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惊险“购房记”:遭遇卖家欺诈,被骗1270万却“失而复得”

2021/3/18 8:48:00

采写/魏一然、万天南

编辑/陈纪英

林宇从没想过,他人生中第一次买房,便遭遇了滑铁卢。

他幻想过几百次购房成功的场景:签合同、取钥匙、搬家、入住。

然后拿着魂牵梦绕的红色房产证,跟朋友讲讲买房的成功经历。

遗憾的是,这次购房过程太过惊险,结局也没有皆大欢喜。“我不但没买到房子,还差点损失了1270万”。

林宇的经历并非孤例。

一房两卖,恶意欺诈,遭遇凶宅,水电暖气物业欠费等等,类似房产交易事故不断“爆雷”。

年初,还有一条新闻报道,柳州有300多人买房被骗。消费者用巨额损失,换来一次次血泪教训,结果却是无力回天。

林宇的“购房记”险象环生,很多购房者都曾遭遇。

但“峰回路转”的结局,却并非所有人都幸运拥有。

峰回路转,1270万损失有人替他“扛”了

如果选错了中介,买房已经失败了一半,这是购房入坑者的惨痛教训。

买房踩“雷”的林宇,却比他们幸运得多,他的1270万元巨额损失,有人替他“扛”了。

2019年,林宇看中了上海市一处市场价1320万元的房屋。

人生第一次买房,且金额巨大,林宇非常谨慎,几经对比,最后选择了链家。

当时的他,还未预料到,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选择,让他躲过了日后的天降大祸。

都说买房看“眼缘”。林宇第一眼看见这套房子就极为喜欢。对于卖家的要求也是全盘接受——卖家要求不能贷款,必须支付全款,为此,愿意把房价调低近百万。

其实,执意全款交易的卖家,早在此时就已经把“坑”挖好了 ,只是对这套房子有着执念的林宇,当时还浑然不觉。

4月12日,卖家和林宇签订《房地产买卖居间协议》,一直到正式签署《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林宇陆续按照卖家的要求,前后三次共支付了1270万元的房款。每次卖家催要房款的理由都是,要赶紧还清银行贷款,尽快解除房产抵押,尽早过户。

对于上述说法,林宇也未曾怀疑。

可收到钱之后,卖家突然变脸,拒不履行合同。

原来,卖家在收到房款后,并没有按照此前约定,用于还贷,而是将房款挪作他用。

他还恶意隐瞒了房屋除银行贷款外,还有其他高额抵押贷款的事实,重复抵押借贷之下,这套房屋的残值已经所剩无几。

而且,按照法律规定,银行贷款救济权利更为优先,换句话说,即便走上诉讼之路,林宇的房款也难以追回。

1270万就这样打了水漂了?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把林宇彻底砸懵,他整夜整夜失眠,每天惶恐不安。

最初,林宇不甘心,他与链家经纪人沟通,希望能强制执行,将房屋过户给他。

链家对所有风险评估之后,劝告林宇与卖家解约。很显然,这就是业主设计好的一场骗局,同一房产多次重复抵押,业主用这套已经没有多少残值的房子,套出了1200多万。

同时,林宇也十分担心,如果不放手,他就会陷入到无止境的官司里,拖上几年,不光买房一事会被搁置,自己的全部身家更是不知何时才能追回。

与此同时,链家通知林宇,会先行赔付给他已经支付的1270万房款。

林宇震惊了,失而复得的巨大惊喜冲击着他,他主动跟经纪人说,“要不你们先给我垫付一部分房款吧,别全部给我,万一你们要不回来这笔钱,或者,我没有及时配合出庭作证,怎么办?”

亲历风波的林宇非常清楚,身背巨额债务的卖家,早已无偿还房款的能力。是链家给风险进行了兜底,这才让他渡过买房中的困难,最终买到了一套自己满意的房子。

买房遭遇一房二卖

孙小雨,链家房产经纪人。从最初在新楼盘售楼,再到链家做经纪人,90后的她,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八年。

“链家没有套路,话术也很简单,给客户提供真诚的品质服务就好”。

很多人都以为,房产中介是高薪工作,但少有人知道,一套房子交易成功,需要多少人付出努力。

孙小雨曾在朋友圈发文:我们成交一套房子要工作1000多个小时,要带看几十次,而您看不见的背后,还有无数个服务者,历经数十个环节的通力合作。

每次带看,核实房源,拉产调,她都不敢懈怠,害怕稍有差池,便会给客户带来不可预估的损失。

这不仅仅是孙小雨自下而上的自觉,也是链家自上而下的要求。

去年11月26 日,链家对外发布了《绿金服务标准》,对带看、房源信息、沟通响应、风险告知30多个服务触点均有严格规定,也是目前行业内首个经纪人服务规范。

链家COO王拥群解释说,此举是为了“让链家的服务尽可能的标准化,减少经纪人与经纪人之间,城市与城市之间的服务方差。”

