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在6.5亿人口的地区,滴滴和Uber“交火”

2020/9/8 11:44:00
在6.5亿人口的地区,滴滴和Uber“交火”

滴滴和Uber在中国的战役转到了拉美。

8月26日,滴滴出行宣布,8月25日七夕当天,滴滴出行全球的日订单量首次突破5000万单。

七夕助推,但同样不可忽视的是滴滴的海外业务,尤其是拉美市场。

目前,滴滴进驻的九个海外国家中,有六个就在拉美,并且滴滴还在探索要扩展更多拉美市场,更早之前,滴滴还曾收购巴西共享出行行业的领军企业99(原名“99Taxis”)。

据知情人介绍,在共享出行赛道,在全球其他市场仍在烧钱时,不少出行巨头率先在拉美实现正向现金流。

据研究公司Second Measure数据,从滴滴自2018年开始进入墨西哥以来,到2019年11月,滴滴已经占据了其运营城市中平均约30%的市场份额。与滴滴份额增长相反的是,Uber去年第三季度在拉美营收仅同比增长了2%至5.27亿美元。

拉美地区的交通拥堵,人口增长迅速,城市人口密度大,这些痛点给共享出行提供机会。滴滴和Uber同时看上拉美这块肥肉,遭遇战正在进行中。

再度交战

2020年6月,Uber在智利的网约车业务受阻后,它在圣地亚哥和瓦尔帕莱索港开通出租车服务,据悉,Uber自2018年就开始在科伊艾克进行试点。

同时,Uber也计划在巴西金融中心圣保罗推出出租车服务。而在墨西哥一些城市,当地法律不允许网约车服务,Uber也在考虑以出租车试水。

Uber墨西哥发言人对公司拓展拉美地区业务这样解释,“我们正探索不同的方式,以继续引领墨西哥和拉美其它地区城市交通的包容性”。

Atlantic Equities驻伦敦分析师James Cordwell说,Uber向出租车进军可能表明它“已经意识到需要采取因地制宜的方式,而不仅仅是在各地复制相同的模式”。他表示,对于Uber和滴滴来说,这两家公司的风险很大,它们在本国市场已经开始触及天花板。

而滴滴在与当地出租车司机间的合作上也抢占了先机。

在进入智利和哥伦比亚等地后不久,滴滴开始提供打车服务。

对于当地的出租车司机来说,选择和哪家公司合作可能要考虑到声誉问题。“我们知道滴滴在其他国家和出租车有合作。而Uber在一开始就对我们不友好”,在圣地亚哥与滴滴合作的Guillermo说。他还提到,Uber只是出于新冠疫情期间的需要才开始扩展出租车业务,但并没有承诺和出租车司机之间的长期合作。

Uber积极推行国际战略,却鲜少考虑当地规则。滴滴则采取了更加谨慎的方法,包括收购当地的乘车服务公司,吸引出租车运营商加入平台,以及与当地科技公司和监管机构建立关系。

此前,滴滴在全球展开疯狂投资,包括亚洲的Grab和Ola、美国的Lyft、欧洲的Taxify,迪拜的Careem。同样地,滴滴在拉美采取了进驻和投资并行的方式。2018年1月,滴滴全资收购了巴西共享出行行业的领军企业99(原名“99Taxis”),也使得巴西这家初创公司的估值达到了10亿美元。

自2016年拿下中国市场的控制权以来,滴滴已在巴西、墨西哥、智利、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巴拿马这六国运营。除乘车业务外,滴滴也提供类似Uber Eats的食品配送服务,同时,为了打通拉美地区司机和平台的联系,滴滴还在当地提供金融服务。现在,滴滴还准备进军阿根廷,同时招募出租车和网约车司机。

共享出行“性感”

拉美对共享出行行业来说,正成为一个充满无限机会的热土。

拉丁美洲有超6.5亿人口,其中83%的人生活在城市地区。面对庞大的人口数量,城市规划也成为巨大的挑战,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还要考虑道路、公共交通、停车场等扩张。

在大城市中,人们最头痛的问题就是找地方停车。以墨西哥城为例,它是世界上最拥堵的城市之一。在当地,人们依赖汽车上下班,2019年,福布斯的报道显示,有近500万辆登记在册的汽车,另外还有510万辆登记在附近的墨西哥州,这意味着许多居民在墨西哥城还驾驶着在其他州注册的汽车。因此,通勤者耗费在交通拥堵上的时长就能达到227个小时。

虽然墨西哥城也有庞大的地铁系统,可容纳450万乘客,但要承载约550万乘客,是世界上最拥挤的地铁之一。研究发现,它是世界上第二大最拥挤的地铁系统,在高峰时段,每平方米最多可以挤进6名乘客。而且地铁系统也没有能力运送城市的全部通勤人口,还与周边许多社区脱节。

