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八佰》点映大卖1500万元,华谊兄弟能否扭亏为盈?

2020/8/16 21:39:00

   编辑 | 于斌

  出品 | 于见

  近日,管虎导演的《八佰》举行了第一轮点映,首日大卖近1500万。据业内分析,该片未来票房有望突破10亿元。

  随着《八佰》的首映,沉寂已久的华谊兄弟再次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不同于观众对影片内容的好奇,二级市场关注的问题乃是,连续亏损2年、账面上仅剩下2.68亿元的华谊兄弟,还能够支撑多久?

  作为曾经的“电影第一股”,华谊兄弟经历过“三马入股”的高光时刻,市值一度逼近千亿。但由于盲目的多元化发展,又沦落到连续巨亏、濒临退市的境地。在公司两年亏掉50亿元之后,王中军被迫卖出自己的豪宅与名画来应对债务危机。

  据了解,影片中,八百壮士在经历了四天四夜的殊死搏斗后,终究未能守住上海。考虑到新冠疫情的实际情况与《八佰》的巨额投资,10亿元的票房未必能给华谊带来多少利润。如今,华谊也在积极运作定向增发以求获得23亿元的现金支持。华谊兄弟最终的命运,恐怕还是要由资本来决定。

  高光时刻中国电影第一股

  提到影视传媒公司上市公司,相信大多数投资者首先想到的就是华谊兄弟。作为曾经的“中国电影第一股”,华谊兄弟最早是从事广告业务。在投资冯小刚电影之后,华谊逐渐在影视圈站稳脚跟。在此此后,华谊兄弟全面进入到影视剧制作与发行、艺人经纪及娱乐营销等领域,并于2005年组建了华谊兄弟集团。

  2009年9月,华谊兄弟IPO申请顺利过会,成为创业板首批上市的28家企业之一,股票代码为300027。

  彼时的华谊兄弟旗下明星云集,乃是毫无争议的行业一哥。一面是李冰冰、范冰冰、周迅、黄晓明等明星艺人,一面是冯小刚、赵宝刚、管虎等实力导演,华谊兄弟利用“大导演+大明星”的打法,扛起国内影视公司第一梯队的大旗,并连续多年蝉联国内票房冠军。与此同时,市场上到处传说着王中军这一娱乐大亨的传奇故事。

  最终,华谊兄弟IPO的融资规模到达12亿元,比原定的6亿元融资计划高出整整一倍。与投资者对电影行业的看好不同,王中军却认为,电影市场的变化太多,专注于电影一项业务,很容易让华谊陷入被动状态。

  有了资本的加持,华谊兄弟开始在游戏、文化地产等领域全面布局,打造“东方迪士尼”已经成为王中军的最新目标。2014年,王中军正式提出“去电影化”新战略,华谊兄弟开始从倚重电影向影视娱乐、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产业投资四大业务板块平衡发展加速转型。

  2014年11月,阿里、腾讯、平安资管以24.83元每股的价格,参与华谊兄弟的定向增发。据称,定增方案原本只是为马云和马化腾准备,马明哲在一次饭局上知道此事之后,硬是从二马手中抢到了部分股份。

  本次增发,华谊兄弟共募集资金36亿元。此后,华谊开始在实景娱乐板块与互联网娱乐领域加大投入。据了解,华谊兄弟在海南海口投资的首个电影小镇项目好在高达55亿元,并提出要于2016年底前在海南、成都和北京等地建成20个小镇。

  华谊兄弟的高调不仅在产业投资上面,董事长王中军在拍卖领域同样出手惊人。2014年11月,王中军以3.77亿元价格在美国拍下梵高的《雏菊与罂粟花》,并送给马云这一“时间最长的朋友”先挂一年。

  2015年6月,创业板牛市来临,边看电影边买影视股成为白领人士最时尚的生活方式。明星股华谊兄弟更是在6月12日创下32.13元的历史高点,市值接近900亿元,千亿市值指日可待。谁都没有想到是得是,在“三马入股”、“东方迪士尼”、“影视第一股”等光环笼罩下的华谊兄弟,正演绎着一场盛极而衰的悲剧,开始了惨烈了戴维斯双杀。

  商誉压顶市值缩水90%

  实际上,过度多元化的扩张,让华谊兄弟进到许多陌生领域,除了投资掌阅科技带来的丰厚回报之外,华谊兄弟后期的投资多未到达预期成效。过度的精力分散,也让华谊在电影领域的专注度大打折扣。

