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字节跳动蒙眼挖人,或通向莆田深渊

2020/8/26 17:05:00

编辑 | 于斌

  出品 | 于见

  众所周知,字节跳动遇到了困难。

  这个困难带来的挑战是两方面的,一边是如何在“被禁风波”这种牵扯了无数利益方相互制约的复杂局面中博求最优解,一个则要简单很多,怎么拿到满意的估值并尽快上市。

  曾被众多文章引用的一条消息是:字节跳动与机构签订了对赌协议,“据融资材料披露,若6年内未IPO,将按8%复利回购”。且有消息称,对赌的条件包含IPO时估值要达到900亿美元。

  字节跳动难撑高估值的话题,在互联网行业算不上什么新消息;头条系不断调整发力点冲击各条新赛道,并和各大巨头长期保持冲突和律师函往来,也不是什么秘密。这一切,就是为了这个高估值。

  几个月前,有外媒报道:2020年字节跳动的营收目标为2000亿元人民币。同时,也有字节跳动估值已逾1000亿美元的消息传来。

  估值这种东西,始终是有泡沫存在的。很多投资人在前几轮早就低价进场了,此时也乐意撑起估值,总体算下来仍然是赚。但要上市拿到真金白银,又想撑起泡沫保持高市值,那就一定要靠增速。

  字节跳动今年原本的估值增长,离不开其今年着重、反复、多角度强调的“全球化战略”,也就是“Tik Tok”的强劲增长。

  从年初8周年的内部信,张利东担任中国董事长而张一鸣担任全球CEO,到5月的迪士尼前高管凯文·梅耶(KevinMayer)加盟Tik Tok担任CEO。可以说在今年,全球化就是字节跳动眼中的一切。

  然而这一切正在消失。站在风口,猪可以飞起来,但逆着风谁也别想飞。在2020年这个微妙的时间点,字节跳动想全球化,但这并不能代表全球的声音。8月4日,在困难中,张一鸣发了《给中国同事的一封信》,让人读来反倒像是封《致外国友人书》。

  目前来看,剥离中国的姿态收效甚微,全球化和Tik Tok有可能不会再是字节跳动在2020年惊艳市场的增长点。几个月前,机构给出的千亿美元估值,和对赌协议上对高估值的要求,正挤压着危机中的字节跳动,必须尽快寻找到新的增长点。

  一个攻击对象是腾讯。字节跳动今年营收目标两千亿的传闻一出,不少人就给它冠上了“半个腾讯”的名儿。头条主要靠广告挣钱,这也是腾讯的老本行,再加上腾讯拿手的游戏、网文、动漫等领域,头条各个都想碰,很难说这两家不是“友商”。

  另一个攻击对象是百度。坊间早有传言,“字节跳动能做起来,早期从百度加盟的技术人才们功不可没”。不管怎么说,百度在BAT中确实以技术强著称,早些年张一鸣跑去百度抢技术人才相当勤快也是不争的事实。可以说,字节跳动的成功离不开百度,想要更成功也能自然的联想到百度。

  当然,BAT中的最后一家阿里巴巴,也不见得跟字节跳动能保持气氛融洽。虽然近日有淘宝和抖音签“百亿年框”的消息传来,但两家的合作关系是基于“抖音把流量导给淘宝卖货”的链条。这个链条随着今年短视频和直播带货赛道的持续火热,已经起了波澜,抖音正不断推出激励自己平台内店铺的各项举措。

  相比于把用户卖给淘宝,自己赚流量钱,字节跳动肯定更愿意用户直接在自己这里下单购物。前段时间,类似“字节跳动有流量就灯油有一切,用这些流量做个电商而已不在话下”的观点,也已经甚嚣尘上。

  但不管怎么说,阿里巴巴毕竟是客户,算是亦敌亦友。要找个敌人动刀,当然还是首选没什么交情可言的,腾讯和百度的盘子才是字节跳动在可能痛失全球化战略后,最觊觎的增长点。说起来,字节跳动这两年在社交和搜索上的确没少铺垫。

