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拉卡拉金融科技业务上半年增长474%,关联小贷公司“霸占”广州两法院?

2020/8/22 17:56:00

作者 | IPO君 来源 | 新经济IPO

近日,拉卡拉公布了2020年半年度报告。半年报显示,拉卡拉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5.06亿元,同比增长0.3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36亿元,同比增长18.99%,每股收益0.54元,同比增长10.2%,实现经营性净现金流5.06亿元。

半年报显示,上半年业 务发展势头良好,在金融科技业务大幅增长的带动下,金融科技、电商科技和信息科技整体收入3.2亿元,同比增长了109.36%。

三大科技业务板块中,金融科技业务增长最为亮眼,上半年金融科技业务实现营收1.99亿元,较去年上半年3467万元增长474%,主要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公司去年底全资设立的广州拉卡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年初设立的广州拉卡拉普惠融资担保公司,为外部合作的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赋能,同时为小微商户提供增值金融服务,报告期内实现收入8022万元。二是公司有效整合去年底收购的大树保险经纪公司,与中国人保、中国太保等60余家财险、寿险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报告期内保险经纪费收入9105万,较2019年保险经纪费规模提升1.7倍。

此外,拉卡拉半年报还披露了关联交易情况。拉卡拉分别向北京拉卡拉小贷(小贷公司)、广州拉卡拉小贷(网络小贷)、重庆拉卡拉小贷(网络小贷)发生的管来交易额分别为0.61万元、45.8万元、0.29万元。

据此计算,三家小贷公司本期发生额共46.7万元,较上年同期发生额1811.8万元减少97%。

新经济IPO注意到,虽然拉卡拉与北京拉卡拉小贷(小贷公司)、广州拉卡拉小贷(网络小贷)发生的关联交易金额大幅减少,但两家小贷公司在今年的涉案信息却出现暴增,尤其3月份两家公司的涉案信息分别高达16183件和11031件。

查询涉及两家小贷公司的裁判文书发现,多为2016年、2017年的贷款合同,由于借款人逾期不还款,两家小贷公司将借款人告上法庭,并主张按照年化24%的利息偿还借款本息。其中,拉卡拉广州网络小贷主要通过广州互联网法院和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起诉借款人,而拉卡拉北京小贷公司却主要通过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起诉借款人。

注册地在北京的北京拉卡拉网络小贷公司为何要在广州市起诉借款人呢?或许,我们从两家小贷公司暴增的涉案信息中能猜测一二。由于北京拉卡拉小贷和广州拉卡拉小贷出现大量逾期,为了催促借款人还款,两家小贷公司采取批量起诉借款人的方式催收(法律催收)。

至于北京拉卡拉小贷为何不通过北京广州地区起诉或许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广州地区法院更支持北京拉卡拉小贷这样批量起诉。二是北京拉卡拉小贷涉嫌“砍头息”不被北京地区法院支持。

新经济IPO注意到,大量涉及北京拉卡拉小贷的裁判文书显示,北京拉卡拉小贷与借款人签订的合同金额与实际借款交付金额相差较大。

1)《北京拉卡拉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与孔石桂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

法院(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查明,2016年2月23日,原告(贷款人)与被告(借款人)签订《易分期业务贷款合同(B版)》。借款约定:借款金额30000元;借款期限12个月;还款方式:按月等额还本及支付分期手续费。但借款交付的情况为,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出具的《广东银联交易确认函》证实2016年2月24日转账25800元给被告(借款人)。

2)《北京拉卡拉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与刘新华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

法院(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查明,2016年6月8日,原告(贷款人)与被告(借款人)签订《易分期业务贷款合同(B版)》。借款约定:借款金额18000元;借款期限12个月;还款方式:按月等额还本及支付分期手续费。但借款交付的情况为,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出具的《广东银联交易确认函》证实2016年6月8日转账15480元给被告(借款人)。

据此计算,上述两个案件中北京拉卡拉小贷涉嫌收取“砍头息”的比例均为14%。

新经济IPO注意到,拉卡拉半年报显示,关联企业“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本期未与拉卡拉发生关联交易,上期发生额为3.18万元。

虽然本期未接受考拉征信服务,但拉卡拉作为出房屋租赁出租房,本期从考拉征信收取租赁收入3.29万元。

从拉卡拉半年报不难发现,拉卡拉与考拉征信关系紧密。然而,去年底央视曝光考拉征信非法缓存公民信息获利3800万,拉卡拉却极力撇清与考拉征信的关联关系。

据央视网去年底报道,近日江苏淮安警方依法打击了7家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公司,涉嫌非法缓存公民个人信息1亿多条,其中,拉卡拉支付旗下的考拉征信涉嫌非法提供身份证返照查询9800多万次,获利3800万元。警方已将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及北京黑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销售、技术等20余名涉案人员抓获。

针对央视报道拉卡拉旗下考拉征信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一事,拉卡拉官方表示,在公司的股权、投票权方面,考拉征信母公司考拉昆仑公司规定决议应由代表公司全体股东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表决同意通过,但拉卡拉对考拉昆仑持股比例为32.4%,不足以对考拉昆仑股东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

在法律层面,考拉征信、考拉昆仑均为独立法人,公司对考拉昆仑的出资义务已经完成,考拉昆仑对考拉征信的出资义务也已经完成。考拉征信独立承担刑事、民事法律责任。

虽然拉卡拉极力否认实控考拉征信,但两家公司关系盘根错节却是事实。公开信息显示,考拉征信董事长戴启军是拉卡拉元老联合创始人、常务副总裁葛伟平2012年起担任拉卡拉副总裁,2014年作为股东代表参与组建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执行董事、经理邹铁山曾担任拉卡拉华东区总经理;监事黄燚则曾经担任拉卡拉便利支付事业部副总经理。

最终考拉征信独立承担法律责任,拉卡拉也逐渐平息了这场风波,但其品牌形象却因此一落千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