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罗永浩没能继承乔布斯衣钵,李楠又能否成为中国的宫本茂?

2020/9/9 19:59:00

罗永浩和李楠都在思考脱口秀的意义。

当年罗永浩还在倒腾 “东半球最好的”锤子手机时,就有不少人调侃他应该去讲脱口秀,毕竟脱口秀比做手机容易赚钱多了。

现在锤子手机已经不再姓罗,一切以还债为先的老罗也不再抗拒脱口秀,或者说他自始至终也没那么抗拒。当年罗胖(罗振宇)采访他时其就坦言:实在不行还能去说脱口秀。由此可见,这门生意一直都是他压在心底深处的一个“备胎”。

但是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当老罗真正开始讲脱口秀时,人们的热情却没有那么高了——尽管当年老罗的演讲(手机发布会)总能引来一大群以“看相声”为目标的观众。

据相关媒体透露的消息称,在做了几期《脱口秀大会》飞行嘉宾之后,罗永浩的脱口秀节目已经暂时搁浅。虽然前期投入了大量精力,但收效似乎并不理想,老罗在自己的微博上也对“脱口秀”项目表态:与直播相比是累赘,分散精力,导致业绩下滑。

就在罗永浩脱口秀“搁浅”的同时,前手机圈的另一位话题人物李楠,却开始琢磨起脱口秀的事儿了。

9月3号,李楠在微博表示自己的YMC节目(全称young money club)拖更,是因为找不到人写段子了,现在想玩脱口秀。并且其还附上了专门的招聘邮箱,显然李楠对脱口秀这件事并不是一时的玩笑。

目前李楠的节目还未上线,罗永浩的节目已经搁浅。虽然进度不同,但二者选择脱口秀的初衷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流量。

有了流量,老罗的主业——直播带货才会有人气,才会有占坑费和销量;有了流量,李楠的怒喵科技才能有人关注,才有可能销出去更多类似3000元键盘的小众产品。

不管秀什么主业都是卖货

曾经二者都是手机圈最热门的话题人物,但离开手机圈之后,这两位的境况却迥然不同。

作为锤子科技的创始人,这几年做手机的经历并没能为罗永浩积累下足够的财富,反而让他背上了大量的债务,甚至一度成为被限制消费的老赖。而作为曾经“魅族三剑客”之一的李楠,虽然魅族这两年江河日下,但其高级管理人员的角色肯定积累了一定的财富。

所以,虽然二者离开手机圈后都选择了创业,但紧迫性显然不一样。罗永浩要尽快赚钱还债,而李楠则可以为了个人的喜好做事。

急迫的罗永浩选择了直播带货这一个变现最快的方式。就像罗永浩自己说的那样,锤子科技这六年时间只有10个月是正现金流,但现在做直播——第一天就盈利。

至于李楠,则将目光投向了极其小众的客制化高端科技产品,这更需要跑马拉松的心态。

直播带货的罗永浩很清楚,所有带货的基础都是流量,虽然他是一位在全网拥有千万粉丝的大V,但还是需要不断的话题和新动作去保持自己的热度。因此,高强度的发微博以及考虑做脱口秀,都是为了让用户注意到自己,然后卖货、赚钱、还债,总之“理解万岁”。

相较之下,一身轻松的李楠似乎更有时间来追求自己的理想。

前不久李楠以怒喵科技CEO的身份在B站开了一场线上发布会,一场脱口秀风格的发布会。不像当年魅族每场发布会都要请一位明星来助唱,这次发布会非常低调,包括李楠个人在镜头前略显“慵懒”的状态,都很难让人联想到这是其新创公司的首场发布。

发布会时间只有半个小时,李楠展示了数款客制化无线高端外设产品,售价都不便宜,其中NOWIRE 限量套装高达6200元。值得注意的是,在发布会召开之前,这次主推的CYBERBOARD机械键盘就已经售罄(限量1000套)。

虽然产品基本售罄,但考虑到其本身非常小的发售量,以及产品绝大多数都是限量版和众筹的形式,对比李楠过去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这场发布会的效果似乎并不理想。

或许李楠本人也早就预想到了这种情况,毕竟客制化产品本身面向的就是一个极小众用户群体。但分析其预告的TWS耳机等一系列产品,无论是李楠还是它的怒喵科技,未来仍需要足够多的用户关注和讨论。

