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国内最大奢侈品商场禁入外卖员,我看到了人性最大的黑暗

2020/7/14 14:33:00

国内最大奢侈品商场禁入外卖员,我看到了人性最大的黑暗


“穿这衣服不能进!”

你永远不要低估“阳光下的事实”背后隐藏的人性阴影。

7月11日,一名博主发布了一个视频:作为外卖员的她准备进入北京SKP商场取走商场内餐厅准备好的外卖时,被该商场保安人员告知:“穿这衣服(外卖工作服)不能进!”

国内最大奢侈品商场禁入外卖员,我看到了人性最大的黑暗


随后,据该博主讲述,她尝试过走商场员工通道、地铁口等其他路线去商场指定的取餐地点,但是还是被告知不能进入,最后,该单外卖只能交由其一名未着骑手服饰的朋友帮忙代取。

该视频发布后,“中国最大的奢侈品市场”——SKP商场很快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如果博主所言是真,SKP的做法显然涉及到“歧视”外卖员。

7月12日,商场方面做出了回应:疫情期间,北京SKP为了疫情防控的要求,设立了固定的取餐点,由商家将餐食送至取餐点与配送员接洽;而在疫情发生之前,商场也有特定的取餐通道,方便外卖人员进入。

国内最大奢侈品商场禁入外卖员,我看到了人性最大的黑暗


这位工作人员还对这个视频提出了质疑:“从我个人角度来看,网上的视频存在一定的误导效果。”

国内最大奢侈品商场禁入外卖员,我看到了人性最大的黑暗


网上的视频存在一定的误导效果?

那么,是否真如SKP的工作人员所说的:网上的视频存在一定的误导效果?

我们来回顾一下这段视频出台的“前生后世”。

据了解,发布该视频的博主网名曹导,她不是真正的外卖员,而是为了拍摄视频的需要最近临时体验了三天“快递小哥”的生活,所以,这次冲突的全程也被拍摄了下来。

从视频的表现形式来看,这个视频很有点早期“焦点访谈”的风格:

比如说,视频的开场白是:先来带大家看一件,整个三天体验过程中让我情绪爆炸,失控到有点失态的一件事情,先把一个强烈的主观判断抛给观众。

随后,她还不失时机打出了感情牌:在高温下跑了一个下午的我,接到了SKP商场内的奶茶订单……为后面事态的发展留下伏笔。

而在自己被拒绝进入商场后,曹导对着镜头这样说:SKP制服就更高级吗?——如果说SKP保安人员的做法涉嫌歧视外卖员,博主本人也将自己对SKP保安的歧视传达出来了。

国内最大奢侈品商场禁入外卖员,我看到了人性最大的黑暗


国内最大奢侈品商场禁入外卖员,我看到了人性最大的黑暗


从效果上看,到目前为止,“商场有权拒绝外卖人员进入吗?”的微博话题阅读量已达3.4亿,有3.5万网友参与了讨论,可以说,视频发布后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国内最大奢侈品商场禁入外卖员,我看到了人性最大的黑暗


但如果站在疫情背景下好不容易重新开业的商场的角度,商场也有商场的难处,毕竟北京这次疫情的死灰复燃,就涉及到一个外卖小哥。

据另外一个外卖小哥说,疫情到来后,出于安全考虑,SKP就不允许外卖员进入商场取餐,一般都是在两个员工通道处等商家把餐送下来,但有时商家送下时外卖员不在,有时外卖员等好久商家还没送餐下来。

国内最大奢侈品商场禁入外卖员,我看到了人性最大的黑暗


问题是:有些外卖员为了赶时间,想尽办法进入商城,由此和商场保安发生了冲突, 甚至因此发生过争执殴打。

国内最大奢侈品商场禁入外卖员,我看到了人性最大的黑暗


这个说法也从SKP保安那里也得到了印证,就像SKP的保安说的,这是商场的规定,如果放外卖员进入的话,保安也会被公司处罚,罚款额度至少1000元起。

另一方面,非常可惜的是,在“中国最大奢侈品商场歧视外卖员”的喧宾夺主下,博主视频宣扬的其他“正能量”内容反而被忽略了。

其实,正是因为前面“穿外卖员衣服的不能进入”传达出的矛盾对立太集中,集中到人们可以忘掉疫情下的商业安全这一点,博主后面传达的一些“正能量”内容反而被抹杀了,这是非常可惜的。

