈啰的股东方,“目前也有退出的需要”。


这种情况下,通过IPO从二级市场继续获得资金支持显然是最佳方式,这一次的IPO传闻并不是哈啰第一次传出相关消息,去年7月李开逐就曾对外表示:“如果有机会,会考虑科创板”。可见哈啰对于资金的渴望,不止急迫、而且亟需。


选择赴美上市则有可能是看中了美国上市的低门槛和包容度。


03

挑战与风险


共享单车业务模式单一、盈利困难已经成为行业的基本共识。尤其是经历过共享单车多次战役后,市场迟迟无法产生垄断性玩家,虽然哈啰出行占据如今共享单车头把交椅,面对美团、滴滴家的“亲儿子”难免力不从心。


在盈利天花板有限的情况下,哈啰出行必须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几年的时间里,哈啰出行陆续上线了共享助力车、换电业务、顺风车、聚合式网约车,而且还尝试做了一下跑腿业务(同城货运)、生鲜店和社区买菜。

 

需要注意的是,哈啰尝试的很多新业务,都是滴滴和美团也在做的。滴滴虽然也接受过阿里的投资,不过最近几年两者的关系相对微妙,而对于美团,阿里的态度一直是,美团有的自己也要有。


但巨头在前,哈啰延伸触角却也难以动摇市场格局。以哈啰快送业务为例,同城货运市场被头部玩家货拉拉和快狗打车占据80%左右的市场份额,即时配送市场又被外卖平台、快递公司争先瓜分,哈啰快送的处境的确不好过。


与此同时,哈啰的四轮业务走得也不太顺。从2019年趁着市场空档推出的顺风车业务,到试水的自营网约车项目,乘客与司机的双边吐槽,巨头挤压下的艰难求生,都是摆在哈啰出行面前难以逾越的坎。


 

此外,寄予厚望的“哈啰惠生活”在苏宁、美团、拼多多、京东,甚至干爹“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争相涌入的背景下,显得那么入不敷出,面临歇业关停的局面。


多元化转型不顺,两轮出行的基本盘又面临美团、青桔两强夹击的局面。在一线城市的份额瓜分完毕后,美团、青桔一路下沉,开始争取哈啰发家的二三线城市。


据亿欧智库发布的《中国两轮共享出行产业科技转型升级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6-11月青桔小程序活跃用户规模已经全面超越哈啰。


美团和滴滴,一个有O2O、外卖作为基本盘,另一个则是国内网约车领域的绝对霸主。在它们的业务矩阵里,共享单车或者两轮出行重要性是相对靠后的,更多的目的是通过出行业务的流量来赋能其他业务,实现单个流量的增值。毫无疑问,他们可以接受长时间的亏损继续“玩下去”。


但哈啰显然没有这样的底气,特别是在两轮业务遭遇强监管,投放配额有限同步制约了盈利水平。没有规模扩张,就难谈市场占有率的增长,靠两轮出行业务输血的其他多元化业务就更是难上加难!


 

或许没有“前有狼,后有虎”那么难!但哈啰出行的确面临不少困难,或许只有成功登陆二级市场,才有更多的资金去改善局面,去布局新业务矩阵,实现“当初”的野心。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