这也是最近一段时间,李楠经常以嘉宾身份出现在一些B站视频UP主节目中的原因。当然在此之前,他自己也是一个UP主。极为重视营销的李楠试图打造更多曝光的维度,B站的UP角色、谨小慎微的脱口秀,都是在寻找自身“小而美”产品的潜在买家。

已过不惑的中国版宫本茂

值得注意的是,在怒喵科技首次产品发布会上,李楠多次调侃“骗了马爸爸5.9个亿美金”(指2015年魅族获得阿里5.9亿美元投资一事)。实际上这一次创业,李楠还得到了“王爸爸”(王兴)的信任。

关于李楠,王兴在饭否这样表示:虽然李楠比自己还大一点,但总在分析最潮的年轻人。尽管自己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还是愿意给他投资。

有资金在手,李楠心态自然不同。发布会后他表示怒喵科技将会是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票,成功与否的时间就在3~5年,而终极目标则是成为“中国的任天堂”。

这么“虚幻”的终极目标,如果只从那些3000元的键盘、1000元的鼠标垫来看,似乎风马牛不相及。我们倒不是否认高端客制化产品市场的存在,也认可那些钟爱客制化产品的用户的消费能力,但它始终是极小众的存在。

高端产品是李楠为怒喵设下的市场定位。他认为随着经济的发展和进步,未来国内高端品牌会像如今的日本市场一样拥有20%以上的空间。

但这是一个几年后才能揭晓的答案。只能感慨,李楠现在对于怒喵的态度,与当年老罗在锤子T1发布时的那种自信何其相似。遥想当年T1发售之前,老罗谈及锤科未来影响力时的话语:锤子手机会改变人类使用智能手机的方式,锤子科技颠覆的也不只是IT界,而是搏击整个中庸保守的价值观。

时过境迁,作为一名消费者,我们今天看着当初卖着几百、一千元魅蓝手机的李楠,突然掏出一个3000块的键盘以及1000块的鼠标垫,并高喊着进军高端(定制化)的时候,满眼都在闪现老罗的样子。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李楠的身上少了一些棱角,不像当初的罗永浩那么具有攻击性。

当年罗永浩的目标是继承乔布斯的衣钵,如今的李楠则希望成为中国的宫本茂(或者岩田聪)。

有梦想总是好的,万一不小心实现了呢。不过仔细琢磨怒喵的目标市场,以及那尚未形成的20%高端用户群体,即便未来中国市场真如李楠预测的那样,他能企及的也仅仅是20%高端用户中的一小部分吧。无论是苹果还是任天堂都是面向广大消费群体的,而客制化本身就是超级小众的定位,大众市场永远都是它无法涉及的存在。

至于怒喵能在这20%的高端人群中获得多少青睐,就得看李楠的创意能力了。靠创意取胜或许也是李楠以任天堂作为终极目标的原因,因为在几乎所有游戏企业都在拼硬件的时候,任天堂一直都是那个靠创意取胜的独特存在。

但是,1983年《大金刚》发售时,日后成为任天堂传奇制作人的宫本茂才30出头。而今早已度过不惑之年的李楠,是否真的能够抓住年轻人的心?又是否能否把握住客制化科技产品的精髓?

毕竟李楠选择的是远比电子游戏受众更高端的客制化领域,那些成天泡在各种客制化聊天群和论坛里的用户,既然愿意花高价选择这类产品,意味着他们对产品有着超高的要求。仅从李楠这次带来的产品表现来看,虽然看上去很炫酷但仍存在很多隐忧,具体的问题已经体现在各论坛的讨论之中。

【结束语】

今天,罗永浩和李楠都在用一种类似的营销方式与过去的自己说再见。

坚持卖货的罗永浩说过,自己从不认为做直播带货或脱口秀是对过往的背叛,这只是“在继续追求梦想之前,先抽空赚些钱还债”而已;至于没有选择成为XX公司副总裁,也没有加入“复仇者联盟”的李楠,则是用那场30分钟的脱口秀向投资人交了份答卷,顺便试水一下外界的反应。他的脱口秀其实是要建立品牌“人设”并获得种子用户,营销的目标已经不再是你我。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