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抵制风波后,“得物”正走在炒鞋的下半场

2021/3/31 16:29:00

抵制外国服饰品牌的浪潮给炒鞋市场泼上了一盆冷水。

棉花事件之后,全民抵制的浪潮愈演愈烈,从下架、关店,到丢鞋烧鞋……耐克、阿迪达斯、H&M等曾经备受年轻消费者喜欢的产品,变成了他们弃之不及的东西。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在这场抵制浪潮之下,火爆一时的炒鞋市场,热度直线下降。而作为球鞋交易平台的得物,当炒鞋的热浪被扑灭时,或许显得有些措手不及。3月29号,得物平台上错发了大量无门槛优惠券。虽然得物APP发文称“我们真的不是在搞什么营销时间,我们是真就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为用户提供服务创造价值。”但在这一个敏感时期,使得网友们纷纷怀疑得物仅仅是借此契机进行营销炒作。

当靠着炒鞋经济而起步的得物,面临着炒鞋市场可能遭到扑灭的现状之时,现在的得物已经处在一个尴尬的境地。对于得物而言,球鞋二级市场的波动是否会影响到其未来的发展? 当球鞋经济正在面临考验之时,得物又将何去何从?

一个被年轻人“喂养”起来的平台

“触网”的时代里,潮流变得一茬又一茬。从很早以前开始,潮流的变化都会带动某一种产品形成单独的商业市场。

而在这个时代里,最受年轻人关注的新潮流,无疑是球鞋。如今,球鞋经济正在成为现在年轻人们新的关注点,一双双被炒到上万价格的球鞋,反映了当前球鞋市场的热闹程度。

年轻人们炒鞋的爱好,同时也催生出了一个庞大的市场。根据艾媒咨询统计数据显示,随着消费升级以及消费金融的不断发展,球鞋二级市场(又称球鞋转售市场)成为了青年群体新的金融场域。2019年,全球二手球鞋市场规模已达60亿美元,其中中国二手球鞋转售市场规模已经超过10亿美元。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潮流文化随着互联网的深入不断触达更多的年轻人群体。影响力的不断扩大,让二手球鞋转售市场迎接了发展的热潮。

在国内,头部的APP得物,依托虎扑本身自带的流量与社区属性,成为了国内目前最大的二手球鞋交易平台。其中,绝大部分的人群都是年轻人。根据艾瑞数据提供的数据,得物的用户比较年轻,用户性别比较平均。其中,30岁以下用户占到了得物的55%,31-35岁用户额外占到28%。因此,对于得物而言,年轻人对球鞋的追捧成就了得物平台的崛起。

如今,得物的大部分收入,都来源于作为中间商所收取的高额手续费以及进行球鞋真伪的鉴定费,这些费用往往能够占售价的近两成。更骚操作的是,得物在邮费上甚至也动手脚。

知乎上有诸多得物的用户吐槽:“快递费基本上是按照原价给买家的,而毒每个月的快递单比较多,能从顺丰拿到折扣。先把你钱收了,再想办法省下来,省下来就是自己的。”

通过从各个方面“吸血”,得物一步步成为了国内领先的球鞋交易平台。可以说,得物几乎就是被炒鞋的年轻人们所“喂养”起来。

需求减弱下,得物的成功逻辑还能保持多久?

那么,得物的崛起究竟是靠着什么?基本上主要聚焦在两点之上。

第一点就是市场对于中间交易平台的需求,催生了以得物为代表的第三方交易平台。

炒鞋的逻辑,就在于为球鞋附上了额外的经济价值。先不说这是否只是泡沫,经济价值的增长也同时带来了大量造假鞋的出现。

由于球鞋本身的制作工艺需求并不高,因此市场上存在大量的仿制品,福建莆田,更是有着“假鞋之都”的称号,所制造的高仿假鞋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局面,这使得诸多球鞋购买者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当假鞋泛滥时,第三方鉴定平台的出现也就水到渠成。得物(原名“毒”)在2015年由虎扑孵化出之后, 其核心的服务就是“球鞋鉴定”,直到如今这一业务依然是得物的核心所在

