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被日本嫌弃,却风靡中国25年!这部神片,没有一个男人会拒绝

2021/1/9 18:19:00

文/ 金错刀频道 圆圆

2021年刚开始,一条“寻找奥特曼”的帖子已经预定年度最暖。

一位不幸得了脑瘤的5岁儿童,长期受病痛折磨,已经时日无多,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亲眼见到奥特曼。

在网友接力和媒体报道下,小男孩终于见到真人版的奥特曼,兴奋的两眼发光。

不仅如此,刀哥还发现,从2017年开始,奥特曼就已经帮助不少小朋友圆梦成功!

说实话,刀哥有点惊讶,本以为奥特曼只是单纯的荧幕形象,没想到背后却是个默默无闻的公益志愿者。

试问,对于小男孩来说,还有什么比亲眼看到奥特曼更加激动人心的呢?

而这样的曝光度,也让许多成年男性更加坚定一个事实:奥特曼是存在的。

先别急着嘲笑,对于大部分的中国男人,奥特曼才是他们少年时的光。

1
在网上搜索奥特曼2亿次,

这家伙这么火?

过去一年内,“奥特曼” 的搜索量达到2亿次。

这是淘宝给出的2020最受欢迎的十大商品,“奥特曼”排在口罩、酒精的下面,看起来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很多人没想到,这玩意儿不是小时候玩过的吗?怎么还能火?

但其实,“奥特曼”的相关话题一直是顶流,从未被超越。

不信你看看地球上到处散落着遗落民间的野生奥特曼。

他们在田间地头喂鸡打发生活,享受生活的静谧:

或者成为一名地球打工人,在奶茶店里充实自己:

哪怕是在地铁上,你也能发现奥特曼的身影:

当其他网红都在想着怎么和潮流看齐时,只有奥特曼不需要,因为他就是流行本身。

看看B站就知道了。关于他的播放量,达到一千多万,有的up主通过对奥特曼二次剪辑,将他们融梗在当下网络语言中,粉丝翻倍增长,播放量只高不低,之前刀哥说过的B站顶流之一王冰冰,和奥特曼不相上下。

(左为奥特曼播放量,右为王冰冰播放量)

甚至老师们掌握到了奥特曼的密码,比如不小心P一张奥特曼和艾莎一起玩耍的照片。

再让全班小朋友们看到,据说就能称霸幼儿园:

足以见识奥特曼在互联网的C位流量。

而且更重要的是,男人们相信奥特曼是真实存在的。

为了证明这一说法,他们叫得出每一位奥特曼的名字。

还能精准的每年为奥特曼送去生日祝福:

这样自发组织的大型互联网庆生活动,放眼当下,也是少有的存在。

除了这些打call 必备,应援物件那是一件都不能少。

平常扣扣搜搜买一双鞋子都得犹豫好久,但五百多的奥特曼变身器,说买就买。

女朋友问起来,就是”万一哪天变身成功了呢”?

当女孩们看完,纷纷转发给各自男朋友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本以为是个嘲笑男人幼稚的帖子,没想到小丑竟是自己。

说起来,奥特曼完全是童年的宝贵回忆,而如今却成为互联网文化的重要一部分,无论是嘲讽还是跟风,都在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奥特曼的粉丝,不分年纪,轻松俘获老中青三代粉丝。

凭啥它就能霸占顶流位置了?

2
奥特曼为啥老少通吃?

奥特曼诞生于1966年,当时的日本刚经历过二战的打击,奥特曼的出现,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民众的战乱恐惧。

片中对于战争的反思,还有一些环保的理念,受到大人以及儿童的喜爱。

1998年左右,奥特曼被引入到国内,之后播出的《戴拿奥特曼》、《盖亚奥特曼盖亚》,还被粉丝们亲切地称为“TDG”、“平成三杰”。

除此之外,还有最有名的一个系是昭和系,是由初代 赛文,杰克 ,艾斯,泰罗,雷欧,爱迪组成的第一代奥特曼。

奥特曼之所以火爆,刀哥分析:

1、看个奥特曼还能看出人性?