  实际上,早在2014年,也就是公司东方迪士尼战略初具轮廓之时,华谊兄弟的电影大本营却危机出现。华谊“去电影化”战略的实施,导致了众多艺人的出走与独立。

  这一年,华谊兄弟整体票房收入为20亿元,较上一年同期下滑10亿元,多年的票房冠军宝座被光线传媒夺走。只是借助于减持掌阅科技的股票的投资收益,华谊兄弟表面业绩仍旧维持着增长。但仅仅在一年之后,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就爆出了4000万元的亏损。

  为了应对明星艺人出走带给公司的困扰,华谊此后采用高溢价收购明星合作公司来捆绑艺人、导演资源资源。这一举措不仅让华谊身负利益输送的质疑,也为日后的商誉暴雷埋下了伏笔。

  2015年11月,华谊兄弟按照15亿元的估值,出资10.5亿元收购了冯小刚刚刚成立2个月的东阳美拉70%的份。资料显示,当时的东阳美拉总资产1.36万元,负债1.91万元,净资产为-5500元。

  如此夸张的高溢价收购,让华谊的商誉资产迅速飙升。数据显示,2012年-2015年,华谊兄弟商誉价值分别为3269万元、3.54亿元、14.86亿元和35.7亿元,四年之内增长超过35亿元。

  2018-2019年,华谊兄弟商誉减值超过24亿元,占据着总亏损金额的一半。公司通过绑定艺人来维持业绩的方式并没有走通,并深深陷入亏损的泥潭。

  2018年,崔永元曝光娱乐圈的阴阳合同,华谊兄弟重金投资的《手机2》被无限期停档。与此同时,长期为华谊贡献着投资收益的掌趣科技股票,也在前一年被清仓出售。

  失去了掌趣科技这一多年可以美化财报的非经营性收益主要来源之后,华谊兄弟账面终于在2018年首现亏损,而且一亏就是10.93亿元。就在投资者惊魂未定之时,华谊兄弟又在2019年爆出了39.6亿元的巨亏。

  在公司深陷亏损泥潭的同时,华谊兄弟还背负上了巨额的债务,东方迪士尼的梦想最终渐行渐远。2019年4月2日,华谊兄弟股价最低跌至3.21元,市值跌破90亿元,缩水超过90%。

  新冠疫情,屋路偏逢连夜雨

  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华谊兄弟影视娱乐、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等三大业务板块营收悉数下滑,公司主营业务同比下滑高达43.81%。

  与此同时,公司有息负债开始大幅增加。其中,公司短期借款由1.92亿元增加至20.87亿元,增幅超过10倍。

  负债金额的大幅增加,让华谊兄弟背负上沉重的财务压力。2017年-2019年,华谊兄弟连续三年利息支出超过3亿元,对其业绩表现形成了很大的拖累。此外,公司流动比率、速冻比率等短期偿债指标不断恶化,流动性压力不断增加。

  新冠疫情的不期而至,让华谊兄弟的局面更加雪上加霜。最新财报数据显示,华谊兄弟营业收入2.29亿元,同比下降61.3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3亿元,同比下降52.64%。与此同时,华谊兄弟账面现金仅剩下2.68元,但公司短期借款仍高达20.75亿元。公司流动比率仅为0.62倍,速冻比率近为0.11倍,偿债风险可想而知。

  面对着公司的偿债压力,王中军公开表示正通过卖画、卖房的方式来筹措资金。此外,公司在7月3日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向阿里影业、腾讯计算机等8名对象发行不超过8.24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

  《八佰》的上映,是否能化解华谊兄弟的燃眉之急?

  据了解,《八佰》的制造成本高达5亿元。按照业内专业人士的估计,10亿元票房只能保证华谊收回投资成本,15亿元票房才能确保华谊兄弟实现盈利。因此,目前《八佰》10亿元的票房,对华谊而言并非利好消息。

  然而,在《八佰》定档的消息公布以后,华谊兄弟股价持续上涨,累计涨幅已经超过30%。显然,投资者对这部疫情解封后的首部大片充满期待。但在华谊债务危机及亏损现状真正化解之前,盲目的追高似乎并不明智。显然,华谊兄弟想要在2020年扭亏为盈,并不能只依赖一部《八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于见

    总访问量:4117403
    全部文章:1150
中央国际广播电台《新财富时间》连线嘉宾,江苏电视台财经评论嘉宾,国家域名注册服务监督员,美国格理集团专家,美国格尔曼集团专家,《中国经营报》、《证券日报》、《人民网》、《法治周末》、《南方都市报》、《每日经济新闻》、《新京报》等媒体采访嘉宾,研究方向:互联网、通信、手机、家电、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