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TIE布局下京东数科的生态难题

2020/10/19 10:53:00


近日,平安集团旗下的金融科技企业陆金所赴美IPO,再次引起了资本市场对金融科技企业的关注。而在陆金所冲击IPO的同时,国内金融科技领域的另一巨头—京东数科,也在推进其在金融科技市场的数字化生态布局。


在10月13日举办的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京东数科技术部门的区块链产品负责人翟鑫磊表示,京东数科正致力于AI、区块链、云计算等技术的融合,并以此帮助客户实现数字化转型,推进金融行业的数字化生态建设。


而在京东数科加速生态建设的背后,跟它自身的TO B基因不无关系。和陆金所主打的C端市场不同,京东数科的客户多围绕B端市场的金融机构、政府、商户和企业展开。这样的布局,使京东数科的业务扩展更需要生态建设的支持。但在数字化生态建设方面,当前京东数科还面临多方面的挑战。


围绕B端布局的京东数科


同样是做金融科技的企业,京东数科从一开始就与蚂蚁集团、陆金所就有很大差异。和后两者的TO C基因不同,京东数科自成立起就具有浓厚的TO B基因,这从其营收结构就可以看出。


从2017年至2019年,京东数科的商户、企业和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业务收入分别为88.5亿元、133.2亿元、171.4亿元,在当期营收占比分别达到了97.6%、97.8%、94.8%,可见京东数科对B端市场的依赖程度。


从基因来看,蚂蚁集团、陆金所和京东数科在金融科技市场定位不同,因此三家在金融科技市场的布局也不尽相同。蚂蚁集团、陆金所面对的C端市场,更需要巨大流量支持,而京东数科面对的B端市场,则需要通过合作的方式来扩展市场。


和C端市场相比,B端市场的用户群体多为公司和组织,市场也更为分散,并且各家企业对产品的需求也有很大差异,这意味着京东数科需要通过深入合作,才能进一步扩展其数字生态圈。


而京东数科差异化的B端定位,决定了它必须加强B端生态建设,才能让它在金融科技领域持续保持优势。为了巩固这一优势,京东数科在生态建设方面不断提速。


生态建设提速


8月25日,京东数科CEO陈生强在上海举办的“第二节资管科技行业高峰论坛”上,首次提出“科技+业务+生态”服务的联结(TIE)模式,并表示京东数科将通过产业数字化,开启联结增长新世代。


陈生强提出的TIE模式,是将金融和产业进行更紧密的场景联结,为金融和产业带来“科技+业务+生态”的全方位服务,并以此推进它在B端市场的生态布局。


比如,京东数科在金融生态伙伴大会上发布的“百亿翱翔”计划,就是通过战略投资、项目合作、现金激励等方式,和100家合作伙伴共同推进数字化转型和产业的结合,进而扩展京东数科的数字金融科技生态。


而京东数科发布的“百亿遨翔”计划,只是它在数字化生态建设方面提速的开始。除了推进和中小企业的合作,京东数科还和中国人民银行正式达成合作,以区块链、AI技术为基础,共同推进数字人民币钱包生态建设。


从京东数科在数字化生态建设上的动作来看,京东数科迫切想要通过与行业伙伴合作来扩展其数字化生态。而京东数科提出的TIE布局模式,正是京东数科在加强生态建设方面的重要尝试,其对京东数科发展数字化生态有着重大的意义。对京东数科来说,数字化生态建设正是其拓展业务的核心,这也是它建立业务护城河的关键所在。


在金融科技市场,京东数科凭借TIE模式,到目前为止已经与600家金融机构展开了合作,这为其生态建设提供了极大的助力。不过,在京东数科推进数字化生态建设的同时,TIE布局模式也为它带来了一些难题。


TIE布局喜忧参半


虽然京东数科在金融生态建设方面动作频频,但从B端市场的特性来看,京东数科的数字化生态建设并不能一蹴而就。


首先,TO B市场具有周期长、定制多的特性,用户对产品有更高的要求,这就需要京东数科需要更长期的成本和资源投入,才能体现TIE模式的优势;其次,TO B市场呈现线性增长,并不像C端市场那样一下子就迎来爆发式增长,这意味着京东数科的盈利能力在短期内仍难有显著提升。


B端市场的这些特性,意味着京东数科需要做好长期艰苦作战的准备,来应对在数字化生态前期建设方方面面的困难。而在克服这些困难后,京东数科TIE布局模式的优势就会体现出来。比如,生态建设完成后,它在TO B市场的地位就能够逐渐稳固,从而拥有更稳定的现金流,这对京东数科的长期发展大有好处。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这个模式和京东物流的建设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在京东发展早期,刘强东提出自建物流的想法后立即遭到了高管反对,但最终京东物流的成功证明了刘强东独到的战略眼光。而对目前仍处于生态建设期的京东数科而言,通过前期的高成本投入来奠定后期的生态优势,也是出于同样的考虑。


不过,在金融科技市场形势飞速变化的情况下,京东数科在生态建设这条路上,遇到的挑战也越来越严峻。


生态驱动仍是难题


随着金融科技市场流量红利消失,TO B就成了金融科技企业争相进入的新发展空间。在这种形式下,B端业务作为京东数科的基本盘,正面临更多外部挑战。


具体来看,在京东数科发力生态建设的同时,蚂蚁集团也通过科蓝软件和恒生电子,开始强化TO B的业务能力,这意味着京东数科仍难以避开和蚂蚁集团的正面交锋。而在京东数科实力逊色于对方的情况下,两家的博弈只会让京东数科的处境更加不利。


从技术层面来看,京东数科、蚂蚁集团都以AI、区块链等技术为核心,推进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而对比两家的技术实力,早入场的蚂蚁集团拥有更深厚的经验积累,这恰恰是京东数科所欠缺的。


除了外部竞争外,不够稳定的盈利能力,也对京东数科的数字化生态建设产生了不利影响。从2017年至2020年6月30日,京东数科实现营收90.70亿元、136.16 亿元、182.03 亿元及103.27 亿元,营收增长超过30%,但它的归母净利润表现却并不稳定。京东数科在这三年的净利润,分别是-38.20 亿元、1.30亿元、7.90 亿元及-6.70 亿元,净利润浮动巨大。这对急切扩展生态布局的京东数科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毕竟,盈利能力是资本市场评判一家企业的重要因素,同时也是京东数科实现生态建设良性循环的根本。因此在扩展生态建设的同时,京东数科还需要稳定其盈利能力,才能在金融科技市场中更进一步。除此之外,在AI、区块链技术积累方面,京东数科还需要进一步加强,才能在推进生态建设的同时,成为一家以科技驱动的金融科技企业。


总体来看,京东数科在生态建设方面还面临着内外部的双重挑战。这样的情况下,京东数科坚持生态建设,究竟能否帮助它在不断变化的金融科技市场中脱颖而出,还需要时间检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