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千亿电竞市场光环背后的误区

2021/2/3 15:28:00

过去一周时间,关于国内首批“电竞专业”本科毕业生的话题引发了公众关注。不过对于那些学生而言,择业与“电竞”似乎并没有什么关系。

根据第一财经专业的报道称,有毕业生表示大家的就业状况非常理想,但几乎没有人从事电竞工作。因此,#首批电竞本科生几乎没人从业电竞#的话题也一下子冲上了微博热搜。

火热的电竞风口成了“最不对口”的专业,人们对此热议的背后是公众对电竞专业以及整个电竞产业链认知的巨大差异。

电竞or游戏?

2017年初,中国传媒大学增设数字媒体艺术(数字娱乐方向)专业,也就是人们口中所谓的“电竞专业“,中传也成为国内首家开设相关专业的211院校。

如今四年时间过去,即将到来的2021年夏季也将是首批“电竞专业”本科生踏入社会的时刻。作为站在电竞风口上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四年之后他们面临的就业选择自然也引发了外界的好奇。一方面,公众认知中的电竞等同于打游戏,这也一直是不务正业的象征;另一方面,外界也好奇一所211大学的毕业生未来会如何通过打游戏谋生?尽管中传相关专业从来没有使用电竞专业这一名词(全名为数字媒体艺术)。

近几年来,中传确实和相关企业做了一些电竞方面的合作,但这种合作更多只是商业性的,并不会改变学校的教学安排。

如今,即将毕业的学生们又一次成为关注的热点,但是显然他们的就业选择与公众认知中电竞有着很大区别。根据一财此前的报道显示,电竞专业的毕业生大部分会进入互联网大厂或者游戏公司从事游戏策划、运营类工作,其他一些同学会选择转行。

在和一位中传数字娱乐专业的学生王正交流时,他对懂懂笔记表示,“我一直就没有进入电竞专业的想法,而是更希望进入腾讯、网易这样的互联网公司的游戏部门。”目前,他身边大多数同学也没有毕业后进入电竞行业的规划,这来自于学生们对自己专业的透彻了解。

王正笑着表示:“首先,以我们玩游戏的技术水平大概率是不可能去打职业的。其次,我们的专业并不是每天上课时练习打游戏,课程安排的方向主要是在编程、游戏设计等领域。偶尔会有一些校外的电竞圈人士来会做一些宣讲,但并不频繁。”

所以,尽管中传官方依然偶尔会用“电竞专业”来指代自己的数字媒体艺术专业,但从教学内容上来看,它和那些所谓职业电竞培训机构的教学内容完全是两码事,也可以说它更接近于传统的游戏设计专业。

目前在国内外诸多高校的相关专业中,游戏设计已经相当成熟,很多高校都开设了研究生专业,在游戏场景设计、用户界面设计、开发基本流程、策划和美术等方面均有涉及。同理,这也是为什么“电竞专业”的毕业生在就业方向上会主要选择互联网大厂的游戏部门。

而且,即便是有毕业生有意投身电竞圈,当他们真正接触电竞领域时也会发现,这个行业远没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电竞依然写满了“艰难”

所谓美好,大多来自于职业电竞圈里的“高薪”。

几天前,王者荣耀职业战队DYG宣布队中三名选手挂牌,据传部分明星选手的转会费高达1500万。而在此前的英雄联盟LPL联赛转会期间,各个战队也都纷纷撒钱补强。据传S9冠军战队FPX以300万美元年薪拿下了S10冠军上单Nuguri,EDG更是被传斥资5000万元补强战队阵容。

这一个个动辄上千万元的数字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而数字的背后则是顶级职业电竞选手高昂的身价。以LPL为例,目前明星选手的年薪动则都是7位数甚至达到8位数。这对于那些只有十几、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而言无疑是天文数字。

显然,丰厚的薪酬和收益也吸引了无数年轻人投身于电竞浪潮中。所以,打职业电竞也就成为不少游戏玩家的梦想。

但现实总是残酷的,我们看到的永远是那些站在金字塔尖的存在,但却会忽略那些无数塔尖下的巨大基数。

周宇曾就职于上海某大型电竞企业担任市场专员,在交流中他向懂懂笔记透露:“以LOL为例,国内少说也有几百万LOL玩家吧,但职业选手能有多少?LPL现在有17只战队,算上LDL二队每个战队能多15个选手,总共也就250多位。想成为几百万人中这255个人的难度,可远比考上重点大学要难的多。”

