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刷单、薅羊毛泛滥,滴滴货运底色如何?

2020/9/11 16:47:00

滴滴四方开战,战火绵延至货运市场。


今年6月,滴滴宣布在成都、杭州两地试水货运服务,两个月后,滴滴货运又进入上海、南京等六个城市,彻底吹响拉货的号角。


2018年,滴滴首次酝酿IPO,但由于多起顺风车安全事故,上市节奏被打乱;之后,滴滴忙于安全与合规化整改,一度失速。


今年滴滴重踩油门,不断扩展业务版图,短时间内进军酒旅、本地生活等领域;而货运市场也成为了滴滴延伸的触手之一。


但货运市场不同于网约车,这是一个极度分散且非标准化的行业,并且已经盘踞着满帮、货拉拉、快狗等老玩家。另外,滴滴货运高举补贴大旗,高调入场,但随之而来的,还有层出不穷的刷单、薅羊毛等现象。


初来乍到的滴滴,在这片陌生的战场表现如何?


虚假繁荣


“有没有滴滴货运司机,想赚钱私信我。”


杭州的刘元在滴滴货运群中发送招募信息,紧急寻找一名合作伙伴。所谓的赚钱方式,便是从滴滴货运“薅羊毛”。


杭州是滴滴货运开通的首批城市之一,目前开通货运服务已经两个月有余。刘元的“赚钱之道”,指的是利用滴滴货运官方补贴活动,自己负责下虚拟单,然后由合作司机接单,不需要拉货,随便选择行驶路程,完成订单即结束。


刘元擅长从各大平台“薅羊毛”,对于新平台更是格外关注。滴滴货运刚上线时,采取了“撒币”策略:每邀请一位新用户完成一笔订单可以享受20元的现金,新用户可以享受29.9元补贴,这意味着首单只要选择路程得当,几乎可以做到免费。


作为一名常年薅羊毛的人员,刘元称自己有几万个手机号,目前已经在滴滴货运平台完成了好几百单,如果和司机合作,司机每天有钱赚,自己至少可以拿到800元。


(刘元展示的成单奖励)


特定人员派发订单,再由合作人员进行接单,这被业内称之为刷单。因为违反公平原则,刷单一直是平台打击的对象。但很多新平台为了提高活跃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默许刷单,以此制造虚假繁荣。


滴滴货运在杭州上线后,一些社交平台上出现了关于滴滴货运的招聘公告,主要职责为扮演客户,假装家里有货物要送,然后下单叫货运拖,货运费用报销,每单几十元钱,目的是记录货运平台时效性和司机的服务态度。


(某社交网站招聘信息)


但据地歌网了解,类似的招聘暗访为假,刷单才是真正目的。


负责招聘的杨帆告诉地歌网,参与者必须人在杭州,且首单没有使用,实际抽成比例为每单12元,如果量大的话,可以给到15元,这段时间一直需要。


(与刷单人员对话截图)


另外,杨帆向地歌网透露,自己是在帮朋友,自己的朋友是滴滴官方。


一位从事货运的短视频博主之前专门演示过如何在滴滴货运上刷单,但此后不久滴滴就以刷单为由封禁了他的账号。货运服务上线不久后,滴滴公布了首批封禁账号,名单内的司机多达200多个,绝大部分都是刷单。


这一做法让该短视频博主愤怒,他在平台上播放了自己与滴滴客服沟通的录音,比称此前滴滴客服曾默许他刷单,但转眼间滴滴又把他账号封禁了。为此他号召所有货运司机,一起抵制滴滴。


(一位滴滴货运司机正在撕下车贴)


据《IT时报》采访的一位滴滴货运司机称,自己经常会接到假单,刚抢到的订单随后就被对方取消,取消订单的数量约占到他已完成订单的四成,其中有1/3都是“假单”,由此他感慨,货运市场“水有些深”。


6月24日,滴滴宣布了货运的成绩,开城首日杭州和成都两城的单日总订单突破一万单。更有相关数据称,滴滴货运开城60日已经拿下50%的市场份额,占据半壁江山。


50%市场份额的说法广受外界质疑。由于大量羊毛党和刷单现象,滴滴货运的订单量掺杂有水分;而物流市场主力军还是德邦、中远等一批传统玩家,以及大大小小的线下搬家公司,而其所代表的增量市场,是目前上线不足10城的滴滴货运所未曾涉及的。


因此,所谓滴滴货运50%的市场份额,更像是“扯虎皮拉大旗”的口号。


那么,滴滴货运的真实需求究竟如何呢?