拯救地球,保卫人类,击败怪兽,这样简单概括的剧情,在当时的小朋友眼里,完全符合自己对英雄主义的幻想。

变身之前,一些奥特曼还会喊口号,加上标志性的动作,肌肉记忆也有了。

而成年之后,再看奥特曼的剧情,又有不一样的体会。

比如在第45集中,一种叫齐杰拉的植物,其花粉具有迷惑人心智的能力。能让人沉浸在美好的梦境中,不再对怪兽进行抵抗,最终被毁灭。

这种植物三万年前已经出现过一次,第一次的结局是人类在幻象中自愿放弃拯救地球,从而被敌人毁灭。

结果等到第二次,人类竟然再次选择相信幻觉,正如剧中的陆克所说“毁灭人类的是人类本身,和三千万年前比起来,没有一点进步”。

批判完人性的复杂后,又来分析奥特曼的神性。

三千万年前,当人类食用齐杰拉放弃奥特曼的时候。奥特曼选择离开,而第二次,再次目睹人类踏入同一条河流后的奥特曼,到底是帮助人类呢还是尊重人类自己的选择?

这种对神性和人性的探讨,才是奥特曼的精神内核。

2、奥特曼造型还能这么玩?

就拿最有名的迪迦奥特曼来说,成田亨老师设计的标志性灯泡眼,看起来极具科幻感,就连下巴也是参考佛祖。

据传,1996年拍摄《迪迦奥特曼》时,耗费的设计材料总成本在1亿元人民币上下,可见也是花了大手笔的。

而另一位赛罗奥特曼,一登场就有各种光环加身,外观无论是造型线条还是配色来看,辨识度都非常的高,他不仅继承了昭和系的棱角分明,平成系的配色简单,还有新生代的华丽装扮。

而在角色扮演上,也是挑选当时的小鲜肉长野博出演,长野博长得十分帅气,非常有气质,成为了很多孩子心中的偶像。

人设讨喜、外形美观、寓意深刻,占据这样优势的奥特曼,出圈是必然的。

但随着奥特曼的拍摄升级,一些负面评价也接踵而来,甚至包括岛国自己人。

3
奥特曼跌落神坛:

从好评如潮到骂声一片

成功打造“平成三部曲”之后,奥特曼团队的质量有所下滑,对观众开始糊弄。

剧情简单套路倒罢了,关键是连新鲜感都没有,初代的理性,赛文的思考,杰克的感性,这些都是奥特曼迷们坐在一起讨论的东西。

但新拍的奥特曼系列,剧情越来越对付凑合(除了泽塔奥特曼)

自媒体半佛仙人就说,在《捷德奥特曼》中,主角设定为大反派贝利亚的儿子,圆谷没有用来发展对于善、恶、身份认同的思考,反而让主角上来就殴打老父亲,叫着朋友群殴父亲,开着影分身暴打父亲,宇宙带孝子的称呼由此而来。

之前津津乐道的设计造型,也成为被吐槽的对象,塑料廉价感和卖玩具意图明显。

而且奥特曼的喊口号,已经被调侃为负债大户。因为每一次的变身和战斗,都在“借力量”,打不过我借,再打不过我再“借”。

已经逐渐失去奥特曼的成长主题。

而另一边,奥特曼在日本的收视率,早在2007年就表现出下降趋势,从最初1996年的38%的收视成绩,一路狂跌到5%-8%,也已经不再成为口碑最佳。

骂归骂,该花钱的时候,奥特曼的粉丝可是劲往一处使。

2017年,奥特曼在中国的玩具销售总额达到60亿日元,2018年为69亿日元,2019年截止12月底为65亿,作为这一大IP在海外市场最主要的区域,中国的奥特曼迷们,可没少贡献钱包。

2019年初,曾有一部乡村版的《迪迦奥特曼》,虽然制作粗糙,但是火到海外。

简单的布景和道具,莲藕制成的发射器,却做出了巨大真实感。

只有喜爱到一定程度,才能在不依靠技术和特效,也能完成镜头语言切换。

也难怪连《情书》的导演岩井俊二也跟着点赞:

虽然看上去有点傻,但这种接地气的制作,才更能看出奥特曼迷们的认真。

有人说,毁灭一个男孩子只需告诉他“奥特曼是假的”这句话。

其实在刀哥来看,不是这句话有问题,而是听到话的那些人。

他们知道奥特曼是不存在的,也知道奥特曼只是一个荧幕形象,但为什么还执着于此呢?因为想保持这样的一份童心,或者说是留住过去的一份回忆。

他们知道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但也愿意相信奥特曼变成光是存在的,这束光,足以抵抗人生的无趣,打发生活的无聊,消解工作的烦恼。

可以说,这是日本圆谷公司最爆款的特摄剧之一,也让这个童年时代大IP,一跃成为中国男人心目中的超级英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