  实际上,字节跳动过去最成功的两款产品“今日头条”和“抖音”,本质上干的就是跟腾讯和百度抢流量的活,还是跟这两家抢地盘有熟悉的味道。而相比百度,腾讯应该更担心一些,因为两家还在游戏、在线办公、动漫网文等多个领域都可能产生摩擦。

  至于百度,需要担心的也许只有搜索了。当然,不管字节跳动渴望的新增长点在哪儿,都得是第一步定业务,第二步找人才,而且是定什么业务找哪儿的人才,因为字节跳动虽然是APP工厂,但那些都是内容APP,核心都是靠推荐算法来匹配用户和内容,做不是这个逻辑的新业务就没法用一帮“老人”继续批量组装新APP了。

  在目前这三家都把对方写进了自己竞业协议的情况下,怎么找人也很有讲究。

  或许字节跳动目前并没有确定,可能今年最终也不会确定一个像“全球化”这样all in的进攻方向,但是要挖开拓新增长点的人才,一定会首选百度。一方面是挖百度的经验足,另一方面是百度搜索业务在去年离职了一批高管。

  字节跳动做搜索已经不是新鲜事了,在搜索行业的广告中,医疗是最有利润的板块之一,是最难拿下、也是字节跳动最渴望拿下的版块之一。然而,这个版块在百度的搜索业务中已经被几度削弱了。

  此项业务在2016年遭到舆论广泛质疑后,百度在2017年2月8日宣布,将移动医疗事业部整体撤裁。李彦宏在给员工发的内部信中称,“该撤就撤,该关就关”。而2016年底,吴海峰恰好完成了过渡,从一线技术,到技术管理,再到全面掌舵了整个百度大搜的产品、生态和商业模式,他的经验和资源很有价值。

  据腾讯《一线》报道,“百度几大广告收入核心——医疗、教育、游戏、金融,除医疗外都已被字节拿下,医疗是最后的一块”,“吴海锋当时在百度接了很多医疗的内容,都是第三方的。而搜索,医疗的资源主要是医疗内容。这对字节跳动建设整个医疗的内容、算法和服务体系,很有帮助”。

  可以这样总结,字节跳动做搜索是为了营收而不是慈善,百度正在逐渐放下的医疗搜索广告,可能就是字节跳动梦寐以求的新增长点,而吴海峰被视为拿下它的重要力量。

  2019年,百度全面发力移动生态,搜索公司已渐渐成为历史。2月,百度启动了一轮轮岗迎战字节跳动,将搜索划归为沈抖接管,吴海峰转而接手凤巢。5月,百度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出现上市后首次亏损,这当然是一次失利,随后传出五名高管离职的消息,其中就有吴海峰。

  另一则消息是,失利后的吴海峰在2019年5月1日在海南注册了一家新公司,幺零贰四科技有限公司。据腾讯《一线》报道,有知情人士猜测:现在回想来看,“幺零贰四科技有限公司”中的“1024”,或许寓意“字节”,因为1KB=1024byte(字节)。

  由此看来,结合近日吴海峰带老部下加入字节跳动的消息,他早在2019年5月,就无缝衔接的完成了离开百度和投奔竞争对手字节跳动的流程。注册一个新公司先自立门户的繁琐操作,只是为了逃避竞业协议的限制和惩罚。

  提到竞业协议,这是一种企业能够合法的抵抗人才流失的方式。有一句泛滥的口号,“21世纪最缺的是人才”,但事实上,企业花费极大成本培养一名人才的回报很可能是该员工跳槽,还是带着老东家资料、资源一块走那种。

  尤其是在互联网、芯片这类强调技术的行业中,竞业协议是一项对企业极有帮助也很有必要的辅助手段。这项规则,保护的是商业社会中的每一家企业,而非某一家。规则当然往往都有漏洞,利用规则钻营漏洞,就可以绕过竞业协议,不受损失而达成效果。

