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思摩尔转战港股:电子烟风口难续

2020/7/16 11:37:00

配图来自Canva

7月10日,电子烟第一股在港交所诞生。

拿到电子烟第一股称号的,是曾在电子烟行业中备受追捧的老将思摩尔。尽管现在电子烟的风潮不如之前,但是思摩尔一经上市还是引起了一阵资本市场的热捧。

在上市首日,思摩尔股价飙升,甚至出现较发行价12.40港元/股,高涨150%至31.00港元/股的高点,市值一度达到1780亿港元。而在思摩尔上市的前几天,受到影响A股电子烟板块出现全线大涨,以及港股相关电子烟个股同样暴涨异动。

不过,上市次日思摩尔就冲高回落,在电子烟行业风口不如从前的情况下,电子烟第一股的风光能否长久充满疑问。

卷土重来思摩尔

思摩尔在电子烟行里并不是新人,而是麦克韦尔改名之后的卷土重来。

2009年麦克韦尔成立,2015年在新三板挂牌登陆,在2019年退市。而麦克韦尔在摘牌前市值达到85.3亿元人民币,在最后一个交易日报134.76元人民币,和最初上市之时的发行价相比涨超达到10倍。

时隔一年,麦克韦尔变身思摩尔再次向资本市场进军。

而尽管电子烟深陷舆论争议之中,成为电子烟第一股的思摩尔仍然备受资本的青睐。在招股阶段,思摩尔引入10家基石投资者共计认购达26.36亿港元,录得115倍的超额认购,冻资金额超过1000亿元。7月10日,思摩尔以“6969”的股票代码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发行价为每股12.4港元。

在上市当天思摩尔高开28港元,盘中最低下探至25.05港元,收盘31港元,仍较发行价上涨150%,市值达1780亿港元。

从麦克韦尔到思摩尔,成立将近十一年的思摩尔从电子烟初露锋芒到大热,再到风口渐冷。现在的思摩尔开始向往国际舞台靠近,而其之所以一直为资本所注视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其赚钱程度让人叹为观止。

赚钱利器

在还是麦克韦尔的时候,思摩尔就有着电子雾化设备行业“富士康”的称号。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2019年思摩尔以营收76.11亿元人民币的成绩,占据全球电子烟市场16.5%的市场份额。

思摩尔招股书中的信息显示,目前其是全球最大电子雾化设备制造商,业务主要面向企业客户以及零售客户。

对于企业客户,思摩尔主要提供封闭式电子雾化设备以及电子雾化组件的设计、制造等,客户包括英美烟草、日本烟草、Reynolds Asia-Pacific等等;而对于零售客户,主要是为其进行自有品牌的开放式电子雾化设备或者APV的研究、设计等。

在2017年-2019年间,思摩尔营收得到了持续的高增长,从7.073亿元人民币增长至76.106亿元人民币,增速分别达到了121%、119%、122%。在同一时期,全球电子雾化设备市场的增长率为116.1%。

在净利润以及毛利上,思摩尔的表现同样不差,其净利润从2016年的1.06亿元人民币增长至2019年的21.74亿元人民币,三年间复合增长率超过173%;毛利从2016年的1.72亿元人民币增长至2019年的33.52亿元人民币,增长率超过180%。

可以说尽管电子烟行业风口相比之前来说遇冷,但是思摩尔依然逆市。不过作为电子烟龙头的思摩尔,在疫情的冲击里,也难以独善其身。

疫情受阻,前路不明

疫情影响到了各行各业,而身处电子烟行业中的思摩尔也没有例外。

思摩尔表示,由于疫情的原因,其2020年一季度产能和原先预计相比减少三分之一,这对于其收益产生了十分不利的影响。

同时思摩尔面向零售客户的销售量也有所下降,截止至4月30日,其在零售客户销售方面的收入同比减少40.5%;销售量同比下降33.6%。这是由于,门店的减少营业或者关闭,经销商渠道收入减少的原因。

以及外海疫情未见拐点同样影响思摩尔海外业务营收,根据招股书数据,2019年美国以及其他地区的收入占比达到79%。

还有思摩尔不得不面对自有品牌业务收入下降的问题。

思摩尔面向零售客户的销售业务,是其自主研发的自有品牌APV。数据显示,2019年思摩尔在零售客户销售业务上的收入为10.4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仅为11%。

而思摩尔的零售客户销售业务增速下降的原因在于,从2016年开始,该产品的价格逐年下降。2016年-2019年间,思摩尔自有品牌产品APV的平均售价为159.5元、118.1元、108.9元、81.8元。对此,思摩尔在招股书中解释为,由于客户偏好的原因,其调整了更小尺寸APV产品的组合。

但是思摩尔自有品牌收入下降是不能否认的事实,而除了疫情之外,思摩尔还要面对众多难题。

风口难造

尽管思摩尔受到了资本热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电子烟又将会掀起一场浪潮。

监管政策始终是悬在电子烟行业头上的一把达摩利斯之剑,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对于电子烟的监管都日趋严格。

美国作为思摩尔海外的重要战场,有油烟型调味烟禁售以及烟草上市前需要申请的相关政策。在国内,作为中转站的中国香港,在2019年推出《2019年吸烟(公共卫生)(修订)条例草案》;在内地同年10月份开始电子烟的线上销售。

同时电子烟行业一众玩家也面临着资金链短缺,需要融资造血的情况。电子雾化设备制造商前期要对上游原材料的采购、生产基地建设以及研发投入等等关键环节投入大量资金,来保证正常运作。

在疫情的影响下,有不少电子烟品牌面临着难题,福禄电子烟因为资金链紧张,导致欠薪、裁员近70%。

强如美国电子烟领导品牌Juul,也不得不需要裁员来解决问题。媒体资料显示,Juul在四月份,又裁员将近33.3%,为800人-950人。

在美国占据电子烟市场四分之三份额的Juul,在2019年的估值达到380亿美元,但是随着政策以及新势力的涌入,其市场份额减少了10%。

在电子烟行业里大将Juul也同样难行,从前千烟大战的场景已经一去不返。而尽管长期以来都保持着营收以及净利润高速增长的思摩尔,一经上市就受到了资本的追捧,但是在疫情以及政策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之下,其未来的每一步仍需要走得谨慎。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