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放下千万生意,钓获百斤大鱼,3亿人次围观他在优酷钓鱼

2020/7/22 16:33:00

文/陈纪英

普京,奥巴马,姚明,易烊千玺,王健林——这些年龄各异,行业不一的名人,却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钓鱼。

钓鱼,温和又耐心的水上狩猎——保留了征服的乐趣和未知的刺激,又摈弃了陆地打猎的血腥和残暴,门槛更低,一根钓竿,几袋鱼饵,些许时间,足矣。

在中国,每年钓鱼次数超过4次的钓鱼爱好者,超过了1.2亿人。

多数人,仅仅把钓鱼作为奢侈的业余乐趣,他们在下班后、在周末,在每一个节假日里,挤出时间掂起钓竿。

金钱,精力,成为了大多数爱好者All in钓鱼的障碍——要么有钱没闲,要么有闲没钱。

李大毛是钓友中少有的例外,今年57岁的李大毛,方脸平头,晒得黝黑,一年有二三百天时间,他游荡在全国各地钓鱼,有时候在人工的水库里,更多时候在河流里,在湖泊里,在人流罕见的旷野里。

过去六年,他抛下了烟火生活和生意资产,把儿时养成的终生爱好,任性变成了人生的主业——2014年,他开始All in钓鱼节目《游钓中国》,一边钓鱼一边录节目。

把钓鱼当业余爱好的过亿钓友,以及把钓鱼当主业的李大毛们,又在“云端”相遇。

钓友们涌入视频、直播里“云钓鱼”,一些专业的钓鱼节目和频道开始上线。

在优酷钓鱼频道,李大毛操刀的《游钓中国》已连续播放五年,累计播放量两三个亿,这个节目和他个人的优酷号粉丝持续暴涨,如今李大毛已经跻身中国第一钓鱼网红。

淹没在人流和车流里的钓友们,围观着李大毛的视频和直播,弥补远离河流的缺憾。

抉 择

从决心全职钓鱼,着手转让12年的餐饮生意,到出远门钓鱼,李大毛就花了10天时间。

那10天里,他几乎每天都要打十几个电话,500万装修的上千平方的茶餐厅,50万就转让了,员工也都安顿给交接人。

“很少有人像我这么疯”,李大毛说。

他记得很清楚,离家那天是2014年8月10日,恰逢农历中元节,俗称鬼节,民间忌讳颇多。

依依不舍的家人,也以此为借口,劝他缓缓几天再出门。

李大毛没当回事儿,“我说走,怎么不走?!很多事情都是,走了也就走了。”

对于时年51岁的李大毛来说,与其说陡然而至的突变,更像是一场迟到几十年的赴约。

李大毛小时候就跟着父亲钓鱼。

一家四口人,父母只有三四十块工资,还要赡养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钓到的鱼也不舍得吃,偷偷卖了,一盆8毛,换回来更充饥的粮食填肚子。

原本艰辛的谋生之道,却让李大毛感受到了无穷趣味——钓鱼像是一场无法戒除的上瘾性游戏,是贫瘠生活里让人心满意足的奖赏。

接下来几十年,李大毛的人生汇入浩浩荡荡的社会洪流,当过钢铁厂工人,卖过汽车,开过饭店,却始终放不下钓鱼。

他开始拜国家钓鱼大师化绍新为师。技术学成以后,只要国内有比赛,他一定去参加,坐火车,坐飞机,后来自己开车,一年一两百天在外钓鱼和比赛,连续拿了很多场钓鱼比赛的冠军、亚军等名次。

到了2002年,李大毛的钓鱼水平刚至巅峰,“去比赛没有不拿名次的”,他也成为了官方评定的国家钓鱼大师。

就在此时,女儿降生了,李大毛意识到,他应该放下钓竿,回归家庭,承担起为人子、为人父、为人夫的责任了,“巅峰时刻,我一下就可以收住手,也是很难得的”。

从2002年到2014年12年间,李大毛很少出去钓鱼去比赛,一门心思做生意,“奋斗了12年,家里面够吃够喝了”,自觉家庭责任完成,李大毛又坐不住了。

能否把钓鱼从爱好变为可以终生AIl in的主业?

