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Q3净利同比下滑超30%,脱离小米的“云米们”还能长大吗?

2020/11/27 9:56:00

在小米生态链条下,本周迎来了第二家发财报的公司。

美东时间11月25日盘前,云米发布了2020财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财报发布后,云米的股价下跌8.76%。因用户增速放缓,净利的同比下滑,引起资本市场对于云米发展潜力的担忧。截止美股研究社发稿,云米盘后每股报5.85美元,盘后涨幅2.09%,总市值为4.00亿美元。

在云米之前,华米科技也在这两天发布了最新的财报。作为小米生态链条上的两家企业,在“去小米化”的路上都在努力去掉这个标签,但从成效上来看,似乎不甚理想。这份最新的财报,能否给出一些不一样的讯息呢?具体到云米的这份最新财报,投资者们又该如何去看待呢?

营收同比增长进入“红灯区”,用户增速恐后继乏力

据财报数据显示,三季度云米全品类销售收入为14.9亿元,与上年同期的10.7亿美元相比,同比上涨39%;与上一财季的16.8亿元相较之,环比下滑11.3%。

本季度云米虽实现收入的同比上涨,但从近七个季度的收入来看,39%的同比涨幅并不算亮眼,与2019年相比,云米在2020年三个季度的收入增速已经明显放缓。家电行业作为国民经济的风向标,今年经济大环境的不佳也直接反应在2020年云米的收入增速上。

今年10月的5G IoT产品发布会上,云米推出了21Face 5G IoT大屏幕冰箱产品线,售价12999元。从云米的收入结构上,物联网家居产品构成了其营收主力。据三季度财报数据,物联网家庭产品的销售收入为10.602亿元,与上年同期的6.148亿元相比,同比上涨72.5%,占季度总收入的比重为71%。

本季度财报值得注意一点是物联网家庭产品的销售收入增速,这一增速远高于整体收入的增速,同时也是四个报告业务部门中本季度收入增速最快的部门。对于该部门的业绩增长,管理层表示是由于某些新产品类别的持续成功推出,特别是扫地机器人和空调系统。

虽然物联网产品线在本季度销售收入实现了较大涨幅,但是云米本季度的注册用户数量上却并未实现较大的突破。这或许也使得资本市场和投资者对于云米未来的发展潜力产生了些许质疑,造成其收盘跌幅近9%。

据财报数据显示,三季度云米的累计家庭用户数为460万,比去年同期的260万同比增长76.92%;与上一财季的420万相较之,环比涨幅为9.52%。

虽然累计家庭用户数本季度表现尚可,但拥有至少两种连接产品的家庭用户百分比为19.5%,相比之下,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末为19.0%,本季度的环比涨幅仅为0.5%。资本市场对于云米发展前景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

而云米频频爆出的产品质量问题或许是导致用户增速放缓的原因之一。不少购买过云米产品的消费者反映,云米的售后服务以及产品的组装问题一直是“老大难”问题。客服拖沓、售后不完善、服务不及时等等问题都被消费者爆出。甚至有消费者认为云米的售后足以让用户再也不选择这个品牌。

而从市场占有率上,云米也的确不算亮眼。以互联网冰箱市场为例,在今年618期间,海尔以34.17%的市占率位列第一,紧随其后的是美的和容声,而云米仅以1.72%的市占率排名第十。

对于一个家电厂商而言,最重要的无外乎用户的口碑和用户留存度。而云米的产品如若不能保持一定的质量水准,就算是借用科技的噱头,在残酷的资本市场也恐会被淘汰。四季度为传统的家电销售旺季,云米在下季度的表现是非常关键。

“去小米化”致营销成本高涨,行业整体下行压低利润空间

云米选中了一条消费面向广阔的赛道,消费者对于家具的需求是始终存在着的。且随着智能家电行业整体的发展,云米也将会从中获益。但不幸的是,家电行业经过多年发展,已经是一片红海战场,虽云米主打科技智能家具产品,但其基核仍发生偏移,家具行业不断收窄的利润空间对于云米的利润表现产生了不利影响。

