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美团重回“增长线”背后,外卖餐饮+新业务协同效应凸显

2020/8/28 16:17:00

撰文 | 何玺
排版 | 叶媛

8月21日,美团点评公布2020年第二季度及半年度业绩报告。财报显示,美团第二季度总收入由2019年同期的22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8.9%至2020年第二季度的247亿元人民币。经营溢利于2020年第二季度增加至人民币22亿元,同比增长95.5%;经营利润率则由4.9%增至8.8%。

01

美团第二季及半年度财报要点回顾

据美团财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美团的餐饮外卖业务交易金额同比增长16.9%至人民币1088亿元。餐饮外卖日均交易笔数同比增长6.9%至24.5百万笔。每笔餐饮外卖业务订单的平均价值同比增长9.4%。餐饮外卖业务的经营溢利于2020年第二季度转为正值人民币13亿元,而2020年第一季度则为经营亏损人民币70.9百万元;经营利润率由负值0.7%转为正值8.6%。此外,餐饮外卖业务的经营溢利同比增长65.7%,经营利润率则同比增长2.7个百分点。

美团在财报中表示,其在2020年第二季度开展了多种针对C端用户的促销活动以促进餐饮外卖业务的复苏。如美团推出的“618外卖节”,与约4,000家知名餐饮商家合作,向消费者提供丰富且具吸引力的促销活动。而且美团还积极地通过针对性的促销活动提升他们对下午茶和夜宵的消费。此外,美团还通过有效的餐饮外卖会员计划,进一步加大对目标消费者群体的补贴分配比例。

商家端,今年第二季度美团外卖新上线的品牌商家数量同比增长超过110%。商家对在线流量的需求不断增加,促进了其采用美团的在线营销服务。因而,于2020年第二季度,美团的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实现了同比62.2%的快速增长。

配送端,由于美团进一步完善智能调度系统的算法及不断优化配送网络运营能力,其2020年第二季度的配送效率得以进一步提高。此外,全国各地充足的运力及有利的天气条件使我们能够相较于上个季度减少向配送骑手支付的季节性奖励金额。该等因素共同促使美团能够更好地实现同比及环比对每笔订单的配送成本的控制。

多种因素的影响,使得美团餐饮外卖业务的订单量于2020年第二季度实现正向同比增长。

到店、酒店及旅游方面,美团第二季度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3.4%至人民币45亿元。美团在第二季度也采取了多少措施提振消费者信心,如推出了“安心消费节”,劳动节促销活动、端午节促销活动及618营销节促销活动等。但由于疫情因素,消费者到店消费回复速度仍低于餐饮外卖业务。

新业务方面,美团第二季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收入同比增长22.1%至56亿元。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经营亏损由2020年第一季度的人民币14亿元扩大7.0%至2020年第二季度的人民币15亿元。经营利润率由2020年第一季度的负值32.7%改善6.8个百分点至2020年第二季度的负值25.9%。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经营亏损同比下降11.3%,而经营利润率同比改善9.8个百分点。

02

美团第二季度营收重回“增长线”背后

美团第二季业绩能重回“增长线”,主要得益于大环境下的餐饮外卖业务显著回暖,以及其对骑手成本的控制。

据美团财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其餐饮外卖分部的收入由2019年第二季度的人民币128亿元增长13.2%至2020年第二季度的人民币145亿元,其中净利润12.53亿元,同比大增65.7%,这一数字去年同期仅为7.56亿元。

美团表示,其佣金收入增长8.6%至人民币127亿元,乃由于订单量同比增加6.9%及更多交易用户订单价格提高或从品牌餐厅下单导致的平均订单金额同比增加9.4%,带来总交易额的增加。