考虑到很多钓友没有时间钓鱼,也没有时间专门学习钓鱼,于是,拍摄一部钓鱼类节目的想法,诞生了,这是《游钓中国》的缘起。

他终于可以执竿走天涯了。

尽管已经过上儿时就朝思暮想的游钓生活,但有时候,李大毛也觉得亏欠家人。

2017年,他正在银川钓鱼,接到母亲病重的消息,连夜开车回家,把母亲送到北京的医院,陪床一个多月,母亲离开了,直到现在,李大毛也没有完全“走出来”。

如今,老父亲也有80多岁,“为人子为人父,我没有陪好我的孩子,没有照顾好我的老人,我只在外面拍片子,一聊到这些东西我心里就非常难受。”

即便心中有憾,李大毛人生无悔。

母亲在世时,说人生像酿酒一样,有的人喝一辈子苦酒,有的人酿美酒喝得就是美酒。

“可能我这辈子酿的是美酒,我喝的都是美酒”——人生最好的礼物,也许就是所做即所爱,所做即所长,这不仅是命运的馈赠,也是勇气和坚持的果实。

大 鱼

每个钓鱼人心里,都有一个大鱼梦。

在海明威的《老人与海》里,老渔民圣地亚哥在海上漂浮了84天,就是为了钓上一条大鱼。

李大毛也有过这样的激动时刻。

那是2018年6月,河南信阳,他钓到一条150斤重的大青鱼。

青鱼拼命打挺,试图挣脱,绷紧的钓线和钓竿如同满弓,“它走我就放线,它停我就拉线”。

身高一米八多、又黑又壮的李大毛,和它“肉搏”、“拼命”了一个多小时,才“收服”了这条大鱼。

抱着鱼合影完毕后,李大毛拍拍鱼鳍问,“是不是想走了,想回家?”,然后放走了它。

青鱼摇头摆尾,沉入水面之下。

游走于湖泊河川,他见过很多种珍惜鱼类,贵州的老鼠鱼,云南庐江的面瓜鱼等等。

鱼越钓越多,他与鱼的感情却越发惺惺相惜起来——人和鱼的关系,不再是一场你死我活的狩猎。

“钓鱼上瘾,放鱼也上瘾”。现在,他钓到的鱼,都会放生,有时看到别人钓的鱼,他也会买来放生,“享受完过程,拍出来给钓友看看,就放了。”

有不少绑在工作上、家庭上的观众和钓友,都很羡慕李大毛,但在自然水域钓鱼,其实很辛苦。

最开始录节目时,除了李大毛,只有一个摄像、一个编导。李大毛不仅要钓鱼,还要开车、划船、搬运器材;摄像和编导也很辛苦,到地就拍,一个人要看两三个机位,有时路上还要剪片子。

同路的20多岁的小伙子说,“毛叔睡觉5分钟,就能开车8小时”。

就算到现在,李大毛依然很辛苦。

去年,李大毛和徒弟从郑州出发,去新疆钓鱼,三四千公里的路程,俩人一路没停。到了目的地,发现汽车的离合器、刹车片都报废了。

李大毛的家人虽然不反对他钓鱼,但也难以理解他的痴迷,“天天晒成这样,这么辛苦,不是蚊虫叮咬,就是冷的要死热的要死”。

不久前,跑完来回两千五百公里的长途,李大毛到了目的地,没睡觉就去钓鱼,一共钓到九条,最大的一条六十多斤,这是李大毛最近六年钓到的第二条大鱼。

辛苦之外,还会遭遇各种不测风险。

李大毛曾在长江旁边的一个大湖钓鱼。湖里大片大片长满了一种名为水花生的植物。

这种泛滥的恶性入侵水草,能传播各种多种寄生虫病,如血吸虫等。

毫无感知的李大毛下水贴身接触水花生后,全身起包,挠抓之后流水流脓,“受罪死了”。

去年在新疆旷野的无人区钓鱼,晚上睡得是帐篷,一位同事不知被什么虫子叮咬,全身多处受伤溃烂,路都走不了。

不过,李大毛不愿在视频中展示这些东西,在节目里,有壮丽的风景,诱人的美食,奇异的风土人情等等,“很多钓友说你们又钓鱼又游玩还赚钱,其实,各种辛苦其实不为人所知”。

“为了赚钱钓鱼是钓不好的,一定是从内心喜欢他,你才能长期坚持这个事情”,李大毛很清醒。

接受采访的那天,李大毛正在福建的高速路上,如今,他一年有两三百天在外——要么钓鱼,要么在钓鱼的路上。

破 圈

钓鱼并不仅仅是“中老年”运动。

中国钓鱼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约有1.2亿钓鱼人群,钓鱼运动越发年轻化、时尚化、娱乐化、创意化。

