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新氧医美的“七宗罪”

2020/9/14 22:50:00


8月27日,新氧发布了其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二季度财报,其中在净利润一栏中大幅下降,新氧Q2净利润为210万元,而去年同期为2930万元,同比下降93%。非GAAP净利润3010万元,去年同期为1.022亿元。归属于普通股股东基本和摊薄后每ADS收益均为0.02元,去年同期分别为0.22元和0.21元。


截至笔者发稿,新氧已持续下跌和小幅震荡,维持在12美元左右的“破发价”。


遥想1年之前,刚刚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互联网医美第一股”新氧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却不料一年多时间里就遭此重创,新氧医美,究竟怎么了?


高层频变,前瑞幸咖啡CMO加盟,新氧会成为下一个瑞幸吗?

了解一个企业首先要了解这个企业的管理,一个优秀的管理团队不仅能够起死回生,也能帮助企业长治久安。但纵观这一年里新氧的管理层变动,会发现其仅仅上市不到一年时间里,COO、CMO就相继离职。


先是在2019年10月25日,新氧CMO(首席营销官)胡冠中发布朋友圈宣布,表示因个人原因已正式辞去新氧CMO一职,而后在2020年3月6日,新氧COO(首席执行官)也表示因个人追求原因将于退出本公司的日常管理事务,COO职务由公司董事长兼CEO金星兼任。


近期,有坊间传言说在失去了胡冠中之后,“中概股泡沫代表”瑞幸咖啡前CMO杨飞同时也兼任医美平台新氧的营销顾问角色,因此,瑞幸咖啡出事后的一段时间里,新氧在分众传媒上的投放也减少了许多。


管理层人才流失和频繁变动,不仅容易造成管理上的混乱,发展路线的动荡,更容易引发市场和投资人的担忧,新氧医美怎么了,会成为下一个“捞一把就走”“赚快钱”的瑞幸吗?


“跌跌不休”的新氧股价:


以用户内容竞价排名,无“广告”却处处是广告。新氧会成为下一个百度吗?


还记得2017年新氧的CEO金星做客财视传媒《超级脱口》时说的“百度竞价排名已成过去式,竞价排名是典型的逼良为娼,不会长久”。犹在耳,却没想到短短几年时间,新氧就成了《财经国家周刊》报道下的“医美版百度”。


新氧作为以社区内容为核心的互联网医美平台,用户日记、变美案例等社区内容是重中之重,而很多爱美用户选择使用医美平台也是受这些内容的吸引。但冲着“姐姐”来求美的消费者却并不知道,新氧医美上这些情真意切、内容丰富的变美日记,背后都是明码标价的竞价排名广告。


根据《广告法》相关规定,发布广告需要标注“广告”标识。但在新氧医美App上,无论是开屏广告、中通广告、信息流广告,这些明码标价的“硬广位”,却一个也没有标注广告标识。


新氧后台“新氧通”显示,首页日记、案例都需要“竞价”才能获得展示:


但比不打广告标更恶劣的,是把广告伪造成“内容”,欺骗消费者。按《广告法》相关规定,只要对内容的排名展示进行人工干预,该内容实质上就是排名类广告,需要标注“广告”标识。


但如今的新氧仿佛忘却了自身内容起家的背景,却朝着内容“发家”的角度前进,如今新氧各种日记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无广告标识的广告,大量的内容以医生笔记、商户日记等形式变相发布医疗广告。


有消费者吐槽“差评”发不出去,首页都是好评和付费推广的日记:


物化女性代表却宣扬“独立女性”代言浪姐?扭曲的新氧价值观


“美”本来应该是一个较为抽象化的概念,是一个因地制宜、因人而异的事情,千人千面,不同的人也有着不同的对美的追求与审美,但新氧一直以来的广告营销,都在刻画一个固定的审美形象,以促使其他用户仿照消费。



比如之前被无数用户诟病的“新氧医美,整整整,女人美了,才完整”的宣传广告,其中不仅在定义美的形象,还充斥着不整就不美的奇葩三观。还有今年《乘风破浪的姐姐们》中,一直强调“以瘦为美”的畸形、刻板审美观,在节目中放出二维码引导用户get女团腿、女团腰,再稍微直白一点,不就是抽脂手术广告吗?


