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美国年轻人不“答应”Tik Tok禁令,但没什么卵用

2020/8/4 9:38:00

GIF

作者 | 吴小琼

字节跳动经历了一个史无前例悲壮的周末,美国地区Tik Tok业务被强制卖给微软正在成为这个故事的终局。

GIF

Tik Tok为什么被“禁”?

据外媒,特朗普的顾问团里偏保守的人认为,美国禁止TikTok和其他中国人拥有的应用程序可能为不那么自由和开放的互联网树立危险的先例,结果是将令美国当地商业届和企业家的不安全感增加。

虽然特朗普给出的理由是“美国国家安全”,但是至今为止仍然没有给出任何关于TikTok侵犯美国国家安全的证据。特朗普政府仍然下达了禁止TikTok的命令并得到大多数政客支持,理由万剑归一:美国当局不信任中国能经营一家跨国科技公司。即使Tik Tok从数据层面已经证明,它用很短时间长成一家全球企业该有的样子,且被脸书、迪士尼等列为头号竞争对手。拥有几乎与Facebook同样的用户规模,且超出任何国际互联网产品的用户增长速度和用户时长。在新冠之前,Tik Tok因其惊人的流行速度一直被西方媒体称之为“病毒”。



TikTok先后被印度、美国封禁,是大国政治较量的大时代映射到普通人生活的少有事件。这次事件的过程和最终结果是要被写进世界历史的。在这个事件中,字节跳动、微软、美国政客、中国官方等事实和态度已经被报道过很多,在此不赘述了。而真正受到影响是数千万TikTokers和Tik Tok的美国用户,这些用户中超过80%是Z时代年轻人。他们的态度更加真实接地气,与政治无关,只关乎普通人的生计、表达、社交和快乐。

7月初,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告诉福克斯新闻,中美关系日益紧张以及印度禁止包括TikTok在内的50多种中国应用程序后,美国正在考虑禁止TikTok。并且特别强调了这个政令将在几周而不是几个月内发布。10天前的6月20日,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举行竞选集会,被一个只有几十万粉丝的TikTok博主号召几万网友故意去申请现场名额然后集体现场不出现放了“鸽子”,这严重捣乱了特朗普的竞选活动。

TikTok年轻博主还发起了民意运动,目的是评估特朗普先生在Google问题上的业务能力,他们向特朗普支持者发送垃圾邮件,并通过收集他们从未打算购买的购物车物品来破坏特朗普竞选活动的电子商务商店。

16岁的Ellie Zeiler在TikTok上拥有630万粉丝,她说特朗普威胁要禁止该应用程序,只会导致更多年轻人不给他投票。“我认为很多人以前就不喜欢特朗普,这只能让人们更加不喜欢他”。

上个周日,九名美国人气TikToker联合5400万粉丝,发表了一封公开信给特朗普,公开信这样写 :TikTok实现了Facebook和Instagram等从未实现过的社交互动,我们这一代人已经在互联网上成长,但是我们对互联网的憧憬却要强加在中美关系这个大命题上。为什么不以此为契机进行一场公平竞争呢?



TikTok上最受欢迎的两种内容是舞蹈视频和喜剧短视频,在巨大的流量面前,还有两件事:1、TikTok已成为全球娱乐行业的风向标,流行音乐和新的明星正诞生此处;2、总统大选临近,Tik Tok正快速取代Facebook及旗下社交产品,成为Z世代活动家和有政治思想的美国年轻人的信息和组织中心,更要命的是,它的传播速度和广度远远超过其他应用。

看得出,相比较华为,特朗普与Tik Tok的私仇更甚,一方面他正在通过禁止Tik Tok达到遏制中国的目的,讨好反华选民以及之前被指干扰美国大选将特朗普送上总统宝座的Facebook等美巨头;另一方面,也惩罚了那些叛逆的美国年轻人。

GIF

美国Z时代的愤怒该导向何处?