比如说,博主提到外卖平台的骑手终端系统是一个智能系统,骑手送了第一单后,系统会在最短的时间派一个组合单过来,但是,系统并没有考虑到骑手送餐时的实际情况。比如说,一些餐厅没有招牌,非常难找;导航过于笼统,常常误导外卖员;有的地方等红灯时一等就是两分钟,争分夺秒的外卖员只能冒着风险抢红灯——更触目惊心的是,很多外卖商家在卫生和安全上存在着很多隐患,监督机制完全缺失!

正如博主所说的:在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外卖机制下,最守规矩的外卖员反而得不到什么利润回报,整个外卖行业陷入没有卫生和安全保障的非正常恶性竞争,而这,才是外卖行业需要改进和提高的地方。

只是,在“国内最大的奢侈品商场不让外卖员进入”的情感打劫下,反倒没有多少人去关心外卖的卫生状况,外卖行业的安全风险了!

国内最大奢侈品商场禁入外卖员,我看到了人性最大的黑暗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说到北京SKP,其前身是北京华联集团与台湾新光三越百货一起创立的北京新光天地:一个是家世显赫的北京大妞,一个是有日本血统的台湾遗少,双方从合作一开始其实并不和谐。

2011年,华联成为公司大股东,商场改名为北京SKP。

2012年至2014年,北京SKP的营业额分别达到了65亿元、72亿元、75亿元, 2018年的营业额更是达到135亿,成为中国销售额最高的商场;在世界范围内,SKP的每平方英尺销量位列全球第二,仅次于大名鼎鼎的英国奢侈品百货哈罗德。

那么,究竟是什么成就了SKP?

首先,就像李嘉诚说的,所有赚钱的项目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位置、位置、位置。

北京SKP位于水车龙的建国路,双地铁交汇处,各种商业项目汇集于此,可谓商业中心的中心。

国内最大奢侈品商场禁入外卖员,我看到了人性最大的黑暗


其次,将奢侈品进行到底。

SKP的销售额这么高,原因也很简单:卖的都是奢侈品:1800元一支的发卡、1999元一斤的草莓、2000万一只的手表……到这里消费有一条原则:只买贵的,不买对的。

最后,帝都之下,尽是皇亲,北京对高端商品的消费能力隐秘而庞大啊!

话说前段时间,北京SKP搞了个周年庆活动,结果全北京最有钱的人都跑了过来,把高端上档次的SKP挤成了菜市场,北京SKP单店单日销售额达到10.1亿元,这是很多城市的高档商场一年都完成不了的成绩。

国内最大奢侈品商场禁入外卖员,我看到了人性最大的黑暗


在这种高档空气的耳濡目染下,连在SKP工作的保安都看不起外卖员了?从媒体的角度而言,这的确是一个非常适合做出矛盾对立的素材。

所以,这个视频引起这么大的争议,背后还有一个幽微的人性心理:在仇富心态和弱势群体思维作怪下,很多人宁愿相信SKP就是歧视外卖员,也不想去看一眼阳光下的真相。

比如说,我们不反对视频发布者做职业测试,但是,你起码要具备良好的沟通能力和专业素养,忽略疫情大背景,一味带节奏挑唆对立的方法显然是不可取的;同时,作为奢侈品商场,你应该展示的不只有商品的奢侈,还应该展示员工素质的奢侈,否则,一个可以可以弃疫情下的商业生态于不顾而放大 “你就是歧视外卖员”,一个客观上为了维护商场安全经营却在主观上留下 “穿这衣服不能进!”的口实,由此产生的对立只会越来越深。

就像尼采说的: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作者:电商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