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失控的免费网文,失速的网文行业

2020/9/15 12:10:00



文:互联网江湖(ID:VIPIT1)


尤瓦尔·赫拉利在其畅销书《今日简史》中提到,人类之所以能征服世界,是靠创造和相信虚构故事的能力,而这一能力甚至超过了使用工具。


网络文学一直是这样一个需要依靠虚构故事能力生存的行业,自1998年"痞子蔡"蔡智恒发表《第一次亲密接触》以来,网络文学就拉开了一个充满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时代帷幕。它经历过空前繁盛的时期,让多少人为之疯狂,但是在现实中的流量和金钱面前,又显得如此不堪一击,被众多势力的入局者撕扯出一个又一个的伤口。


网文之"无限乱斗"


从整个互联网领域来看,网络文学一直是一个很奇怪的存在。


如电商行业,一张桌子就那么大,几个人就会把位置占满;社交领域微信一家独大,陌陌只能靠着一个陌生人社交的概念苟延残喘,其它玩家生存的更加艰难;短视频领域的抖快双雄争霸,连早期的腾讯微视都挤不进去了;视频领域的优爱腾已三国杀多年,很难有大的格局变动。


而网络文学里不管是巨头还是小玩家,好像大家都有各自独特的生存法门,只要想为文学事业尽一份力量,就可以进入这个领域施展手脚,如今反而又冒出了如连尚、米读、疯读等不少新玩家,巨头丝毫不影响新锐黑马的出现,这在网络效应凸显的巨头垄断时代,显得那么清奇。



但实际上网络文学行业的混战也从来没有少过。


首先,正版与盗版之战估计是网文界的一大特色。网络文学盗版的猖獗实属罕见,从最初的PC时代到如今的移动互联网时期,尽管行业的商业模式已经相当成熟完善,但是正版与盗版之间的抗争从没停止过。根据艾瑞咨询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模型核算,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规模高达56.4亿元。


还有监管层面与"小黄文"之间的斗争。在网文界业内人士看来,净网行动每年都会发生,政策也收得越来越紧,这些已经常态化了。而让他们记忆最深刻的还是2014年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网信办等四个部门联合推出的"扫黄打非·净网2014"运动。在这场净网行动中,起点中文网的官场文被一刀切,晋江文学城在那场运动中也差点被灭。


晋江的规定越来越多,最出名的莫过于"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规定,为了规避风险,作家们使出了十八般武艺。资深网文作家王阳表示:"作者圈在这方面的做法都挺奇葩的,像靠眉目传情就完成人类繁衍的,再比如让你看网文时还能顺便温习下中学地理基本知识,文笔好点的还能看到用文言文意识流开车的。"





当然也少不了作者与平台之间的斗争。双方之间的矛盾在今年阅文推出新合同时被推向高潮,不少作家认为自己受到了平台的压榨,沦为了码字机器。于是在5月5日,不少网文作家发起"55断更节",点燃了作家与平台之间的战争。


最后就是免费与付费两种商业模式之间的战争。网络文学行业的初期并没有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发展比较混乱,之后在2003年,吴文辉开始建立起点中文网付费阅读体系。然而在2018年,付费模式已经相当完善成熟的时候,免费模式开始出现,而且以一个强劲的势头开始扩张。如今已经隐隐对付费模式产生了威胁。


阅文绝对是付费模式的巨头,然而在2019年阅文的付费用户数已变为980万人,较2018年的1080万减少100万,除了下滑的付费人数,单用户付费金额也出现了下滑。而免费模式短短两三年的时间就已改变了网文的行业格局,积累了大量用户,在千万级用户规模以上的阅读类APP中占据了半壁江山。


网文"免费生意"不好做


盗版问题短时间内很难解决,免费与付费之争是目前更为主要的矛盾。但是在作者看来,免费模式尽管发展迅速,但这似乎只是一种繁荣的假象,背后潜藏着不少危机。


第一,免费网文平台同质化严重,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个是模式方面,一个是内容方面。


免费网文平台模式较简单,都是通过植入广告获得收益,很容易模仿,所以会有大量不同行业的玩家在短时间内进来;而在内容方面,首先作家还无法完全接受免费模式,而且平台为了节约成本,大部分以外部采购版权来维持内容生态,内容大都以低质爽文为主,由于缺乏积累,不管是"质"还是"量"都与传统平台仍有差距。


第二,免费小说广告价值较低。


在广告主眼里,平台的广告价值由两个参数决定,平台与目标客户群的匹配度,匹配度越高平台广告价值越高。第二,平台可达到的用户规模,规模越大,广告价值越高。尽管免费小说的用户规模增长很快,但是选择来看免费小说的用户主要来自下沉市场,付费能力有限,别说与目标客户群匹配了,可能连基本的客户标准都很难达标,这显然不是广告商愿意看到的。


第三,用户转换成本低,粘性不足,缺乏护城河。


掌握用户的并不是平台,而是网文本身,用户是跟着网文走的,免费阅读平台大多缺乏原创内容,网文内容老旧,书目热度较低,用户对平台不具备忠诚度。


其实这也是所有内容平台的"硬伤",可惜的是免费模式在内容上既无法和付费模式竞争,也无法和盗版平台竞争,上文中疯读APP为了留住用户甚至采取这种会被投诉的措施,或许也是逼不得已。