《纽约时报》在8月3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美国这一代孩子是被中国互联网应用滋养长大,那美国在全球技术中的意义将会是什么?

这是除美国总统大选、中美关系、数据安全的大时代命题下,提出的唯一具有“人味”的问题,它关乎美国下一代是否还能一直傲娇下去。细品,这问题还带有当代美国人中年人强烈的傲慢,以及对全球化最终必将削弱美国的悲观底色。



在大人们为国际政治和公司前景担忧时,成千上万的Tik Tokers正在用真实的悲伤和泪水向他们的粉丝们进行告别仪式:有人开始在Instagram,YouTube和Triller等应用程序上筑新巢,有人表示永远不会离开,有人则尝试在最后时刻重新上传之前因审核问题未被通过的视频内容,准备为出名最后一搏。

微软向白宫的陈述里提到了接手TikTok可以为美国带来新一批就业岗位,不假,但是这一波动荡却导致很多直接或间接依赖TikTok谋生的美国年轻人失去工作和收入来源。

以娱乐行业为例,美国娱乐行业刚刚完全围绕TikTok进行了重新定位,如今又将面临更多不确定性。在音乐行业,TikTok重写了流行音乐排行榜的排名机制,成为唱片公司和青年歌手推广自己歌曲的首要渠道。TikTok也是American Eagle,Chipotle等主要品牌花费数百万美元吸引Z世代代消费者的地方。

“我们正在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美国专门运营Tik Tok的网红经纪人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因为Tik Tok火爆,美国的明星经纪行业已经接受了最大程度的重新排序,大量培养有潜力且年轻的Tik Toker的经纪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因为培养网红比明星更速成且更容易变现,在禁令之前,这些经纪公司最大程度的签约了大批年轻人,而这些年轻人对成为网红的认知里只有Tik Tok,如今从公司到这些新人都面临刚就业即失业的现实暴击。

GIF

Tik Tok的众多模仿者们正摩拳擦掌

愤怒归愤怒,大部分Tik Toker们还是需要马不停蹄的找到Tik Tok的代替者,以降低他们的损失,毕竟“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全球通用。

这个情况看看印度就知道了。6月29日,印度政府宣布封禁中国50多款应用程序后,TikTok的山寨产品Mitron迅速走红,声称一个月下载量超过2500万次,而另一款山寨短视频应用Chingari也宣布其在Play Store上的下载量也超过了1500万次。且Mitron已经获得了约200万美元的A轮融资,目前两款应用每周保持数百万的新增用户。

Facebook在7月白宫发布警告后宣布将于8月推出Tik Tok的模仿产品Instagram Reels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Instagram还向TikTok创作者提供数十万美元的签约金,用来在Reels上创建新视频内容。这是脸书第二次向Tik Tok宣战,上次是2018年11月推出的短视频应用Lasso ,推出不久,Lasso 的安装次数为42万次,而同期TikTok 在中国境外的安装次数则高达6.4 亿次,最终以失败告终。



上周三,功能与TikTok类似的应用程序Triller宣布已聘请18岁的TikTok明星Josh Richards担任该平台的首席战略官,并成功地吸引了Richards以及另外两名TikTok排名靠前的网红Griffin Johnson加入,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20岁。

Clash是由前Vine明星Brendon McNerney创建的新的简短视频应用程序,几乎是在上周五白宫封禁消息发布同时该产品上架,并在周六推高了该程序在应用商店的排名。另外两个短视频应用Byte和Dubsmash也开始积极招募TikTok明星。

老对手和新对手齐齐来袭,而印度、美国只是全球市场阻力的开端,其他市场跟风迹象已经显露。字节跳动的全球功课远不止“政务”那么简单,龙门一跃还是就此沉寂,这是有史以来中国本土互联网公司全球化面临的最大考验。

中年人忙着表达,年轻人还只会愤怒,能救Tik Tok的只有字节跳动自己啊。

End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