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被算法“囚禁”的外卖骑手:我为你卖命工作,你让我成高危职业

2020/9/11 15:09:00

被算法“囚禁”的外卖骑手:我为你卖命工作,你让我成高危职业


与死神赛跑的职业

“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

近日,一篇名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刷屏朋友圈。文章中,一名外卖骑手如此形容自己的职业。

这篇文章通过描述外卖骑手在平台算法之下的种种艰难状况,成功引起了大众对于外卖骑手的关切。

被算法“囚禁”的外卖骑手:我为你卖命工作,你让我成高危职业


给还没看过文章的朋友总结一下,外卖骑手到底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外卖骑手从穿上外卖服的那一刻开始,他的身体就不属于他自己了。他的每一次配送,都承载着巨大的压力和紧张。

首先,等出餐——商家普遍出餐慢,但送餐时间是定量的。送餐时间超时,买单的是骑手,而不是商家。骑手因为等餐和商家发生过多次冲突,甚至是凶杀事件。

其次,配送——平台通过算法给出的送达时间越来越短,给出的导航根本不符合实际情况,逼得骑手只能闯红灯、逆行,甚至发生交通事故。如果遇到雨雪等恶劣天气,平台的算法更是不堪一击。

再者,上楼送餐——电梯是很多骑手的噩梦。他们的超时,往往就源于等电梯的这么几分钟,而平台却没考虑到等电梯这个微妙间隙。很多时候,写字楼甚至不允许骑手上电梯,骑手只能爬个几十层楼来赚一份辛苦钱。

好不容易送完餐了,顾客评价又是一个致命问题——因为平台格外注重订单量,所以将顾客地位放在首要。顾客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以说对骑手拥有生杀大权:顾客填写错的地址,要由骑手来买单;顾客要求画的小猪佩奇,带的烟酒水,骑手不满足需求就给差评……

此外,外卖配送站点的压榨、奇葩的微笑行动培训,都让外卖骑手的工作变得无比艰难。

不少人看完文章都这样感叹道:“外卖骑手简直是高危职业。”

被算法“囚禁”的外卖骑手:我为你卖命工作,你让我成高危职业


那到底是什么致使外卖骑手成为所谓的“高危职业”?文章中给出的答案是外卖平台——因为平台对于“快”的极致追求,和系统算法过于悬浮不了解实际情况,导致出现今天这种局面。

那外卖平台背后的心理动机又是什么?是什么因素让它走向今天这个地步?

被算法“囚禁”的外卖骑手:我为你卖命工作,你让我成高危职业


外卖平台的动机

我们常规认知里,外卖配送过程就是顾客下单,骑手从商家那里取餐,再送餐到顾客手上就完成了,十分简单。

然而实际上的外卖订餐送餐流程比我们设想的要复杂得多。

送快递采取的是1对N模式,快递先送到前置仓,然后由前置仓的快递员统一送到消费者身上,效率高,简单方便。

而外卖采取的是N对N模式,会出现各种复杂的情况:比如两个外卖员从同一个商家处取餐,前往不同的地方。又或者两个外卖员从不同的商家处取餐,送往同一个地方。

在这么复杂的情况下,消费者、商家、骑手、平台四方的利益甚至是有冲突的,消费者希望外卖能按时送到,商家希望骑手快点来取餐,骑手希望配送路上可以多接几个单,平台则关心如何用最小运力承接最多的配送。

被算法“囚禁”的外卖骑手:我为你卖命工作,你让我成高危职业


那在有矛盾的情况下,平台更偏向谁呢——无疑是消费者和自己。

因为只有消费者满意了,才会下达更多的订单,产生更多的利润。只有极致节省效率,平台自身才能盈利。

那为了消费者和自己的利益,平台只有压缩骑手的需求,比如让他们用更快时间送餐,让他们短时间内接最多的订单。

至于骑手会不会抱怨太辛苦,倒不是他们最关心的——反正这个骑手走了下一个骑手就会来,络绎不绝,供大于求。

此外,平台处于逐利的考虑,也会把压力最大化转嫁给骑手。

目前配送体系的成本非常高,外卖平台如果要达到盈利,方法大多有两个:第一是提高商家佣金,第二是加大配送量,利用规模效应来实现降本增效。

提高商家佣金的效果,想必大家也看到了。前些日子商家集结起来进行了声势浩大的维权,造成了外卖平台的一次口碑危机。可见这个方法拥有其致命性。

所以外卖平台往往会采取第二个做法——加大配送量。

被算法“囚禁”的外卖骑手:我为你卖命工作,你让我成高危职业


配送量要如何保证?没有别的方法,无非就是用各种方法来提升配送效率。

比如增加骑手在同一条送餐路线上的订单密度,之前跑同一条路线可能只有三单,而现在变成五单。订单量是上去了,骑手的工作劳累度也增加了。

算法是冰冷的,资本是逐利的,这一切反映在骑手身上就是一座大山。

被算法“囚禁”的外卖骑手:我为你卖命工作,你让我成高危职业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良夜

这种被压榨的局面有可能终止吗?

很难。

平台其实比谁都更清楚这其中的问题。它迟迟没有迈出解决的那一步,只因为解决问题这件事情也是需要成本的。

既需要耗费大量的心力,又可能落到个吃力不讨好的结果,还可能对利益没有明显的推动作用,何必呢?

落实到这家公司的每一个人头上,他们也是没有改变的需求的。无论是算法工程师还是客服,他们的第一职责是将上司交代的任务做好。至于其他事情,如果没有设定KPI,他们不关心。

事实上,无论是外卖平台,还是骑手,都笼罩在一个名为“资本”的牢笼里。

在资本横行的世界里,人不再是人,而是沦为资本增长的工具。

平台的工程师为了提高调配效率,只能996。外卖小哥为了那微薄的四五块钱,拼了命一样狂奔。无论是谁,都要面临制度上的压迫。

被算法“囚禁”的外卖骑手:我为你卖命工作,你让我成高危职业


这种情况下,只有外力方可打破牢笼。

比如滴滴顺风车,因为全民的口诛笔伐,将极大的资源和精力投入到行车安全中,甚至不惜牺牲利润。

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流血和死亡之后的舆论声讨中。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用生命来唤醒企业的觉醒呢?这未免太可悲。

我们大可以在更坏的事情发生之前,用舆论和发声,改变浪潮的方向。

所以不要沉默,不要纵容,请大声呼喊,这不止是为外卖小哥发声,也是为每一个被资本异化的“工具人”发声。

正如诗人狄兰·托马斯所呼唤的那样:不要温和地走进那良夜。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作者:电商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