据中金传媒的调查结果显示,免费阅读应用的用户留存率也相对较低,大部分APP的新安装用户30日留存率不及20%。


免费模式更像是处于付费模式与盗版之间的一个过渡阶段,这一尴尬位置导致其"两边不讨好"。首先从最近的五五断更节可以发现,作家并不认同免费模式。而在读者层面,免费模式也无法和盗版竞争,毕竟相比盗版,免费小说平台成本更高,植入广告必然不会少,都是免费,用户肯定选体验更好的平台。



实际上,免费小说平台与趣头条等资讯平台非常相似。两者提供的都是文字阅读类产品,而且没有太多"营养",只是为了满足用户的娱乐需求,另外两者都是依靠广告变现。我们也可以借鉴下趣头条的发展路径。


早期的趣头条依靠网赚模式在低线城市实现了病毒式的裂变,带来了用户规模的高速增长,而这在免费小说阅读平台也有类似的策略。


而在经过一段高速增长之后,趣头条的增速已显疲态,转化效果越来越差,新增日活用户的获客成本飙升。如今的免费小说也疯狂的在社交和短视频平台投广告,花费必然是巨大的。


中金传媒在《传媒行业2020年策略综述》中表示,由于单个日活跃用户贡献的日均广告收入较低,而单个活跃用户的获取成本较高,所以免费阅读应用普遍亏损。



趣头条基于用户拉新、补贴搭建了一套另类的商业体系,在这里,内容质量已不重要,而因内容低俗,用户留存差,很多正规广告主也对趣头条并不买账,因此趣头条也成了大量虚假宣传类广告的温床,遭到315点名。免费小说平台与趣头条的用户群体重合度很高,大部分来自下沉市场,免费小说平台会不会走上趣头条的老路呢?


免费模式是网络文学的一段弯路吗?


观察目前网络文学的发展状况,可以发现这个行业正在成为一项"基础设施"般的存在,这体现在文学价值以及商业价值两方面。


一方面网络文学仍然属于文学的一种,不同的是它可以借助网络连接到更多的人,更重要的是,网络文学具有通俗性,这也是网络文学可以被大众接受的基础。


但通俗不代表低俗,网络文学完全可以在通俗性的基础价值之上释放对人、对历史、对未来恒久的正面影响力。真正熟悉网络文学行业的人必然可以发现,已经有一小部分作家正在做着这样的尝试,但是这显然并不容易做到,不过我们可以期待它的美好未来。


另一方面网络文学正在成为IP的超级发源地,文学本来就是IP的重要源头,网络文学正以IP的内核形式成为文娱产业的基础设施。


吴声在《超级IP:互联网新物种方法论》中的观点来说:一切商业皆内容,一切内容皆IP!IP的内核,是辨识度极高的可认同的商业符号,它意味着一种对于打动人心的内容的身份认同,意味着自带势能和流量。在我国娱乐文化产业大发展的背景下,以IP衍生为核心的泛娱乐产业链已经占据很大一部分市场份额。


如《全职高手》自2015年被改编成同名漫画开始,如今《全职高手》已发展出漫画、动画、舞台剧、广播剧、真人网剧、动画大电影等多种形式,同时衍生出大量粉丝创作内容。《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等爆款小说多次被改编成影视剧,展现出强大的IP价值。


据比达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46807万人,同比增长8.3%,网文平台布局全场景生态流量整合以触达更多用户,是网络文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成功突围的关键。


但是免费模式却在破坏网络文学这种发展进程。


从作家角度来说,免费模式破坏了用户对于作家作品的反馈机制,在付费模式中,作家写得好获得更得更多的付费收入,获得正向反馈,如果作品质量差也会因付费少不断精进自己或者干脆退出这个行业。


如果变成免费的广告变现模式,作家将不再关心作品质量,最关心的变成如何用小说去吸引读者点击广告,这是两条不一样的路径,文章质量很容易出现滑坡。而且目前的免费模式还并不成熟,针对此前阅文推出的免费合同,不少大神作家提出了质疑:


梦入神机发表长微博指出:"如果大家和平台签约的时候,发现里面有条款你的稿费是扣除运营成本之后的收入,那就意味着,这收入有可能为负数。在法律上平台是可以让你赔钱的。"天蚕土豆随后转发了梦入神机的微博并写上:写书赔钱有点骚。




从用户层面来说,看免费小说实际上是在培养用户看盗版的意识,从长期来看,很可能导致免费小说平台为盗版网站导流的负面结果。大家都知道,顺应用户思维的商业模式肯定是一条更容易的道路,可如果用户是错的呢?上文提到过,实际上免费小说平台是无法和盗版网站竞争的,毕竟成本在哪里放着。


从网文IP价值来看,目前的免费阅读也未曾创造任何一个较成功的IP,在互联网江湖团队看来,免费网文实际上与网文IP化是背道而驰的。网文IP价值靠的是优质内容沉淀,而免费模式反而很难出现优质作品。


总的来说,网络文学本来是有可能走向为用户提供更深层次价值道路的,但是免费模式很容易把它拉到另一条歧路上来,当作者失去收入保障,只能选择为用户提供看似很爽实际上毫无价值的一种东西。就像大神作家流浪的蛤蟆所说:免费的,才是最贵的,随手写个玩意儿,也没啥价值。


免费模式不仅在降低作者自身的价值,把内容变得廉价,其实也在不断降低平台自身的价值,而免费模式是否会成为整个行业的一段"弯路"或者一个"死胡同",未来终会揭晓。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13124791216,转载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