陈师傅是首批加入滴滴货运的司机,他也是滴滴经过遴选与培训之后8000名司机当中的一员。他当初加入时,主要看中了滴滴给予的优厚条件:每日接单补贴,比如第一单奖励50元,第二单60元,第三单80元;另外则是核心市场在线补贴,只要司机车在某个地区的范围内,即使不接单也有补贴可拿。


但他在新平台呆了几天后,发现订单并不不多。他向打算入局滴滴货运的司机劝诫,如果是面包车和小平板的话,可以试一试,4.2米往上的大车,没必要,订单很少。


虽然滴滴采取没有订单也补贴的兜底方式,但陈师傅并不看好这种“吃低保”方式,他认为平台随时会停止补贴,“不是自己挣来的钱拿了也不安心”。


多位司机告诉地歌网,目前滴滴货运的订单还比较少。由此看来,即使滴滴货运高举补贴大旗,初战并不顺利。


拥挤的赛道


滴滴进入的货运市场,已经十分拥挤。


互联网进入货运市场,几乎与滴滴进入网约车市场的时间一致,只是货运市场受到的关注远低于网约车。


2012年,滴滴成立后,一众号称“货运版滴滴”的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巅峰时期,行业内的玩家超过200多家。多轮洗牌之后,不少互联网货运平台相继倒下,但也诞生了满帮、货拉拉、快狗等老玩家。


如今,在长途干线物流上,有满帮、福佑卡车;而在同城配送领域,货拉拉和快狗打车已深耕数年。有的平台在垂直领域当中已经成为“一方诸侯”,这都是滴滴货运将面临的主要对手。


在整车物流方面,由“货车帮”和“运满满”合并而来的“满帮集团”是一个大玩家,根据满帮介绍,截止2019年底已经覆盖全国339座城市,拥有认证司机700万人,认证货车用户225万。


而同城货运领域,货拉拉和快狗打车占据80%以上的市场份额。截至2020年3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286座中国大陆城市,同时在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地区运营,并在东南亚、印度、南美洲开通了19座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4万,月活用户达600万。


同时,截至2020年1月末,快狗打车也已覆盖了6个国家及地区、346个城市的超2000万用户,平台注册司机也超过350万名。


与这些平台相比,滴滴缺乏先发优势,而对手们则已经深耕多年,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这是滴滴当前面临的一道重要难关。


另一方面,面对分散性强、非标准化的货运市场,滴滴缺乏运营经验。


滴滴进入货运市场,所仰仗的便是自己拥有资本、流量、技术等优势,不过同城货运与网约车行业虽然有关联,但又大为不同。


在货运市场,物流公司商户货物配送大约占40%,商超、门店快消配送占40%,批发市场的生鲜、建材、服装等占10%,个人搬家、二手交易货物配送,只占了10%左右。


所以,同城货运的主力消费人群并不是个人消费者,而是来自于B端,这部分市场正是滴滴难以啃下的硬骨头。


像货拉拉、快狗这样的老玩家,已经早早进入了建材、服装批发、五金等市场,建立了较为稳固的客户关系,并且每个大市场都派有专人维护市场关系。


为了弥补不足,滴滴采取的是补贴策略,但补贴带来的效果和持续性是存疑的。


虽然滴滴一开始就通过优惠券的方式进行补贴,但补贴容易撬动的流量大部分是普通消费者,对于商超、建材市场等、物流公司等端口,它们更看中服务,小恩小惠不足以使其改弦更张。


而货运本身就是个性化强、难以标准化的市场,这也就意味着货运平台必须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对每一单提供个性化服务。


滴滴并不擅长这样的“辛苦活”。


过去,滴滴凭借高额补贴,在网约车市场建立了一骑绝尘的优势,但货运市场标准化程度远低于网约车市场,线路时间、运货类型、车型需求等极其考验平台的运营能力,滴滴以往在网约车市场积攒的力量,难以复制到货运市场。


所以滴滴入局货运,面对消费者端的确有一定优势,但这部分市场较小且低频;而在更为广阔的建材、批发、五金市场,货拉拉、快狗等老玩家,已经形成了相应的品牌知名度,凭借着多年的货运经验积累,以及更为成熟的运营经验,能够有效抵御滴滴的攻势。


