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花小猪因合规问题上热搜:滴滴下沉之路现裂痕

2021/2/27 21:16:00


滴滴和花小猪都上热搜了,但程维似乎高兴不起来。

2月26日,在交通运输部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孙文剑表示,在订单量超过100万单的网约车平台中,花小猪双合规完成订单率仅为16.1%,排名垫底。

随后“交通部点名花小猪”话题冲上热搜榜。

交通部点名对于花小猪和滴滴来说无异于红灯式的警告,对于监管部门而言,也有更多的提醒意义,未来对于滴滴、花小猪,抑或是整个网约车行业的监管,可能会更加深入。

一部花小猪发展史,半部违规处罚史

从去年3月份开始在遵义、临沂等城市上线运营,到如今业务遍及北京、郑州等多个城市,花小猪短暂的发展历史中,却伴随着数次被相关部门约谈、处罚。

去年7月份,天津市监管部门对“花小猪”平台就“企业经营资质”等违规行为进行约谈,并叫停花小猪在当地的网约车业务。

11月,潍坊交通部门表示将采取集中严打的方式,严查花小猪。

12月28日,哈尔滨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协调网信、公安、市场监管、省通信管理局等部门对滴滴出行哈尔滨分公司进行联合约谈,要求“花小猪打车”限期整改,对违规接单车辆进行清理,停止向不合规车辆派单。

此外,南京,深圳、青岛、合肥、长沙、郑州等地的监管部门,也先后因合规问题约谈花小猪平台。

数次违规被约谈之后,合规问题对于花小猪而言,似乎就像是家常便饭。只不过,出行赛道合规是基本前提,而平台在合规问题“钻漏洞”,后果往往会更加难以承受。

举个最典型的例子,货拉拉出事其实是偶然中的必然。

2月6日晚上九点,23岁的长沙女孩在搬家途中,从货拉拉车上跳车身亡,引发全网关注。深究悲剧发生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平台合规管理的缺失。《道路交通安全法》明确规定,禁止货运机动车载客。但由于平台管理疏忽,载货又载人的情况频频发生。

悲剧固然令人心痛,也同样令人警醒,不仅是网约车货运平台,网约客运平台也同样需要引以为戒。

货拉拉的悲剧表明,平台合规是安全的最低限度保障。但令人惋惜的是,从花小猪合规问题频发来看,即便是滴滴平台已经发生数起乘客遇害事件,也似乎没能唤醒花小猪对于合规问题的重视。

德国飞机涡轮机发明者帕布斯?海恩提出过一个安全飞行法则:微小而不确定变量的背后,实则是巨大的隐患。海恩发现,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都有大约30起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事件,以及上千个事故隐患。

对于花小猪、滴滴、货拉拉等网约车运力平台们来说,海恩法则同样适用。每一次悲剧背后,可能潜藏着数十个、百个合规、管理问题。

从交通部公布的合规订单率排名上来看,花小猪排名垫底之外,滴滴双合规排名中游,与其本身的市场占有率以及行业地位极为不符。

滴滴这些年新增的实时录音、添加紧急联系人等措施,在如今看来也只是做最刚需的应对,毕竟这些最能被外界看到的措施,也最能影响到自己业务的商业化运营,这种合规,只是做“外科手术式”的合规。

这种“外科手术”式合规,只做直接影响到乘客感知的“安全性”,但全面合规作为保障安全的基本条件却往往被忽视。对于平台来说,“外科手术式的合规”似乎更符合商业上的收益最大化。

长远来看,运力不合规对于乘客也会产生深远影响。比如,此前有媒体报道,因未到目的地拒绝下车,花小猪用户曾被辱骂,直到用户到报警求助,警察出面制止才肯收敛。

对司机而言,花小猪本身经常违规,疫情防控不力、因经营资质问题被等多地监管部门约谈、处罚,也意味着潜在的风险在增加。据封面新闻报道,因花小猪平台给无证司机派单,导致刚刚注册司机成功的林先生因无证运营被罚一万元。

身不正而言不正,平台自身合规问题重重,又如何让司机合规,如何保证运力合规?也难怪网友有评论称:上完微博热搜,再上315……

独立品牌“下沉”难奏效,安全成本后置恐“后患无穷”

从商业增长的角度来看待花小猪平台的合规问题,大概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网约车平台对于增长的畸形追求,可能会导致一系列更为严重的社会影响和后果。

去年4月份,程维在滴滴战略会上定下“0188”目标,安全事件归零;三年内每天服务1亿单以及出行市场渗透率8%的目标。

提出这个目标的大背景是,随着享道、曹操、T3以及美团、高德等玩家的入场,滴滴市场份额在不断被挤压。

也就是说,花小猪承载着滴滴更多渗透市场的使命,是到一线去争夺市场,用相对较低的补贴成本,去与竞争对手拼搏厮杀。所以,滴滴对于花小猪的增长诉求更加迫切。

这样就可能会带来一个问题,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平台合规性和安全性所带来的成本支出成倍增加。

于是,在安全成本支出与快速扩张之间,花小猪似乎选择了后者,其扩张模式仍然是早期滴滴的野蛮生长式的扩张。

在滴滴成长时期,监管是相对滞后的,这种成本的增加被增长速度掩盖了。之后频繁发生的滴滴乘客遇害事件,则是被增长隐匿安全和合规成本的集中爆发,也是滴滴在为之前的安全成本买单。

在网约车行业早期野蛮生长阶段,本质上是安全成本后置。而现在网约车行业的增长本质上是安全成本前置。

比如,司机背景审查,运营资格获取等等,实际上是把安全成本先行支出,而合规也成为安全运营的底线。

2016年网约车新政后,平台方需要在运营城市取得网约车营运资格,包括平台方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司机方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以及驾驶车辆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

而自去年7月份至今,花小猪屡因平台、车辆及司机资质问题被约谈,也似乎表明,自上线以来花小猪在各大城市可能一直都在非法运营。

在司机准入方面,目前花小猪司机准入门槛仍然较低,注册完相关信息后,即可成为运营司机,而对于是否持有相关运营许可,也没有相关说明。

今时不同往日,监管部门更加敏感,补贴用户难以良性发展,合规漏洞下服务质量也很难保障,再加上同行竞争压力,花小猪很难在像早期滴滴一样跑出来,合规问题和安全成本则是悬在花小猪头上的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

其次,市场下沉不等于服务品质下沉”,用户喜欢的是占便宜,而不是低质量的便宜货,更不是有安全风险的货。在实际的用户体验中,无论是从服务质量上还是用户满意度上,花小猪似乎很难说达到了一个及格水平。

由此观之,出行的下沉市场,花小猪似乎正在在逆行道上加速,虽然花小猪承载着滴滴开拓新市场增长的使命,但方向错了,速度越快就越危险,小的问题也会被放大,更何况是合规、安全等大问题,稍有不慎,便可能像早前的顺风车一样跌入深渊谷底。

从这个角度来看,在无论是在下沉市场还是一二线市场,花小猪似乎都给不了滴滴想要的想象力。合规率垫底,口碑崩塌之后,只靠低价获取市场的花小猪还能有多少用户增长?是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13124791216,转载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