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2021年一开年,饿了么就接连遇上两件烦心事

2021/1/17 20:08:00

作者:龚进辉

2021年一开年,饿了么便先后卷入两场不小的舆论风波,可谓出师不利。

先是饿了么骑手韩某伟猝死在送餐途中,平台出于人道主义表示愿支付2000元费用,保险公司则根据平台投保金额1.06元理赔家属3万元。有网友指出,饿了么骑手每天会被平台系统强制扣除3元购买保险,但韩某伟实际保费只有1.06元,怀疑平台克扣韩某伟的保险费用。

有媒体联系上韩某伟出事当天所承保的太平洋保险公司,对方表示,韩某伟的保单显示,其保费确实只有1.06元,那剩下的1.94元去哪了?对此,饿了么方面在声明中专门解释了“3元保险费用”问题。

饿了么表示,众包骑士在每天接单前会及缴纳3元服务费,由饿了么平台代为收取,饿了么会再支付一部分费用,一起交给骑手所在的人力资源商,委托其为众包骑士提供劳务管理和安全保障等服务,其中约定由人力资源商为骑士投保意外保险。

随着舆论的发酵,饿了么给猝死骑手的抚恤金从2000元提升到60万元。与此同时,饿了么还表示,已与各方紧急商谈,推动改进保障提升和结构优化事宜,将保额提至60万元。在新的保险规则实施前,饿了么平台将提供相应抚恤金。有网友感慨道,为何饿了么非要闹到出现舆论压力才肯承担自己应有的责任?

在我看来,从法理上来讲,饿了么一开始补偿2000元并无不妥,但从情理上来讲,很难让公众接受。饿了么寻求外包劳务无非是为了降低用工成本和风险,这点可以理解,但骑手确实是穿着饿了么的衣服为饿了么平台付出辛劳,饿了么不积极担责真心说不过去。

后是骑手刘某在江苏泰州海陵区某饿了么蜂鸟配送门店前试图自焚,后被附近商户施救,火灭后骑手拒绝前往医院接受救治,声称要讨要“血汗钱”。昨晚,海陵区新闻办发布情况通报:

201910月,刘某在“好活”平台注册118115号工作室,并与好活(徐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订《项目转包协议》,承揽靖江赢跑公司的饿了么配送业务。202012月上旬,刘某因合同约定的配送服务费结算与靖江赢跑公司产生矛盾,双方多次协商未果,才会做出自焚的过激举动。

对此,饿了么方面回应称,在得知相关情况发生后,饿了么立即安排前方员工赶往医院,同时成立专项小组。目前,专项小组还在继续全力协助医院救治恢复伤者,陪护家属。刘某和家属的治疗及相关费用,已由饿了么支付,将尽最大诚意和努力做好后续工作。

据悉,靖江赢跑公司是饿了么在泰州区域的物流合作商。饿了么方面强调,饿了么严禁合作机构以任何理由拖欠骑手配送费用,已对相关合作商启动调查,并等待警方调查结果,一旦查实,顶格处罚。同时,饿了么已于本周启动全国范围内的安全生产升级行动。

事实上,饿了么接连遇上的这两件烦心事,反映出一个现实且棘手的问题,即兼职骑士与外卖平台之间到底是何种用工关系,这在司法实践中存在争议。部分法院认为不构成劳动关系,部分法院认为构成劳动关系,部分法院则认为构成劳务关系。我个人倾向于认为众包骑手与外卖平台之间不构成劳动关系。

如果说骑手的薪酬、社保等福利落实属于微观层面,那饿了么的行业地位则属于宏观层面。扎心的是,其处境极其尴尬,一线骑手“玩命”,市场份额却不增反降,而这一切发生在被阿里收购后,不仅未能做更好的自己,反而与最大劲敌美团外卖的差距越拉越大。

Trustdata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Q1美团外卖交易额占比为67.3%,饿了么为26.9%,饿了么星选为4%,而2018Q1美团外卖交易额市场份额为54%,饿了么为35%,百度外卖(饿了么星选)为5%,走下坡路没跑了。

由此可见,饿了么大力鼓吹的阿里系资源也不见得有那么管用,实际效果大打折扣,要不然也不会竞争不过美团外卖,总是占下风,而当初饿了么一把手王磊定下的1年与美团外卖平分天下的Flag极为讽刺,被残酷现实狠狠打脸。

放眼2021年,一直处于劣势的饿了么能否迎头赶上?我看悬,其日子不好过注定是常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