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YY直播十年与互联网的风口缩影

2021/1/18 0:37:00

 

作者| 咸鱼鱼

编辑| 吴怼怼

 

 

在经历了2020年的直播电商巨浪后,人们过往几年里积累下来的,对直播这个行业的所有想象,几乎都被推倒重建。

尤其在风口论的裹挟下,鲜花与掌声都涌向了带货主播,以至于其他类型的直播,如游戏、泛娱乐等,在巨大光环的辐射下,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事实上,直播作为「行业」发展到今天,其生命力与产业形态绝非一个风口起伏就可以概括。在既往的分析里,大家总是习惯将不同类型的直播产业放在一个计量单位里,仿佛整个互联网就那么多流量,而用户也只能在不同直播模式间来回流转。

但其实,直播行业的本貌并非如此,它根本就不是饥饿游戏,也没有那么绝对的周期律。最终决定直播产业需求曲线走向的,依然是内容。

更进一步来说,直播本质上是媒体和产业的延伸。所以,要测绘「直播未来还有什么图景?」,我们第一步要做的,就是重新认识它的价值留存。

以YY直播十年为例,我们来重新定向直播行业的未来预期。

 

 

01

直播的时代之变

 

聊直播的时代之变,还是得从YY聊起。

严格来说,2021年,才是YY直播诞生的第十年,2011年的一月,YY语音在语音房里开始测试视频直播功能,之后不久,YY直播app上线。这种时间跨度,放在内容型互联网产品身上相当常见,微博、知乎、B站,很多产品都在近两年里相继迎来十周年庆。

但放在以直播为核心业务的平台身上,并不多见。不夸张地说,很多纯直播平台,甚至曾经的头部平台,从诞生到消亡,整个周期甚至连三年都不要。

还记得2016年那场千播大战后,多少直播平台一夜消亡吗?如今细究其原因,除了归咎于行业路径之变,很大一部分其实都取决于平台短视。

死掉的平台,无一不是靠着花钱砸流量、补贴换用户、用户换投资而构成的泡沫平台。至于YY直播,从PC时代横贯至今,其直播生态的构成要更复杂,在纯直播业务以外,YY直播更核心的价值在于其长达十余年的平台生态。

长远来看,大多数直播距离真正成为一个完善的产业链仍然任重道远。大部分平台在生产方式、传播手段、 盈利模式等层面还需要不断演进、优化与重构。而直播+多场景的应用目前只在电商上得到验证,在其他方面还只是一个趋势,所以也就没有跳脱出同质化竞争。

但YY直播不一样,它有很明显的护城河,也有成熟的商业模式。YY直播的特殊性在于,其已经建构起个性化品牌和一条逻辑清晰、规模巨大的产业链。

近十年来,YY直播给公会和主播分成近300亿,合作的公会超过1.5万个。

更直接一点来说,YY直播的150多万签约主播就是150多万个工作岗位。

从公会体系初成型,到如今形成「平台-公会-主播-用户」这样的稳定生态结构,YY直播这一路行来,不仅形成了新的产业形态,也见证着直播行业从草创期通往成熟期。

总结来看,YY直播十年历,也是直播行业的风口缩影。从秀场、游戏、泛娱乐再到电商的覆盖,直播产业和图文、视频一样,成为了一种刚需。如今,当我们在谈论直播时,我们所说的不仅仅是那些App,而是一种互联网传播的基础设施。

 

 

02

粉丝经济的“国民版”

 