像墨西哥城、圣保罗和波哥大这些规模较大的城市,如果不改造现有的基础设施,也很难承载更多的车辆。拥有一辆汽车通勤不是一种奢侈,而成为了一种麻烦。由于缺乏便捷高效的公共交通系统,拉美人愿意采用替代性的交通解决方案,而千禧一代又占拉丁美洲总人口的四分之一,这部分人更迅速的接受了替代的交通方式和按需服务。这对想要在当地建立出行业务的公司来说是黄金机会。

而当城市化与数字化联结在一起时,共享出行应用、共享自行车和汽车共享等在线服务就开始在当地流行起来。

据Statista的数据,拉美地区共享出行的收入预计将在2023年突破10亿美元,而这一数值在2018年是5.18亿美元。

共享出行还能为当地乘客带来安全保障,因为拉美地区并没有良好的跟踪记录,而共享出行可以提供GPS定位,开启车内音频录制,并且价格透明。此外,在巴西圣保罗等城市,共享出行服务商还提供女性专用的乘车服务。

2019年,Uber的CEO Dara Khosrowshahi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拉丁美洲是最大的乘车市场也是最佳场所之一,当地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也在吸引公司进入拉美。

而负责滴滴墨西哥和中美洲业务的Martin Mao也曾表示,“整个拉美市场和中国有很多共同点。两个国家市场发展中的人均GDP水平相同,而且大都市中拥有2000多万的人口也造就了复杂的交通环境。”

他说,滴滴拉美新同事之间对话常见的开场白就是,“哪个城市的交通拥堵最严重,北京还是波哥大?”

全球PK

拉美只是一个缩影。Uber和滴滴正在全球角逐。

Uber目前服务全球超80个国家,而滴滴在日本、澳大利亚、俄罗斯和拉美六国,总计九个海外市场开展了业务。

近期,滴滴宣布将进驻俄罗斯市场,Uber也曾在2014年进入俄罗斯市场,只不过在三年后之后就以失败告终。此前,滴滴日本于2018年在当地推服务,而Uber早于滴滴五年进入了日本市场,目前,滴滴正大力缩减服务地区,而今年7月,在Uber正式进驻东京后,其服务城市已增至12个。

2月,滴滴在澳大利亚悉尼正式推出服务,使其自2018年进入当地后,服务城市数量达到五个。而Uber早在2012年进入了澳大利亚,目前是当地最成熟的叫车平台,因为Uber进入当地市场的时间更长,在有些地区它通常是唯一的选择。

8月25日,滴滴宣布在全球化上的最新动作就是扩张到俄罗斯,也是其进军的第一个欧洲市场。但据《日经》报道,当地的保护主义态度使得在俄罗斯扩张不会是一件易事。前政府政策官员Anton Gorelkin就呼吁对滴滴采取“保护主义措施”,认为滴滴会将价格压到正常门槛之下,这将十分不利于当地的竞争环境。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高级研究员Alexander Gabuev说,“俄罗斯政府明白,竞争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数字经济的发展,但它希望确保主要是由当地企业推动的。”

而且,价格战恐怕也难攻下当地市场,俄罗斯国立高等经济大学交通经济与政策研究所所长Mikhail Blinkin解释说,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打车,价格本来就低,如果无限制压价,平台可能要来支付司机费用。

俄罗斯鞑靼斯坦共和国的首府喀山,成为滴滴进入俄罗斯的首站。据悉,滴滴希望,在年底前将业务扩展到叶卡捷琳堡、下诺夫哥罗德、莫斯科和圣彼得堡。

早在滴滴正式宣布将业务拓展到俄罗斯的半年前,就已经透露出对当地市场的兴趣。2019年底,滴滴就在俄罗斯注册了法人实体,一个月后,滴滴的投资者俄罗斯主权基金就表示,滴滴正寻求在俄罗斯扩展业务。

但滴滴并不是第一个瞄上俄罗斯共享出行市场的海外公司,Uber也曾在2014年进入俄罗斯市场,计划以低价获取市场份额,但三年后还是以失败告终,退出了俄罗斯市场,其在当地的业务全数卖给俄罗斯最大的打车服务商Yandex.Taxi。

全球战场还包括日本。2018年,滴滴和软银共同出资成立了“DiDi Mobility Japan”,也曾高调进入日本,其下载量还一度超过了本土打车软件“Japan Taxi”,但目前也开始削减业务。2020年7月,滴滴日本宣布,为了缩减成本降低亏损,将停止10个都道府县的服务,未来将只服务东京和其他13个都道府县。滴滴日本的发言人Yoshiyuki Sekiguchi解释,“我们已经停止扩张计划,专注于已有的服务地区。”

而Uber早在2013年就进入日本东京运营,只不过当时在东京注册为旅行社,平台上提供有商业注册的出租车以及持证司机的车辆,但在正式铺开市场之后,它就于2016年在监管上碰壁,平台驾驶员资格和出租车入市规则违反日本《道路运输法》。

Uber和滴滴的全球PK,才刚刚打响。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