这一状况下,让消费者对于第三方的交易平台有着一定的需求,而有着“直男平台”的虎扑,其用户是球鞋的主要消费人群。得物等相关平台就是在这一状况下崛起。

第二点是得物自身的品牌文化调性,因此自带大量球鞋相关的流量。

得物本身是由虎扑所孵化出来,所以拥有着虎扑的球鞋文化属性,以及大量的“直男”消费群体流量。靠着虎扑的引流,得物天然就构成了一种浓厚的球鞋文化的氛围。加上得物自身对于潮玩文化生态的运营,让其在年轻人之中有着极高的知名度。

总的来说,得物的成功一定程度上是靠着平台的先发优势,加上虎扑作为国内最大的体育相关论坛,对于球鞋经济有着极高的热度,当虎扑的流量流转到得物之上时,得物的崛起也就理所当然。正是靠着这些优势,得物才能够快速发展成为目前国内最大的球鞋交易平台。

但需要注意的是,炒鞋二手交易平台本身就并不具备较高的门槛,加上得物“又做裁判又做运动员”的做法,不仅自己检测球鞋真伪,同时还有出售业务。这种做法使得得物的口碑在诸多用户中表现并不佳。曾有报道称,有消费者在得物上买到假球鞋,这也让得物的口碑进一步下降。

除此之外,叠加当前国内对于国外服饰品牌的抵制浪潮愈演愈烈,得物一系列的操作更是备受批评。曾经让得物风光无限的球鞋经济,正在成为得物含在口中的“毒”。

警钟已经敲响,得物的下半场该怎么走?

当炒鞋市场的危机正在步步逼近得物之时,寻求破局的道路已经迫在眉睫。

实际上,对于得物而言,早已认识到了自己对于球鞋经济的过于依赖。在不断扩张平台所覆盖的潮玩品类的同时,并与诸多品牌合作来获得潮玩商品的首发权。在过去的几年里,得物独家首发了不少潮玩商品,有不少都创下了售罄记录。其中,华晨宇潮玩品牌BORN TO LOVE首发的艺术家韩美林联名款Marsper公仔,全部商品上架后1秒内售罄。之后全球限量的BORN TO LOVE 韩美林联名款潮玩Plus版本也在得物独家发售,同样受到了粉丝的青睐。

得物希望通过采用独家发行的潮玩商品,来不断强化自身品牌潮流文化的调性,俘获用户心智。虽然有一定成效,但潮玩商品本身就属于小众产品,不并能形成较高规模的效益。因此未来对于得物而言,仅靠潮玩商品发售,显然难以支撑。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与此同时,目前得物平台上大部分的交易物品都是球鞋,还有一些潮玩商品,但还是以球鞋为主。其中耐克、阿迪等热度较高的球鞋更是平台上交易量较高的产品。

对于得物而言,通过持续建设二手交易之中的各个环节,提升用户交易的体验,从而继续强化得物的属性。并通过社区的方式,不断影响用户心智,来利用潮玩这一爱好来强化平台与用户的绑定,为得物打造一个潮玩文化社区的品牌调性。得物吸收了虎扑的特性,建立一个潮玩文化社区,来吸引用户流量。

或许对于得物而言,继续保持当下的现状不变,才是最佳的选择。尤其是当炒鞋市场正处在不确定性之时,一举一动都可能对得物的未来发展造成影响。

但在目前来看,Nice、转转以及闲鱼等二手平台正在加速追赶得物,而本身市场并不庞大的潮玩经济,当竞争者紧追不舍之时,暂时领先的得物并不具有较大的优势。

随着Nike等品牌球鞋在得物上全面下降,已经陷入这场抵制风波之中的得物,未来显然又具备了一分不确定性。

结语

潮玩经济本身就是一个有着巨大风险的行业,尤其是当较高的经济价值属性附加之后,让其本身的不可确定性再度放大。就如同17世纪的“郁金香泡沫”一般,当下炒鞋市场的火爆,正处在泡沫破灭的边缘。

而对于得物而言,由于本身对于潮玩经济的依赖程度较高,意味着它将更容易面临着较大的不确定性因素。同时与炒鞋市场的深度捆绑,让这个“泡沫”的风吹草动,都将为得物的未来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棉花抵制风波所带来的影响,显然给当前过于依赖球鞋二级交易市场的得物敲响了一记警钟。当炒鞋市场正在进入“破灭”的下半场之时,对于于得物而言,未来能否有新的变局,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作者:松鼠鱼

文章来源:松果财经,转载请注明版权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