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OPPO超级旗舰店关闭“内部空虚”才是主因

2021/2/5 11:13:00

OPPO超级旗舰店关闭“内部空虚”才是主因

撰文/蓝科技

从声势浩大到悄然落幕,OPPO仅用了三年的时间。

近期,位于上海黄浦区淮海中路华狮广场的OPPO超级旗舰店关闭了。据了解该旗舰店是OPPO全球首家超级旗舰店,面积达500平米,于2017年12月24日开业。在开业当天,OPPO副总裁吴强还致辞表示:“上海超级旗舰店蕴含着OPPO对于零售终端升级、品牌升级的思考。零售终端特别是旗舰店是品牌与用户直接沟通的核心渠道,所以我们选择上海超级旗舰店作为品牌提升的一个突破口。”

当然,从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超级旗舰店也寄托了OPPO的野心。通过上海超级旗舰店为范本,加速推进全国其他城市旗舰店的建设,升级城市销售终端的场景体验,从而实现OPPO在营销上的重大突破。但是仅仅三年时间,OPPO就关闭了这一对外展示的窗口。

生态单一掣肘OPPO

在蓝科技看来,OPPO对于超级旗舰店的关闭,一方面是因为2020年的疫情对于线下市场造成的冲击极大。不过,更重要的一方面是,OPPO自身产品生态体系的单一。

在如今,智能手机厂商已经不单单是在手机方面进行竞争,而是早已把竞争的维度拓展到了全场景领域。相较于小米早已把“手机x AIoT”写入了公司战略,华为的“1+8+N”的场景布局深耕已久。OPPO直到2019年才布局物联网。在布局2021年战略之时,OPPO首席执行官陈明永才提及了关于OPPO“3+N+X”,并表示在新的一年中,OPPO要从单品智能、垂直场景向融合场景跨越。因此,相较于其他品牌,OPPO的落后也是显而易见的。

营销入局的OPPO难以收获更多

根据企鹅智库《2020-2021智能手机消费趋势与用户忠诚/流失报告》显示,华为/苹果/小米用户,在换品牌时主要是彼此互相流向,OPPO、vivo则较少在考虑之列。这一方面说明了OPPO在生态体系方面的不足,也更说明了OPPO的发展并不具备可持续发展的属性。

根据IDC公布的2020中国前五智能手机数据显示,OPPO以5670万部的销量和17.4%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三位。但是,这样的成绩基本上都是在营销的强基础上所建立的。

在OPPO的营销模式中我们可以发现,通过持续冠名热门综艺以及签约当红艺人是OPPO营销的核心。通过签约当红明星为代言人以及冠名热门综艺,OPPO维持了较高的曝光率,同时维持了用户与OPPO的强关联性。

但是,这种靠粉丝群体所维持的高曝光率,也必然需要极高的成本来进行维持。如今,随着艺人代言费用以及市场环境等因素的影响,OPPO的营销成本也在水涨船高。同时,在线下门店建设费用以及代理商的利润双重压力之下,OPPO的成本就成为了运营的最大问题。

因此,生态体系较为单薄的OPPO只能通过提高售价和产品生产频率来维持自己的利润。而这也让消费者对OPPO打上了“高价低能”以及产品线混乱的标签。进一步减少了OPPO品牌的粘性。

生态单一,营销成本过大,超级旗舰店关闭只是其一个缩影。未来的OPPO,或将面临更多的困难。

本文原创于蓝科技,未经授权,任何网站及平台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