  正如吴海峰先把自己的老部下带到新公司,热火朝天的开工,待到竞业协议期限结束,就可以连人带资料带业务一起被打包并入字节跳动了。这又和一年前从百度离职就带一帮老部下直接加入竞争对手,有什么区别呢。吴海峰与百度签下到竞业协议不就新同虚设了吗。

  但是,规则只是道德的底线,道德是高于规则的。而如果一个人,在面对规则时,还要想方设法钻规则漏洞,行与规则初衷背道而驰之事,就更谈不上道德了,他又能在商业世界中走多远呢?

  过去这些年,中国很多曾经名噪一时的草创企业家被集体淘汰了。正如吴晓波评论的那样:他们的共同点是缺乏对规则的尊重,忽视商业道德。一个不按规则出牌的人,能获得的超额利润,实际是在其他人愿意按规则行事的前提下,伤害这些人的利益而实现的。

  这句话放到企业间同样适用。规则包括竞业协议,保护的是规则之下的企业。如果大家都开始钻空子,规则就会形同虚设,那它还能保护谁呢?哪家企业又能赚到呢。

  字节跳动冒着风险,提供这种路径,于私可以理解为其招揽员工的一种首段,毕竟现在是在估值和增速的压力下,又面临了艰难的环境。但于公,于社会,确实是做了坏例子。字节跳动难道无人可挖吗?字节跳动强调年轻化,难道愿意看着培养出的年轻人都花落各家吗?

  况且,说回搜索和医疗广告这项业务,高调做事和高调挖人也并非一定要结合。字节跳动的增速压力,落在有违竞业协议之嫌的外来高管上,何尝不是一种风险。倘若在度过磨合期后,一切步入增长趋势时,百度的竞业协议又发挥出了威力,吴海峰无缘字节跳动,接下来的莆田医院的单子,又该怎么办呢?

  曾被腾讯起诉、被视为“互联网竞业禁止协议索赔第一案”的刘春宁,也曾是马化腾的昔日爱将与心腹,2013年加入阿里巴巴先后负责了手游、影业、音乐等相关方向的工作,2015年被深圳警方带走调查。阿里大文娱原本是被给予了厚望的版块,时至今日发展的怎么样了呢?

  况且,以负面手段打破商业规则走到一起的吴海峰等人与字节跳动之间,是否真能坦诚相待呢。如果不能,吴海峰等人是否也会在走马上任之时,就准备好自己某一天被榨干取尽后的退路呢?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同样适用于商业,人才还是要靠自己抓。字节跳动是一家跑得很快的公司,也很受资本追捧,但追捧和支配可自古都是一家。金钱买不下所有,切莫用资本的思维看待组织和人才。

  蒙眼挖人的危害字节跳动当然清楚,如何实施这件事,体现的是字节跳动在利弊之间会如何权衡。种种环境和迹象表明,字节跳动绕过竞业协议的挖人动作,更多是出于短期内商业利益的推助,是对对赌、估值、增速这些关键词的屈从。

  但长期来看,这会是企业走向“伟大”的捷径吗?怕是张一鸣自己心中也有答案。挖走百度旧将,打通走向莆田的深渊,其实并不应该是这家“正当年”企业最好的选择。

  字节跳动是遇到了困难,但如今应对危机的举措是否合理,已经引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更有消息传出资本在此时关于Tik Tok的意见或让张一鸣“孤立无援”;转移矛盾或继续需求增长的方面,是否应该多做思考,亲近规则避免激进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于见

    总访问量:4118356
    全部文章:1156
中央国际广播电台《新财富时间》连线嘉宾,江苏电视台财经评论嘉宾,国家域名注册服务监督员,美国格理集团专家,美国格尔曼集团专家,《中国经营报》、《证券日报》、《人民网》、《法治周末》、《南方都市报》、《每日经济新闻》、《新京报》等媒体采访嘉宾,研究方向:互联网、通信、手机、家电、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