要注意的是,美团在本季财报中特意说明,其餐饮外卖本季佣金变现率下降了0.4个百分点至13.4%。原因是由于对交易用户的补贴增加及平台上品牌商家订购比例上升。

佣金变现率下降了,但美团的营收却增加了,这是什么原因?美团在财报中解释自己佣金下降因素的同时,也对营收增加作出了间接解释。美团的说法是:由于我们进一步完善智能调度系统的算法及不断优化配送网络运营能力,我们于2020年第二季度进一步提高了配送效率。此外,全国各地充足的运力及有利的天气条件使我们能够相较于上个季度减少向配送骑手支付的季节性奖励金额。该等因素共同促使我们能够更好地实现同比及环比对每笔订单的配送成本的控制。

这句话直白说就是,我们的骑手成本降低了,所以总体业绩更好了。之所以说是间接说,是因为美团餐饮外卖的佣金主要由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配送服务费构成。需要说明的是,配送服务费是在中佣金中的占比高达80%。在骑手总成本降低的情况下,美团佣金的总收入将会大幅提升。这就是为什么美团佣金费率低了,美团反而更赚钱的原因。

上面说法还是太绕。简单来说,由于疫情原因,美团骑手队伍扩充更容易,但支出成本更小。更多的人干更多的活,但总成本降低了,美团自然就赚钱了。据了解,2020年上半年从美团平台获得收入的骑手数达到295.2万人,其中138.6万人为新增骑手。对比发现,大规模骑手的增加并没有给美团带来过多的财务负担。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美团销售成本仅仅从2019年Q2的148亿元增加到了2020年Q2的161亿元,成本仅增加了13亿元。

从本质上来说,本季美团骑手成本下降的背后是美团订单规模化效应和骑手智能调度系统技术效率提升+疫情+天气等多种因素协同叠加后产生的降本增效结果。

03

骑手成本降低的背后,美团外卖餐饮+新业务协同效应凸显

与美团骑手成本同样重要的,还有正在崛起的美团新业务。

美团在财报中表示,他们在疫情期间看到了消费者的购物行为明显地向在线迁移,同时看到传统线下服务业务加速在线化。所以美团新业务在2020年第二季度进行了快速扩张。

2020年第二季度,美团扩展了产品的多样性及SKU类别并显著扩大了其商家基础,美团的平台模式“美团闪购”实现了可观的收入同比增长。在ToC端业务中,聚焦超一线城市的美团买菜,在“APP+便民服务站”模式驱动之下,于Q2将覆盖范围从北京、深圳扩展到了广州。该季度中,这个业务线收入实现了近4倍的同比增长;专注于“准一、二线城市”的美团闪购,则通过链接线下散店组件成为线上超级便利店的显著优势,通过旗下“菜大全”等业务,在全国实现了对超过300个传统菜市场的数字化升级,发展势头相当迅猛。

除了ToC端市场外,美团的新业务还开始了向ToB端进军的步伐。这方面主要包括快驴进货(B2B餐饮供应链服务)、美团小贷以及美团收银(餐厅管理系统)等业务线。其中,快驴进货是美团为商户食材采购需求专门推出的配送业务,其优势在于通过线下、线上的销售网络,可智能预测商户对食材的需求趋势,做到智能配送,减少食材浪费;

可以看到,随着美团ToC、ToB端新业务的快速扩张,骑手队伍有了更多“用武之地”,也令骑手队伍的运营成本能够在多种业务之间进行摊薄,让每一条业务线都受益匪浅。

玺哥曾在《4000万日订单背后,美团正在撕掉“外卖”标签》一文言:“美团闪购”和“美团买菜”在疫情期间为美团贡献超50%的订单则说明,美团由“送外卖”到“送万物”的转型已取得阶段性突破。它还说明,美团的配送系统经受住了美团向“万物皆可到家”转型的考验,并在转型过程中实现了把美团送餐的高效率,成功“复制”到了“万物”品类的配送。疫情之下日订单超4000万的成绩还说明,美团以“运力”为核心,多业务协同叠加效应正在凸显。

本季美团骑手成本降低进一步说明,随着美团闪购、蔡大全、美团买菜等新业务的崛起,由美团订单规模化带来的协同效应将更为明显。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