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4000万日订单背后,美团正在撕掉“外卖”标签

2020/8/14 11:32:00

美团外卖正在撕掉“外卖”标签。

美团外卖日前宣布,其平台订单量在8月8日突破4000万,再创新高。

01

疫情突围,美团加速拓展“新业务”

受疫情影响,2020年的餐饮、外卖日子很不好过。

餐饮领域,大型连锁餐饮如西贝筱面村、海底捞、九毛九、肯德基、麦当劳、大家乐等均遭遇困境。外卖方面,美团、饿了么日子都不好过。

据美团5月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1-3月,美团营业收入168亿元,同比减少12.6,经营亏损17亿元,同比扩大31.6%。经调整后净亏损2.2亿元,同比降低79.4%。美团业绩下滑主要受外卖订单及佣金收入的影响:财报显示,美团餐饮外卖第一季度收入95亿元,同比减少11.4%,订单量同比减少17.3%。佣金方面,本季美团餐饮外卖交易金额为715亿元,佣金收入86亿元,佣金率为12%。2019来了同期,美团餐饮外卖交易金额为756亿元,佣金收入99亿元,佣金率为13%。

对比发现,美团外卖一季度营收、佣金都下降了不少。对疫情可能造成的影响,美团早就在2019全年业界报告中做了预估,但其受疫情的一下来了个还是超出了预期。

面对严峻的经营状况,美团很早就开始了突围自救。从3月开始,美团一方面开始进一步强化其核心的骑手“运力”,通过扩展骑手队伍,把配送范围扩大到全国2800多个县级以上城市,并通过大数据、调度算法的升级实现“全域柔性调度”;另一方面,美团开始向“万物皆可到家”方向发力,并尝试把过去相对单一的餐饮配送向数码、常用药品、文具、书籍、鲜花、生鲜、甚至日用百货等品类延伸。至此,美团开始从“送外卖”向“送万物”挺进。

02

4000万日订单背后,美团正在撕掉“外卖”标签

在3月开始从“送外卖”向“送万物”挺进后,美团就开始加大对“美团闪购”、“美团买菜”等新业务的推进力度。

美团闪购是美团于2018年7月推出的基于消费者对超市便利、生鲜果蔬、鲜花绿植等品类即时性配送需求的新业务。该业务第一入口是美团平台,与美团外卖共享同一配送网络,并有针对性地做配送的升级和配置。数据显示,美团闪购现有53万活跃骑手和智能调度系统,可为商家提供较为成熟的分级配送体系和拣货方案。除此之外,美团还拥有基于LBS的生活消费全景数据,可以为商家提供精细化运营。玺哥从美团闪购官方了解到,截止2020年8月,美团闪购配送品类已从开始的超市便利、生鲜果蔬、鲜花绿植扩展到果蔬生鲜、健康护理、服饰鞋帽、美妆、日用百货、母婴等8个类目。并和家乐福、7-11、名创优品、叮当快药、海澜之家等品牌商家达成了合作。

还记得今年4月美团配送华为P40手机的新闻吗?今年4月8日,有用户通过美团外卖平台上的"易联讯达华为授权体验店"成功下单购买华为P40新机,28分钟后,美团骑手将P40新机送到了用户手上。那个急速送货的平台,就是美团闪购。

美团买菜是美团小象事业部于2019年初推出的一项生鲜零售业务。美团买菜采用“APP端+便民服务站”模式。服务范围内的社区居民可以通过手机APP下单选购食材,美团买菜将通过在社区设立的集仓储、分拣、配送于一体的便民服务站,为社区居民送菜到家。据了解,美团买菜目前已在北京、上海、武汉上线,并开设线下便民服务站。

自美团年初开始加大对“美团闪购”、“美团买菜”的推广力度后,“美团闪购”和“美团买菜”就开始加速发展,并取得了长足发展。据媒体报道,此次美团外卖日订单能过4000万,“美团闪购”和“美团买菜”贡献巨大,两者的订单量超过总订单的50%。

玺哥认为,由“送外卖”向“送万物”挺进一直都是美团的梦想。此次疫情,对美团来说其实是一大契机,加速了美团由“送外卖”向“送万物”的行进速度。

说美团外卖正在撕掉“外卖”标签的另一个依据是美团财报。据美团发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财报显示,2019年美团全年实现营收975.29亿元,同比增长49.5%,且首次实现了全年盈利。美团2019能盈利的关键并非外卖,而是到店、酒旅业务。数据显示,美团2019年到店、酒旅业务毛利率高达88.6%,毛利约197亿,高出外卖、新业务总和近70亿。也就是说,从利润角度来看,外卖早已不是美团的“主业”。

订单、利润更多来自到店、酒旅、美团闪购、美团买菜的美团,正在撕掉“外卖”标签。

03

撕掉“外卖”标签的美团更值得期待

日订单超4000万对美团来说具有多重意义。第一个意义是,它意味着美团已从疫情困境中走了出来,第二个意义是,它说明美团由“送外卖”到“送万物”的转型已取得阶段性突破。

上半年的美团过得并不容易。如前所言,疫情打破了美团和商家的平衡,也激化了美团和商家的矛盾。以上半年的美团为例,由于线下餐饮商家日子难过,纷纷对美团佣金表示不满。今年4月,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在其官方微博、公众号等渠道发文《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称陆续收到数百家餐饮企业针对美团外卖的投诉,要求美团外卖降低抽佣比例和取消独家合作。此外,四川、重庆、云南、山东等地的多个行业协会也致信美团,呼吁降低佣金。

所以,日订单超4000万对美团来说具有关键指标的意义,它不仅表示美团已从疫情困境中走出来了,还取得了新的增长。要知道,美团从2000万日单到3000万日单共用了14个月,此次从3000万日单到4000万日单,美团共用了约1年的时间。比较来看,美团日订单增速是在上升的。疫情之下,这个增长更是显得不简单。

玺哥曾在《美团离综合电商平台还有多远?》一文曾言:相比商品品类、供应链、支付能用户容易感知的基础设施,用户习惯及心智的改变更为困难。美团想要成为一个综合性电商平台,除了要继续完善基础设施,更要加强对用户购物习惯、心智的教育引导。如果不能改变用户的购物习惯和心智,美团想要成为一个综合性电商平台会很难。

而“美团闪购”和“美团买菜”在疫情期间为美团贡献超50%的订单则说明,美团由“送外卖”到“送万物”的转型已取得阶段性突破。它还说明,美团的配送系统经受住了美团向“万物皆可到家”转型的考验,并在转型过程中实现了把美团送餐的高效率,成功“复制”到了“万物”品类的配送。疫情之下日订单超4000万的成绩还说明,美团以“运力”为核心,多业务协同叠加效应正在凸显。

撕掉“外卖”标签,并把“运力”成功复制到多行业的美团,正给市场带去更多的想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