据财报数据显示,三季度云米的净利润表现为0.57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期的0.84亿元,同比下滑幅度为32.14%;与上一财季的0.42亿元相比,环比上涨幅度为35.71%。

家电行业的利润空间不高已经成为普遍的事实。而与国内家电头部企业对比来看,云米产品的溢价能力还处于较弱的位置。据数据统计,美的公司的净利润率为8.7%,格力公司的净利润则达到了12.4%。美股研究社通过统计,三季度云米的净利率仅为3.83%,大幅落后于美的和格力。

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表示,过低的利润率会导致资本市场对其发展前景的看衰,尤其是海外投资者,海外资本对制造企业最看中的就是利润率,盈利能力弱的话,资本市场不会给予一家企业太高的估值。

产品溢价能力不强一定程度上也是云米的主动选择,以低价促销量是云米的一贯策略。为了抢占用户,争夺市场份额,营销费用的高昂支出是必不可少的。本季度财报中,云米的营销费用从2019年第三季度的1.134亿元人民币增加到1.522亿元人民币(2240万美元),增长34.2%。

与之相对的是,云米的研发费用确占比较低。三季度云米研发费用为5270万元,与2019年第三季度同期的4320万元相比,同比涨幅为22%。对于一家以智能为噱头和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而言,研发费用不敌销售费用并不是一个好的讯号,某种程度上显示出云米的发展潜力或许存疑。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云米营销费用的高涨也与其“去小米化”有关。作为小米生态链下的一环,云米和华米、石头科技在发展早期依靠小米的用户和品牌,得以较快发展。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态链企业想要更好的发展,纷纷开始了“去小米化”的艰辛历程。如果企业不愿意沦为小米的ODM厂商,只能通过自身突破小米的瓶颈,走向更大市场,逐渐减轻对小米品牌的依赖。这个难处也是值得注意的。

小米的“铁蹄”渐行渐远,“云米们”能否走向独立发展道路?

在科技股今年利好的大趋势下,云米的股价表现并不好。据雪球网数据显示,自年初至今,云米的股价下跌幅度近30%。从小米生态链上的另两家上市公司看,纽交所上市的华米科技年初至今的涨幅为3.74%,科创板上市的石头科技年初至今的股价涨幅为190%。

为了谋求独立发展,“云米们”也在努力,之前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2017年至2019年,云米通过向小米销售产品获得7.395亿元、13.119亿元和21.122亿元的净营收,分别占总净营收的比例为84.7%、51.2%和45.4%,对于小米创收的依赖程度整体而言是在不断降低的。

而从另一家美股上市的华米科技,2015年、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小米手环为华米科技贡献的收入分别为8.7亿元、14.34亿元、19.27亿元和21.76亿元,占到华米科技同期收入的97.1%、92.1% 、82.4%和59.7%。

华米和云米,在“去小米化”的过程中付出的代价是较大,最直观的代价是为打造自身品牌而在营销成本上的较大投入。虽对于小米集团的依赖程度整体下降,但云米和华米的业绩增长乏力。而这也引出一个疑问——为什么云米和华米的独立发展之路会如此艰难?

美股研究社认为,这或许与两家公司与小米集团的业务线存在诸多重合有关。华米做智能可穿戴手环和手表业务,而小米也在这一业务上发力。云米聚焦于物联网家电产品,小米同样在销售生活电器类产品。

而由于小米的名声在外,且业务线与云米、华米重合度甚高,导致许多用户出现“只知小米”的情况。依赖小米打开市场,但又因为依赖小米而出现了目前的发展桎梏。对于“云米们”而言,如何打破这一桎梏,将是决定其能否独立发展壮大的关键。对此美股研究社也将会持续关注。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