此外,周宇更强调:“职业选手不是都有那么高的薪资,真正能拿到百万年薪的只有那些职业选手,更多次级联赛或者不是那么热门项目的选手,月薪在一万多甚至几千块的有的是。而且电竞职业选手的生涯是非常短的,就那么几年。如果年轻时没打出名声,默默无闻退役之后并没有太多好的工作选择。”

此前央视在关于电竞行业的一次报道中采访到了一些现役职业选手,有人表示刚刚加入电竞战队时每天的训练时间要超过10个小时,但薪酬仅仅只是1000元(每月)同时包吃包住。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整个电竞产业的链条是非常庞大的,其中覆盖了非常多的岗位和职务,电竞行业也确实存在大量人才缺口。

根据此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只有不到15%的电子竞技岗位处于人力饱和状态,预计未来5年,国内电子竞技员人才需求量近200万人,电子竞技运营师人才的需求量则接近150万。

作为曾经的从业者,周宇表示:“过去几年电竞在国内发展得非常迅速,缺人的现象也确实存在,但这个行业内人员流动非常快,而且报酬并没有那么美好。舆论传的人均薪资过万并不是常态,更多的是驴粪蛋表面光罢了。可能全行业平均下来真的能达到人均过万元,但这就像只把我和马云平均一下薪酬,我也能是亿万富翁一样,没有太多意义。”

市场半垄断下的困境

周宇在交流中透露,他在上海这家电竞公司工作了大约两年多,公司内部的人员流动一直非常快,“我离职的时候算是我们组工作最久的老员工了。人员流动这么快无非就两个原因,一是工作压力大、二是钱给的不到位。当时我每个月的工资扣掉五险一金到手之后只有6000多,这样的薪资待遇在上海生活真的很艰难。”

可以说,作为规模超千亿的新兴市场,虽然电竞过去几年发展迅速,但整个产业依然相对闭塞和小众。即便是从业者跳槽,大多数情况也是在一个不大的圈子里换来换去,想要获得类似传统互联网行业那种越跳槽越涨薪的结果,基本上不太可行。

从目前来看,国内热门的电竞领域基本上都是被腾讯、阿里、京东、字节跳动和网易等互联网公司所覆盖,其中腾讯是整个行业中最具话语权的存在。那些中小电竞企业大部分和腾讯都是相互依附的关系,而且基本都集中在上海。这也就间接导致目前整个电竞产业虽然庞大,但圈子却非常小,大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状态。

过去几年上海一直在致力于将自身打造成为国际电竞之都,从效果来看绝大多数电竞企业也均落户于上海。但就就像此前杭州几家互联网巨头达成的所谓“HR联盟”一样,当一个产业高度集中在某一区域,加上个别巨头的一家独大,这种半垄断情况也就无法避免。

周宇对此表示:“首先这个行业内的企业普遍待遇都不高,跳槽涨幅也非常有限,一般也就能多个一两千块。另外,公司的老板、管理层之间可能都相互认识,虽然不会有什么明面上的协议,但还有很有多游戏规则存在。从业人员很多也有竞业协议,这种情况下跳槽的难度是非常大的。”

在普通从业者层面之外,那些带资入场的职业电竞公司日子同样过得并不理想。目前国内顶级电竞职业联赛的准入门槛非常高,前不久知名主播PDD在直播时就透露,此前ES战队进入LPL联赛的花费就高达一亿元。

高昂的准入门槛加上战队选手的薪资及日常运营费用,经营压力对于多数职业战队而言可想而知。同时它们的商业化变现手段又不够丰富,这也就导致国内绝大多数电竞职业战队都处于亏损状态,只有少数明星战队能获得盈利。

因此,很长时间以来电竞职业战队都被称之为是“富二代的游戏”。我们也确实看到了包括IG、SUNING、LNG等LPL职业战队的背后,多数是王思聪、张康阳、李麒麟等国内知名大企业的少东家涉足其中。或许一个电竞站队更多带来的是在年轻人中的“潮流影响力”,而不是什么真金白银。

【结束语】

高速发展的电竞市场吸引了无数眼球,也诞生了大量的人才缺口。同时,聚光灯的背后是超高、严苛的行业准入门槛,以及缺乏竞争力的薪资待遇。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每次那些退役职业选手在面对观众提出希望打职业电竞的愿望时,都会劝他们三思而后行的原因。从这个角度来看,第一批“电竞专业”的毕业生不愿意碰职业电竞也在情理之中。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