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

相比中国有赞董事长辞职,我更关心它何时盈利

2021/2/19 22:22:00

作者:龚进辉

日前,中国有赞发布公告称,关贵森因其关联的独资公司涉嫌与一项刑事犯罪有关,已辞去中国有赞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等职务。

公告强调,相关情况及交易发生于超过10年前且在关贵森于20112月加入中国有赞之前;司法程序的涉及事项及有关公司与中国有赞或其活动、业务或人员无关;集团概无其他员工涉及该案件或导致该案件之任何询问或调查;关贵森及此案纯粹以其个人身份,而非与任何本集团或本集团之活动或业务有关。

说白了,中国有赞意在与关贵森完全划清界线,切割意图明显。其实,关贵森并非中国有赞创始人,中国有赞创始人是前支付宝首席产品设计师朱宁(花名:白鸦),创立于201211月。或许你会好奇,为何关贵森竟然在中国有赞创办之前就加入公司?且凭什么担任董事会主席?

这得从2018年的那场并购说起。20184月,中国创新支付发布公告宣布,已根据买卖协议的条款及条件完成收购有赞51%股权,至此,有赞成为中国创新支付的第一大股东,并正式完成在港借壳上市,成为“微信生态上市第一股”。

不难看出,在有赞上市过程中,中国创新支付扮演壳公司的重要角色,而关贵森恰恰是中国创新支付掌门人,20112月被委任为执行董事、法定代表兼集团主席。2012年,中国创新支付全资附属公司北京高汇通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成功拿下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

事实上,有赞与中国创新支付的渊源最早要追溯至20173月,彼时双方达成战略合作,而有赞选择中国创新支付为壳公司完成赴港上市,与后者拥有支付牌照不无关系,将逐渐成为有赞第三方支付服务供应商。一个有业务,一个有支付牌照,可谓强强联合。

2018611日,中国创新支付发布公告称,其中文股份简称将由“中国创新支付”更改为“中国有赞”,同年615日生效,中国创新支付董事长关贵森将继续担任中国有赞董事长。中国有赞2020Q3财报显示,关贵森持有中国有赞股权2.39%,朱宁持股11.04%,后者是中国有赞实际控制人、CEO,最新消息是已被委任为新任董事会主席。

我注意到,在中国有赞辞任关贵森的公告里,落款签名已由原来的关贵森变为中国有赞执行董事俞韬。公告发出后,中国有赞股价应声下跌,截至218日收盘,其股价为4.26港元/股,下跌5.33%,总市值735.28亿港元。

或许,关贵森事件给中国有赞股价带来的冲击只是一时,随着时间推移,负面影响会逐渐消散,但自身业务因经营不善(至少不成熟)而被外界唱衰,则一时半会难以消除,外界并未把其完成上市视为成功,相反上市后对其业绩提出更高要求。

去年11月,中国有赞迎来8周岁生日,朱宁在内部信中透露,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有赞服务商家的交易额已达723亿元,预计全年交易额将破千亿大关。同时,中国有赞已打通微信、QQ、百度等流量平台,将从私域经济、生态布局等维度发力,将帮助商家“把生意做到互联网的每一个角落”。不难看出,有赞进步神速,生态布局也在逐渐完善。

不过,中国有赞战略布局稳步向前的另一面,则是绕不开的亏损问题。别看其营收连年增长,却始终无法摆脱亏损困境。财报显示,2017-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有赞净利润分别为-0.94亿元、-4.41亿元、-5.92亿元、-1.79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51.10%-370.25%-34.21%34.36%,呈现净利润增长不稳定的态势。

而中国有赞之所以长期亏损,与自身居高不下的成本有关。同期,中国有赞销售成本分别为1.52亿元、3.97亿元、5.63亿元、5.18亿元;行政开支分别为1.34亿元、1.94亿元、2.37亿元、1.83亿元;其他支出分别为0.18亿元、4.42亿元、4.77亿元、3.51亿元。

巨大开支对中国有赞的现金流带来不小的压力,其需要不断提升账上资金以作开销补充,走上负债之路在所难免。财报显示,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中国有赞负债总额分别为1.47亿元、27.99亿元、66亿元、62.64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1.49%41.88%62.86%55.67%,整体呈现上升态势,尽管2020年上半年有所下降,但负债率仍高于50%

在我看来,抛开种种理由(借口)不谈,中国有赞迟迟无法盈利的根本原因在于业务发展受阻。其是一家主要从事零售科技的SaaS服务商,帮助商家进行网上开店、社交营销、提高留存复购,拓展全渠道新零售业务,主要营收来源为SaaS业务及延伸服务。

由此可见,商家才是中国有赞的最大金主,服务好商家,助力其完成数字化转型至关重要。别看朱宁强调中国有赞已结盟多平台,但微信仍是其SaaS业务的重中之重,当初正是靠微信社交生态起家并快速崛起,想要降低依赖谈何容易?换言之,中国有赞能走到今天,很大程度上沾了微信“去中心化”的光。

试想一下,如果微信削弱对中国有赞的扶持力度,其SaaS业务不可避免要大打折扣。现实往往很扎心,微信确有此意。去年8月,微信宣布小商店对企业、个体、个人三种开店类型全量开放,并释放多项新能力。亲儿子与干儿子争宠,谁能享受更多利好一目了然。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小商店与中国有赞竞争加剧,后者或无法像以前那样获得微信大量资源倾斜,这无疑是朱宁所不愿看到的一幕。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中国有赞商家的吸引力正在下降,商家流失率一直处于高位,难怪朱宁会要求中国有赞积极求变,从一SaaS为主的解决方案公司进化为运营数据的智能商业服务公司。

数据显示,2018中国有赞存量付费商家数量为58981家,2019年新增付费商家54702家,2019年存量付费商家为82343家,流失31340家,流失率达53.1%。截至2020930日,中国有赞存量付费商家数为97875家,2020年前三季度新增付费商家数为45328家,流失29796家。

放眼未来,中国有赞想要真正获得商家和资本市场认可,不仅需要持续为商家提供更完善的产品体系和成长生态,还应交出一份清晰的盈利时间表来证明自己。话说,任凭中国有赞强调业务如何出色,就算做出花来,不实现盈利也是白搭,难以让外界信服。

我认为,数字化时代到来,SaaS行业大有可为不假,但想要掘金并非易事,中国有赞面临不小的挑战。创业不易,2021年朱宁和他的团队仍需不断努力,既拓展新的增长点,又严格控制成本,一步步朝扭亏为盈的大方向迈进,加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