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面对竞业协议,常程和刘作虎、李炳忠活在两个世界

2020/10/10 21:12:00

作者:龚进辉

去年底,时任联想手机负责人常程宣布离职,2天后高调加入小米,一度让被打脸的联想官方尴尬不已,后者给出的解释是常程基于个人健康和家庭而离职。如今,轮到常程尴尬,因为其被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判支付违约金525万元,并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

尽管常程表示不服并提起诉讼,但舆论似乎并不看好诉讼前景。一方面,按常理来说,大公司高管签订竞业协议是行业惯例,在竞争激烈的行业更是如此,当时常程在联想身居要职,联想所处的手机行业杀得刀刀见骨,签订竞业协议再正常不过。

另一方面,联想方面拿出了常程签订竞业协议的实锤,尽管他不认可本人签字的真实性,但经仲裁委员会指派,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已对常程2017724日签署的《联想限制性协议》进行鉴定,鉴定结论显示确系常程本人签字

铁证如山,容不得常程抵赖,明知背负竞业协议却还执意闪电跳槽小米,自己理亏在先,缺乏契约精神,联想方面积极维权并无不妥。而其选择上诉,真实目的似乎不是为了给自己讨个说法,而是有故意拖延的嫌疑,意在争取拖延至竞业协议到期,以便减轻处罚甚至免于处罚。

有趣的是,同样是无缝接轨,挥别老东家拥抱新东家,常程境遇与刘作虎、李炳忠截然不同,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前者与老东家争执不下,闹得很不愉快,后二者则淡定自若地继续深耕手机赛道。当然,他们再就业还是有些许差别,常程是从联想跳槽到小米,刘作虎、李炳忠则是从OPPO出走后另立门户。

或许你会问,为何常程受到竞业协议的限制,而刘作虎、李炳忠却能轻装上阵?简单来说,常程违反竞业协议,跳槽到联想竞争对手小米,联想方面自然不乐意,而刘作虎、李炳忠所谓的另立门户,从头到尾就是个伪命题,而是以另一种形式留在OPPO体系内,因此不受竞业协议的约束,甚至压根就不存在。

腾讯《深网》曾还原了刘作虎从OPPO离职创办一加的经过。201311月的一个周六,OPPO CEO陈明永给打电话,说要不我们去做一个新品牌,你来负责怎么样?刘作虎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和家人进行过任何商量,当即就答应下来,因为他相信陈明永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

2.jpg

刘作虎说,自己当时向陈明永提的唯一要求是,要做就得另起炉灶,成立一家完全独立的新公司,不然员工会觉得有OPPO这个大腿可以抱。第二天中午,陈明永召集OPPO一众高管吃了顿饭,在现场将上述决定告知所有人,刘作虎很快就从OPPO办理离职。一个月后,由刘作虎创立的手机公司一加正式成立。

我给大家划下重点:一、刘作虎创办一加是陈明永授意的,他只不过是陈明永想法的执行者和推动者;二、尽管刘作虎强调一加是一家完全独立的新公司,但真正起步后还是共享OPPO雄厚的供应链和生产制造资源。因此,一加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与OPPO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对了,创业需要启动资金,就算刘作虎再有钱,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支撑一加的发展。不知你发现了没,一加成立近7年来,从未披露融资进展,而其直到2016年才实现盈利,试问如何熬过3年亏损期?原因很简单,因为一加有OPPO这个靠山,慷慨地给钱给资源,使其在亏损的情况下照样活得好好的。

企查查显示,欧加集团持有OPPOOPPO广东移动通信有限公司)100%股份,并间接持有一加经营主体——深圳市万普拉斯科技有限公司74.07%股份。这意味着,OPPO是一加大股东。既然它们有这层特殊关系在,一切疑惑也就随之解开。

比如,为何一加从不官宣融资消息?因为有OPPO输血。为何刘作虎离开OPPO后仍在手机行业厮杀,OPPO却不反对?因为是陈明永授意的,OPPO不仅不反对还很欢迎。一加何德何能,可以与OPPO共享供应链和生产制造资源?因为它们是一家人,你的就是我的。

换言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或许,刘作虎与OPPO之间根本就不存在竞业协议这回事。去年10月,刘作虎好基友罗永浩道出了一加崛起的真相,“一加是OPPO全资子公司,虽然刘作虎在很多方面比较厉害,但他们那不叫创业。”