剖解YY直播,可以发现,它之所以能贯穿直播行业始末,除了早入场积累下来的先发优势,很大一点原因在于,这是一家「不追风口,只求常量」的平台。

2008年,YY从语音软件切入直播领域,随之,其公会模式下的主播输送产业链、付费礼物系统等基础玩法相继成型,而这,也成为中文互联网直播行业的通行公式。

很多人应该记得,2014年,YY娱乐年度盛典,直播间内同时在线人数高达49万人。有媒体这样形容那时的YY直播盛典:「互联网草根娱乐史上一个伟大的吉尼斯纪录」。

如今,不仅盛典依然,直播这一内容形式更是深入互联网产业肌理。它一边颠覆传统企业经营模式,一边无缝衔接内容产业,成为粉丝经济的组成部分。

以YY直播为例,无数人在这里获得收入和影响力,毕加索完成从电台主持人到公会老板的转身,吴岱林则从普通艺人成为粉丝量过千万的人气网红。

一部YY直播发展史,在记录与映射着无数造星神话的同时,也为公众开辟了新的上升通道。

如今,直播行业在经历了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这两波浪潮之后,已经进入了又一个发展阶段,这一轮直播之浪的主要特征,是平台生态的再扩张和粉丝经济的再进化。

此前,我们一直在追问,直播行业下半场的竞争究竟在哪?有人说是去平台化,回归工具属性,也有人说,是成为互联网的功能插件。这些论断有其道理,但并不全面。

观察者的视角与平台自身视角并不总是一致,在很多时候,只有互为补充才能看到全貌。

比如,很多人唱衰传统直播,歌颂短视频奇袭,但其实,往深入了去看,才会发现,直播与短视频的争鸣,并不是一个PK掉另一个。短视频,是作品化呈现,在流量分发机制作用下,容易吸引到新用户,而直播的特征,是长线留存与同步互动。深层次看,直播打赏收入,也是短视频平台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以YY直播上的几个头部主播来看,大多数主播会在多个平台拥有账号,一两个曝光量大的短视频账号,再加经营一个粉丝结构稳定的YY直播账号,前者引流,后者变现,共同搭建好主播人设。同时,得益于YY直播独特的生态氛围,粉丝群的粘性总是比其他平台要高,并且,YY直播本身具备很大一批高ARPU用户,反过来也会吸引大部分主播继续留在这个频道。

2020年,直播电商风口起飞后,我们便下意识调低了对其他网络直播模式的预期,甚至认为直播终局已至,如今来看,以YY直播为代表的多态直播模式表现依然强劲。

2021年,YY直播上线了十周年用户专属数据报告,众多用户纷纷晒图,分享自己与YY直播的十年故事。注册时间、弹幕互动量、累计礼物数量、观看的第一场直播,一张又一张分享截图里,有回忆的细枝末节,也有自成体系的粉丝生态。

本质而言,好直播永远有人看,短视频再奇袭,也只是分割碎片注意力,而YY直播的内容图景,却是成为粉丝经济的“国民版”。

 

 

03

直播之外的想象图景

 

直播行业还远没有落下帷幕。

就像人们在2016年就已经意识到直播行业对于互联网会产生某些颠覆,但人们却无法准确预料到竟然是直播+电商率先迎来春天一样。

对于直播的未来也是这样,当年博弈有限,但未来预期无限。

具体到YY直播,甚至变量已经存在。

一名头部直播平台员工曾在个人社交媒体上,这样总结他所经历的直播之变:

「以往做直播,一直在强调内容至上,专注做好自己平台的内容生态,不断地拓展内容,跑马圈地,只要内容池子够大,营收就能不断递增。但目前看来,时代已经变了,单纯有内容已经不足以将营收成倍地往上拉了,因为你会发现你的流量池子已经养不起这么多内容了,一旦arpu降下去,内容就会流失,这是一个恶性的循环。」

至于直播行业的下半场,「关键词可能是“破圈”,主播破圈、平台破圈、行业破圈。」他还提到,直播行业里有个词叫「跑骚」,原本意思指的是,到别的直播间去活动,而未来,可能会在各个场景下成为一种趋势。

事实上,这个甜头,YY直播从2018年开始打造摩登兄弟且在近两年孵化一大批网红主播开始,便已经吃到了。尤其是这两年来,YY直播孵化的一系列现象级红人,如小阿七、戴羽彤、饭思思、吴岱林等,他们的成名并非偶然,而是平台作用下的成果。

那么,文章一开始的那个问题就可以得到回答了。

——「直播还有什么图景?」

只要以YY直播为代表的头部直播平台,还在不断探索新的泛娱乐直播可能和网红孵化的更多想象,直播就不会没落,主播也不会消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