可即使孙小雨如此谨慎小心,依然也遭遇了一次恶意欺诈。

2020年2月25日,80后的退伍军人宋岩,从其他经纪公司,看到了上海一套作价335万的两居室房屋。

宋岩有点儿不放心,便前往链家咨询。

负责接待的孙小雨凭借职业敏感提醒他,这套低于市场价几十万的房子,可能背后有猫腻。

她劝告宋岩,一定要慎重,自己则去拉产调,各种调查核实。但结果显示,房子没问题。

2020年2月29日,宋岩支付10万元定金,并陆续支付了150万元房款。原本双方约定2020年6月10日过户,孙小雨在6月7日拉产调,房子依然显示没问题。

可出乎意料的是,卖家开始以各种理由拖延过户时间,并拒绝见面详谈。

6月22日,在经纪人几次斡旋之下,终于约定了三方面谈,此时,卖家依然在找借口拖延。

所有人都觉出了事情不妙。果不其然,孙小雨再次拉产调,房子已经显示被查封。事后才知道,卖家面签时,拿的是伪造身份证,为的是一房二卖,骗取房款。

而宋岩支付给卖家的150万房款,后者也无力偿还,他焦虑、愤怒、寝食难安。

为此他准备维权,特意加入了一个微信群,有群友痛诉交了房款之后,房屋被查封,好几年都无法过户。听闻这些案例,宋岩更是绝望。

然而,链家的做法,却让他彻底卸下了压在心头的巨石。

链家告诉宋岩,会先行赔付给他150万房款,并协助其进行诉讼维权,追究卖家的违约责任。

如今,拿到链家先行垫付的150万后,宋岩让孙小雨再帮他找套房子,有了信任的基石,这套房子很快顺利成交。

在链家,1万以内的赔付客服就可自行决策,5万级别赔付的决策权则在经理级别,10万上升到总监级别。权限的下放,也是为了提高赔付速度,链家最快的一笔安心赔付,仅仅用了3个小时。

孙小雨说,链家的安心服务承诺体系,不仅能让客户安心,也让房产经纪人更有底气更有安全感。

累计赔付超25亿,链家选择“主动吃亏”

房产消费,大多数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大宗交易,要花费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积蓄。

而房产交易的低频、高额、复杂、非标等特性,却注定了买房于购房者来说,是一场战战兢兢的冒险,信息不对称尤为严重,各种风险暗藏其中。

因此,越来越多的购房者,对“交易风险”的关注程度,早已高过对“交易价格”的关注。

一直与购房者打交道的链家服务品质中心总经理张春兰,对此知根知底,”在现有体制下,没有哪家公司能够杜绝房产交易过程中的所有风险。而我们从严格把控人员的统招本科入口、入职后的专业知识培训、到最后的兜底保障,不断完善服务环节中的每一个触点,就是希望消费者可以更安心的选择链家。”

2013年,从打破行业潜规则的“真房源”开始,链家推出安心服务承诺体系,已从最早的4项服务内容,迭代升级到34种,覆盖了房产交易服务的全场景。

安心服务承诺属于行业首创。这些承诺也并非“放烟花”,已经真金白银的履行。

截至2021年2月,安心服务承诺已累计赔垫付145246笔,支付安心保障金已达25.31亿元。

“对链家来说,25亿的赔垫付金额不少,但能让客户规避风险,购房交易安心,链家的赔付就没有上限”,张春兰说。

她入职链家多年,公司高管从来没在赔付金额上有过犹豫,“1000多万不是小数目,对于客户而言更是不堪重负”,张春兰说。

了解链家的人都知道,链家有个“亿元赔付保障基金”,这是链家承诺兑现的基础。

它的由来,源自链家创始人左晖的坚持,“只顾赚钱,而不考虑消费者利益的企业不会长久”。

链家内部有一个衡量客户保障健康度的标准,即各城市链家向客户支出的安心保障金不低于城市GMV的万分之五。赔付额超过万分之五不一定会被问责,但如果哪个城市某年的赔付额低于这一标准,就一定会被询问,是否赔付承诺没有到位。

有些城市甚至还处于亏损的状态下,链家也会积极赔付。张春兰透露,有些城市的赔付额已经达到GMV的万分之十左右。

链家为什么要“自带枷锁”、"主动吃亏”?一方面,是为了业主和购房者可以享受“万无一失”的服务;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借此倒逼公司上下不断提升服务能力和专业水平,靠品质构建企业发展的正循环。唯此,上述“赔付”才不会成为压垮链家的不可承受之重。

为此,链家不仅重视“事中把控”以及“事后救济”,还重视“事前沉淀”——将品质沉浸到日常管理、人才招募、业务培训中。

表面上看,主动提高标准的链家似乎一直在“自讨苦吃”,“自找麻烦”,诚如左晖所言,“链家会干什么活,不会干什么活,我们非常清楚。第一,我们会干难的活,第二,我们会干累的活,第三,我们会干慢的活。”

但正如经营之神稻盛和夫所说“自利则生,利他则久”,自利者快,利他者久,利他而共赢,才是长青之道,左晖心知肚明,链家主动而为。

(文中所涉客户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