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告别P2P、发力助贷,乐信全面转型胜算几何?

2021/1/29 12:44:00

作者:龚进辉

日前,头部互联网金融(以下简称“互金”)机构乐信晒出2020年业绩快报。截至2020年底,乐信管理在贷余额760亿元,同比增长26%;促成贷款1765亿元,旗下桔子理财P2P业务已按照监管要求完成清退,实现投资人100%本息兑付。同时,乐信预计2021年贷款发放量在2200-2300亿元。

这标志着乐信已彻底告别P2P网贷,助贷业务成为新的发展重点,乐信掌门人肖文杰对其寄予厚望。他表示,未来2-3年,乐信分期业务将全面转向纯科技运营服务模式,业务稳定性增强,成长预期更加明朗。

所谓纯科技运营服务,指的是轻资本模式下的分润助贷,助贷机构不再兜底担风险,其自身不再参与直接放贷,而是以撮合贷款的角色为用户提供信贷服务,撮合贷款越多,所获取的服务费就越丰厚。这一模式的前提是资产端必须具备流量、场景和技术优势,倒逼乐信在电商和用户权益上下功夫。

为此,126日,乐信推出三个创新产品——约惠、买鸭、消费号,意在活跃平台用户和商户,释放消费场景活力,代表其开始全面发力To B消费科技服务。说白了,在互金行业监管趋严的大背景下,乐信有意淡化金融属性,转而强化科技属性,这也是行业大势所趋,互金机构的轻资本、不兜底大概率将成为主流。

事实上,乐信并非直到最近才开始全面转型,而是在循序渐进地稳步推进。其营收主要由两部分构成,一是与电商相关的在线直接销售与服务收入,二是利息与金融服务收入、贷款撮合服务收入。截至去年Q3乐信平台服务及科技收入达11.3亿元,占收入比重达36%Q4新增借款中,无风险To B科技服务模式占比提升至50%

乍看之下,乐信全面转型具备深厚的基础,可操作性强。不过,企业转型不可避免面临一定风险,现在断定乐信未来可期言之尚早,依然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而这种不确定性,早在乐信宣布全面转型之前就已悄然种下。

把时间拨回到去年7月,彼时乐信旗下分期乐“天风证券-分期乐1期信托受益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以下简称“分期乐ABS”)在深交所挂牌设立。该项目合作方中,不乏交通银行、天风证券等知名金融机构。

乍看之下,体现出金融机构对乐信相关资质的认可,但令人不解的是,该项目早在20198月就已获得深交所批复通过,而乐信官方也曾透露首期产品已开始路演销售,为何延后近1年才正式发行?背后原因着实蹊跷,我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重量级股东离场。20161月,乐信首单ABS“嘉实资本-分期乐1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成功发行,当时乐信股东阵容十分豪华,包括京东、经纬中国、贝塔斯曼。不过,当时间来到2020年前后,京东、泰康保险已从主要股东栏消失,外部投资者中仅剩险峰长青仍持有11.9%的股份。

乐信官方披露的文件显示,泰康保险于20191231日清空其所持有的5.1%股份,京东则于2020115日减持5%股份,持股份额变为3.4%。两大重量级股东清仓、减持,恰好发生在20198-20207月,拖慢分期乐ABS的发行进度也就不足为奇。

二是P2P大清洗的冲击。20197月,陆金所决定退出P2P业务,给行业扔下一枚重磅炸弹,由此拉开了P2P大清洗的大幕。彼时,乐信旗下P2P平台桔子理财存量借贷规模尚有将近150亿元,一旦被清退,不仅将使乐信受到不小的冲击,更重要的是,桔子理财对接的资产端正是分期乐,金融机构担心分期乐ABS获取的资金将用于清偿桔子理财投资人。

这一潜在风险使金融机构对乐信的态度出现转变,导致分期乐ABS发行一拖再拖。或许是意识到随着互金整顿进程加快,桔子理财清退势在必行,乐信按下快进键,截至去年5月底,桔子理财存量借贷规模大幅缩减至30多亿元,大大释放风险,加上乐信消费分期和金融服务两大业务保持快速增长,最终分期乐ABS的发行虽然迟到,但还是成功实现。

在我看来,分期乐ABS延后,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整体来看,个中原因还是为乐信全面转型埋下一定隐患,这是肖文杰必须解决的一大棘手问题。

乐信发力助贷的好处显而易见,包括抬升资产规模天花板、降低杠杆限制、减少风险兜底。但现实是,资产端产品的竞争十分惨烈,分期乐的对手包括花呗、借呗、京东白条等,个个实力强悍,强大攻势快压得乐信喘不过气来。尤其是如何平衡与股东京东之间微妙的竞合关系,非常考验肖文杰的商业智慧。

京东掌门人刘强东是乐信天使投资人,双方曾有过一段蜜月期,在校园贷被取缔之前,京东曾借助分期乐来拓展校园市场,而分期乐则倚重京东强大的消费电子供应链,二者珠联璧合。在201712乐信上市前,京东持股比例为11.9%。不过,去年1月,京东减持后退出乐信主要股东行列,引发外界对于双方关系生变的猜测。

不知你发现了没,乐信早期被京东看好后期却逐渐疏远,与它的老对手趣店境遇十分相似,它们与巨头做打交道的过程、结局基本上大同小异。20194月,蚂蚁集团、昆仑万维等相继清空所持有的趣店股票,套现离场。不同之处在于,蚂蚁集团清仓趣店,并非出于与趣店竞争而避嫌,而京东减持乐信,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京东白条与分期乐构成直接竞争关系。

尽管分期乐仍保持强劲增长,但分别背靠阿里、京东的花呗、京东白条是无比强大的存在,加上市场蛋糕十分有限,其想要杀出重围,抢占更多市场,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虽说企业保持竞合关系是常态,但当昔日贵人京东站在乐信的对立面,肖文杰难免要经历一番心态调整,当调整好自我心态后,必须诚实地面对各自的优劣势,为自家分期乐在这场厮杀中赢得更多筹码。

话说,撕掉网贷标签后,互金头部玩家乐信会跑得更快吗?是否真的能实现肖文杰所期待的成长预期更加明朗?这直接关乎乐信全面转型的成败,目前来看,监管政策和市场竞争等不确定性因素叠加,使其转型之路不可能一帆风顺。当然,时间终将给出答案,让子弹先飞一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