究竟什么样子才叫美?谁又有资格去定义美?这些都轮不到一个医美平台去下定论。医美的本质是帮助人们变成更好的自己,而不是为了业绩、为了销量去特意定义什么才是美,情人眼里出西施,适合自己的才是美。


有网友对新氧赞助“浪姐”的吐槽:


伊能静代言新氧后,新氧医美App仍毫不忌惮地拿其他“乘风破浪的姐姐”来诋毁:



女明星们成新氧引流利器,拿侵权当营销,视女性权利为儿戏


在新氧公众号、App内容中,充斥着各式各样有关明星的整容话题,吸引人的眼球。


这些明星分为两派,一类是据理力争,保护自己的权益,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在新氧最近的143次开庭公告中,明星状告新氧的案例屡见不鲜,包括高圆圆、迪丽热巴等。但对于新氧来说是无所谓,有明星告赢的案例,但也就赔个几万十几万,比起二次蹭到明星的热度,一点都不亏。



还有些明星选择冷处理,不让这些内容再次蹭自己的热度,就像张雨绮就曾经表示过一些无良媒体、平台针对她的绯闻、资料,她不辟谣、不发律师函,是因为不想打理这些无良企业,是不想让这件事因为自己的回应而再出现新的热度。


其实明星作为“美”的代言是很多人心中的塞纳河,一些无中生有的诋毁内容虽然能引来流量,但也破坏了很多人的期望与对美的美好憧憬,这种行为一方面违法,另一方面也是饮鸩止渴,无益于自己的长远发展。


新氧医美App里碰瓷的明星们:



违禁项目屡禁不止,明知故犯背后是利益驱动还是漠视安全?

除了对明星的侵权违法外,新氧平台中还充斥着大量的未获国内审批的药品、器械。


早在去年7月份,新京报就报道称:知名医美平台“新氧APP”上,详述五种违禁肉毒素药品,其入驻医美机构低价吸引客户,却拒绝验药,违禁药可预约注射。


然而直到今天这些内容依然存在,一方面说明了新氧没有及时悔改自省,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新氧自身盈利变相能力低下,为了盈利换取好一些的财报数据而迎合资本市场,忘了身为医美行业从业者的本心。


其实新氧不像传统的医药股,类似于电商平台的“自营”,药物品质、各环节把控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可控性极强。它从本质上讲只是信息中介平台,并不是自营的医药商或者医疗机构。


这样做不仅是满足自己营收的私欲,更重要的是让用户承担风险,医美行业毕竟是有关用户身体方面的服务,安全方面是重中之重,这样未经国家审批的药品、器械流通使用,是扰乱市场,危害用户的行径。


广告法相关规定明确毒麻药品不允许发布广告,因此不少机构曾因发布肉毒药品“保妥适”、“衡力肉毒素”等遭到监管罚款。但在新氧医美App中,“保妥适”却名目张胆出现在了活动广告中,未遭到任何处罚。类似的还有三文鱼针,婴儿针等,都是监管禁止的违规表述,都出现在了新氧医美App的官方词条介绍中。


比违规表述更令人心惊的是违规项目,一些国内明令禁止的医美整形项目,如PRP自体血清、干细胞疗法、美白针、溶脂针等,在新氧医美App上随处可见,从未禁止过。


内容涉黄和用户隐私两大问题,新氧医美一个没落


移动互联网时代App的两大问题,内容涉黄和用户隐私问题,新氧医美App可谓一个也没落下。


首先是涉黄问题,在新氧平台的一些整形日记,尤其是丰胸、隆胸的日记中,总是会出现不少大面积裸露胸部、甚至露点的图片吸引人。


虽然丰胸、隆胸的受众绝大部分都是女性,但作为一个信息公开化的平台,并非只有女性才能使用,存在异性以其他目的来观看内容的可能,更可能存在低龄化的用户、未成年人来使用和浏览,这方面涉黄的信息应该及时查整。


在互联网商业中,存在着不少打擦边球、软色情的信息存在,这些内容虽然很多并不是平台发出,但作为审核方的平台,在红旗原则下是脱不了干系的。


其次,用户隐私问题。就在近日,工信部通报的101款侵害用户权益行为APP中,新氧也赫然在列。



此前更有网友质疑新氧违规收集和使用人脸测评、咨询中提交的照片,并且这些照片还“删不掉”。



2020年了,还有上市公司宣传中使用绝对化用语?


曾经的中国各大品牌广告中,充斥着“全国第一”、“世界第一”等绝对化用语,但在广告法严监管和重罚了几例虚假宣传的案例之后,这类绝对化用语宣传被各大广告投放平台列入禁止词,企业们也开始自查自纠,力求表述得当,真实客观。


但作为上市公司的新氧医美,却从招股书开始就一直宣传自己“第一”。在营销商,新氧医美一直强调自己是“中国最大的一站式专业医美服务平台”,但受广告投放平台限制,现在的这类宣传语也只敢偷偷打在线下展会中,监管没人管,新氧自己爽。


俗话说,越缺什么,越想强调什么,新氧医美还是不是中国最大的医美平台?巨头入场、垂直App也在不断追赶,新氧的竞争对手多如牛毛,这个最大是不是有“水分”,还未可知。



当年二手车平台大战时,某二手车平台就因为“创办一年、成交量就已遥遥领先”被告,并成为一段时间的黑历史。作为上市公司,新氧医美做宣传时也应该少用那些绝对性用语,用事实说话,诚信为本。


总的来说,正是这新氧一直以来没有及时整改的种种弊病,才使得上市不到一年新氧就遭遇滑铁卢,而若不思悔改,只会使得新氧的口碑与业绩越来越差。这七宗罪,新氧医美开始整改了吗,又能改几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