滴滴一来失去先发优势,二来没有经验积累,尽管携带流量和资本优势,但想要从老玩家口中抢夺市场份额,并不容易。


所以,滴滴货运的未来取决于能否抢食增量市场,挖掘更广泛的需求。目前,货运市场整体互联网化比例较低,大量的货运市场依然依托于传统方式,但这对其它货运平台也同样是机会。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共享出行分会秘书长荣建则表示,目前货运市场,特别是同城货运的需求早已被货拉拉、快狗打车这样的企业争抢,同时快速发展起来的物流公司也在瓜分市场,滴滴在这个节点切入,不是件容易的事。


力不从心


今年滴滴四方开战,其目的是为了寻找第二增长曲线,在这方面,滴滴一直力不从心。


2018年多起顺风车恶性事件,让滴滴跌落低谷,也让滴滴哑然。


顺风车事件之后,滴滴终于有所反思。在此之前滴滴一直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典型的好战份子之一,程维喊出“尔要战,便战”的宣言,带领着滴滴收快的、降Uber,从几百家打车公司尸体堆里爬出来,吃下中国网约车90%以上的市场份额。


但顺风车事件之后,滴滴犹如过街老鼠,口碑一落千丈,一场监管风暴也在网约车行业展开,处于风暴之眼的滴滴,不得不承认“丧失了安全红线与底线意识”。


一路狂飙突进的滴滴,在柳青的道歉声中刹住了车。


此后在滴滴All in 安全与合规化的一年多时间里,“TMD”小巨头队列中,头条的估值已经突破千亿美元,美团更是成为中国第三大互联网上市公司,相比之下,滴滴独自落寞。


所以,滴滴正在寻求新的增长曲线,重新讲述千亿美金的出行故事。今年滴滴更是动作不断,在自动驾驶、共享单车、货运、本地生活等领域频频发声。


今年年初,滴滴发布全员信宣布了一系列人事调整,同时公布了名为“0188”的新三年目标:做一家注重安全可持续发展的公司,每天服务超过一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超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滴滴为了完成这一目标,在四轮车业务中推出了独立品牌花小猪,寄希望低价策略撬动下沉市场流量;两轮车业务,滴滴今年的重点目标之一就是加大单车铺设力度,为此,滴滴今年宣布旗下青桔单车已经融资10亿美元。除此之外,滴滴还进军了跑腿、货运,以及本地生活等领域。


但滴滴想要实现这一目标,压力很大。


在网约车领域,滴滴虽然占有绝对领先的市场地位,但二线网约车品牌的反攻从未停止。前不久,嘀嗒出行被传即将上市,抢夺国内网约车IPO第一股;美团打车计划抢占主流城市10%以上市场份额;另外还有高德、首汽约车、T3出行等玩家不断侵扰,为了维护网约车这个基本盘,滴滴显然无法对这些对手视而不见。


另一方面,滴滴为了撬动下沉市场,又进行了新一轮的冒险,推出新品牌花小猪。多位消费者向地歌网表示,花小猪体验太差,司机态度恶劣,根本没有安全保障,而且客服反应迟缓,感觉迟早会步顺风车后尘。(地歌网此前报道《花小猪迟早出问题》)


最近,由于缺乏网约车运营资质,以及为大量违规司机大开方便之门,花小猪已经被10余个城市的交管部门叫停,滴滴下沉之路受阻。


至于本地生活领域,作为出行公司的滴滴有着天然的不足,即用户关系浅。所以滴滴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业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2018年,“美滴大战”打响,滴滴首次涉足外卖领域,首批上线无锡、南京、长沙、福州等九个城市,通过大量补贴、红包等方式吸引消费者。根据滴滴外卖公布的数据,上线首日其外卖订单量突破33.4万。


但进军外卖并没有持续多久,滴滴就开始收缩战线,目前外卖业务已经被关停,滴滴进军本地生活的梦也就此偃旗息鼓。


即使如此,缺乏第二曲线的滴滴如今也不得不闯入新的领域,讲述更大的故事、拉高估值,完成IPO前的最后一战。


只不过,无论是酒旅、跑腿、还是货运市场,都已经被老玩家把持,它们不会坐视滴滴入局而不顾。滴滴如果在这些业务虚晃一枪,那么对于原本的行业影响有限;而如果选择火力全开、多线作战,滴滴的亏损将无休无止。


滴滴在讲很多新故事,但很多终究只能停留在“故事”的阶段。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刘元、杨帆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