李炳忠亦如此。20187月底,李炳忠宣布离开OPPO,投身到realme的创业中去。彼时,鲜少在微博发声的陈明永连发两条微博送出祝福,背后的寓意你品,你细品。此后,李炳忠实际运作realme的画风与刘作虎操盘一加基本一致,背靠大树好乘凉,既不用为融资而发愁,也可以坐拥OPPO供应链和生产制造资源的加持。

去年5月,realme正式回归国内市场,李炳忠首度回应与OPPO的关系。“首先,realme完全独立运营的品牌,不是OPPO子公司。我们仅仅是得到了OPPO供应链、采购、制造的支持而已。目前还采用OPPO ColorOS,但未来是否一直使用可能要看用户需求而定。realmeOPPO彼此之间的关系并不像小米和红米,华为和荣耀。”

“仅仅而已”,李炳忠说得可真轻松,OPPO供应链和生产制造是独家资源,而且是其他玩家羡慕不来的巨大优势,友商想共享都无门,他却把资源共享说得如此云淡风轻,我也是醉了。

realme是独立运作的品牌,我们和OPPO共享一些供应链和生产,它更像是realme的一把武器,更多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只是一个起点,但不受限于品牌的制约。”realme CMO徐起也在一旁附和道。不管他们如何极力撇清realme不是OPPO子公司,我的内心始终毫无波澜:你使劲辩解,我保证不信。

去年11月底,realme一家中国区域分公司的首席商务官Chung Hsiang-wei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如果realme公司业务规模继续扩大,作为OPPO一个子品牌,realme可能从母公司独立出来。尽管与李炳忠、徐起表态不一致,但我很钦佩这个高管的耿直,敢于直接捅破那层窗户纸。

3.jpg

其实,地球人早就知道一加、realmeOPPO亲儿子,关系非同寻常,但三者总是讳莫如深、极力撇清,强调各自独立运营,而非父子关系。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值得玩味的是,今年以来,三者似乎终于不再藏着掖着,尽管没有公开高调宣布彼此是一家人,但已透过种种举动来低调认亲。

我列举个实锤,你们感受一下:

1、今年1月,OPPO芯片TMG(技术委员会)有了更详细的规划和人员任命,其对整个集团的芯片平台定义和芯片开发领域领先型负责realme和一加技术人员也加入到芯片TMG专家团中,可以看出造芯是整个欧加集团(包括OPPOrealme和一加)未来的重要方向之一。

2、今年1月,realme CMO徐起的微博认证突然变更为realme副总裁、全球营销总裁,其中全球营销总裁与OPPO高管沈义人、刘列的抬头一模一样,加上其他厂商高管几乎不用这一抬头,很难让人相信realmeOPPO没关系,明摆着是向母公司看齐。

3今年6月,OPPO宣布刘作虎将回归OPPO,兼任其首席产品体验官,致力于提升欧加集团相关智能终端产品的用户体验。按理来说,OPPO与一加互为竞争对手,如果一加与OPPO没关系,刘作虎怎么可能在竞争对手公司担任要职?这显然不合情理。

4、今年7月,OPPO商城微信小程序正式升级为欧加商城(后更名为“欢太商城”),商城介绍中提及“汇聚OPPO、一加、realme三品牌”,一加、realme可以享受OPPO售后,各自新机也把欢太商城视为重要的首发阵地,比如realme V5和即将发布的一加8T

种种迹象表明,OPPO、一加、realme都隶属于欧加集团,被外界称为“绿厂三兄弟”,背后实际控制人是陈明永。因此,无论是刘作虎还是李炳忠,从离开OPPO后开启新事业的第一天起,就能尽情地自由奔跑,不仅没有竞业协议的束缚,而且还能得到OPPO各种优质资源的助力,毕竟一家人不分彼此。

正如罗永浩所言,刘作虎、李炳忠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业,属于典型的含着金汤匙的富二代创业,只不过换了种形式与OPPO共生,本质上仍是OPPO系。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在面对竞业协议时,常程与刘作虎、李炳忠不同命,后二者的高级待遇常程是羡慕不来的。

说白了,双方境遇有本质区别。常程是不遵守契约精神而任性跳槽友商,这是联想所不能忍的;刘作虎、李炳忠则是在家大业大的欧加集团内授命换岗,陈明永大力支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