没机会全职钓鱼的过亿钓友,开始涌入视频、直播里“过瘾”——捕捉到这一趋势的优酷,过去几年一直在加码钓鱼内容。

优酷是最早开通钓鱼频道的平台,聚拢了众多钓鱼、赶海领域的优酷号PUGC创作者,比如PGC创作者四海钓鱼频道、UGC创作者思乡渔夫等。

2015年,李大毛的《游钓中国》开始在优酷播放,如今,该节目在优酷的累积点击量,已经逼近3亿。

随后,2017-2018年,在《游钓中国》的基础上,优酷体育与李大毛共同创建了独家节目《听李说渔》第一季、第二季。

在优酷的流量加持下,李大毛已成为钓友们公认的中国第一钓鱼网红。“我人生的转折里,必须要感谢优酷,让更多人知道李大毛是谁,只要节目好,在优酷不愁流量。”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来到优酷观看李大毛的视频——借助优酷平台破圈之后,李大毛已经在全网积累了500多万粉丝。

尽管钓鱼、赶海类的短视频越来越多,但李大毛一点也不担心。

李大毛的视频节目,第一个特点就是钓友视角。

身为钓鱼大师,他知道钓友想看什么,也会随着钓友兴趣的变迁,创新内容载体。

这一点和优酷不谋而合。

优酷认为,“单纯的头部长视频内容和’我播你看’的形态,已经无法满足用户的需要”,最新升级的优酷9.0版,开始打造长短结合的内容平台和视频社区。

李大毛的节目也开始在优酷打组合拳——长视频《游钓中国》强调专业性,短视频和直播主打互动性和趣味性。

2020年,李大毛在优酷推出了三期《李大毛说钓鱼》的直播内容,并在此基础上,搭建出“李大毛说钓鱼”的短视频节目,在原有游钓中国中长视频的基础上,满足钓友在碎片化时间“云钓鱼”的需求。

2020年6月开始,李大毛又受邀参与优酷《奋斗吧,主播!》活动,在原有的游钓内容基础上,双方打通更多生态、直播层面的合作。未来,他还会参与《优酷钓鱼派》直播。

第二,高度还原现场,“有时哪怕钓不到鱼,我们也照常拍摄,我会讲讲为啥没钓到”。

很多短视频要在短短几十秒或者几分钟内完成钓鱼,会设置各种剧情,表演痕迹重,不真实,“我们拍摄的是纪录片,很真实,更过瘾,真正的钓友还是会跟着我们节目走。”

此外,干货很多,知识含量高,寓教于“片”于“乐”。

钓鱼是一项专业性很高的户外活动,初入门者往往不知门道。

近水知鱼性,不同区域、不同品种的鱼类,偏好不同,“就跟人一样,口味不一样,比如有的鱼爱吃腥香型饵料”。

一条河,一片湖可能有不同的鱼类,想钓某种鱼类,不但饵料不一样,时间、水深、区域也不一样;此外,天气状况,气压高低、水流速度、水质好坏等环境因素,也是要考虑进去的变量。

“钓友们能在我这里学习到系统的钓鱼知识”,李大毛说。

通过优酷等平台,实现知名度破圈之后,过去拍摄期间遭遇的困难,也在迎刃而解。

现在,李大毛想去钓鱼,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个行程,就有各种钓鱼资源对接支持,“一年也不回家,也不愁没地方钓鱼”。

去年,李大毛在新疆钓鱼,有两位钓友往返两千公里,和李大毛见面,拍完照聊聊天就走了,饭都没吃,“非常感人”。

对于李大毛来说,可持续性的商业化,也是其着重考量的关键点——优酷背靠阿里的生态优势,可以打通自身内容版权库、阿里系商品库以及本地生活服务库,实现内容通、订单通、任务通,建立内容商业化新模式。

如今,李大毛正在尝试直播带货,以及通过优酷为其淘宝店铺导流,商业变现的路径不断拓宽。

借力短视频等内容平台,把终生的爱好变成了人生的主业,李大毛无疑是1.2亿钓友中最幸运的那一个——而其他千千万万的钓友,也在他的视频和直播里,间接圆满了未能尽兴的爱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