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扛起王兴“出行梦”的,为何是理想汽车?

2020/7/14 13:09:00

似乎,王兴离他的“出行梦”更近了一步。

根据媒体报道,理想汽车即将获得5.5亿美元D轮融资,其中美团领投5亿美元,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跟投3000万元,此轮融资过后理想汽车估值为40.5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王兴第二次大手笔投资理想汽车。2019年8月,王兴个人出资2.85亿美元,美团旗下龙珠资本出资1500万美元,共计3亿美元参与理想汽车C轮融资。

至此,王兴共计在理想汽车投入了8亿美元,而李想也成为了王兴实现“出行梦”的关键一环。

王兴的“出行梦”

一直以来,王兴都有一个“出行梦”。而为了让这个梦想实现,王兴进行了长达四年的布局。

2016年10月,美团组建团队开发无人配送服务,尝试发力出行领域。在随后的时间里,王兴先后投资/并购摩拜单车、推出美团打车服务、启动分时租车服务、成立出行事业部、涉足自动驾驶领域……

扛起王兴“出行梦”的,为何是理想汽车?


深耕出行,已然成为了王兴必须要完成的一件事。而王兴的坚持,似乎也很好理解,因为这一步,对美团而言至关重要。

目前,从美团的业务构成来看,外卖是其发家之本和中坚力量。但外卖盈利不易,却是事实。根据美团最新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当季总营收为167.5亿元,同比降低12.6%;经营亏损17亿元,同比增长31.6%。

而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在采访中也曾提到,美团外卖诞生以来持续亏损5年。即便在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第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占收入的2%。

因此,对美团而言,不赚钱的外卖其实是基础设施,势必需要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来让其发挥更大的社会价值。

而从目前来看,虽然美团已经将主业做到了极致,但仍然难以占据绝对的优势。因此,美团必须不断地扩展边界。事实上,美团也一直以“没有边界”而著称。

显然,美团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去拓展更多元的业务。美团CFO陈少晖此前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中明确表示,公司不会减少在新业务上的投入……我们已经准备好进行更大的投入,为其分配更多资源。

从这点来看,布局出行对美团的发展意义重大。相比王兴付出的成本和精力,在出行层面获得的收益其实比较划算。通过出行,美团能在未来更大的竞争格局里抓住有利的场景和入口。

而王兴的“出行梦”,其实就是在塑造一个超级入口,为外卖、到家、酒店等业务一体化带来更多的用户价值。

出行路上一波三折

王兴的“出行梦”虽然很美,但在实现过程中却是一波三折。

2018年3月,美团打车强势登陆上海,推出出租车和快车两种业务。美团通过对司机端和乘客端进行大量补贴,很快拿下了上海市场不小的份额。

随后,美团打车遭遇到滴滴的强势反击。滴滴不仅在网约车与美团展开大战,甚至还将战火烧至外卖市场,直取美团的核心腹地。相比于专注出行的滴滴,美团并未在这轮交锋中占据上风。

而根据美团上市招股书显示,2017年美团网约车司机成本为2.93亿人民币。2017年美团打车仅开通南京一城,仅10个月网约车司机成本就烧掉了近3亿。美团当时陷入到了一个较为不利的处境:不烧钱就无法在网约车市场形成规模;不能形成规模优势,乘客就无法打到车,司机也不好接单,美团就难以获得足够的订单数据做产品优化。

扛起王兴“出行梦”的,为何是理想汽车?


而最终的结果是,在2018年下半年,美团打车逐渐从自营平台转成一个聚合打车软件的订单分发平台。在上市招股书中美团也明确提到,停止自己做网约车的尝试,公司将不再继续拓展网约车业务。

在共享单车领域,同样“裹足不前”。从投资到收购,美团为摩拜单车投入了海量资金,并试图借摩拜在出行领域有所斩获。

但王兴对共享单车,也有很多忧虑。王兴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接摩拜单车是要很大决心的,单车是比外卖、网约车更累更重的业务,而且看不到清晰的盈利模式。

结果也证明,摩拜单车在短期内难以成为美团的基石。在美团最初收购摩拜单车的9个月内,摩拜单车亏损达45.5亿,平均每个月亏损5个亿。而在摩拜单车长时间出现巨额亏损后,王兴尝试以美团单车将其取代。

目前,对美团来说,摩拜单车还在发挥“余热”。通过收购摩拜单车,美团从生活服务切入两轮出行市场。在未来,随着美团单车逐步取代摩拜单车,共享出行的用户、数据也逐步地融入到美团的超级平台,并扮演重要角色。只是这个过程,看起来可能会比较缓慢。

为何是李想的理想汽车?

幸运的是,王兴再度了找到新的出行支撑点——造车新势力。

从大环境来看,主打新能源汽车的造车新势力已是一座“黄金矿藏”。比如:新能源汽车领军者特斯拉在6月10日,以1800亿美元市值超越丰田成为全球第一大车企。截至7月10日收盘,其市值为2864亿美元——一个月的时间市值增长近60%。

而王兴则认为,未来新能源汽车的冠军大概率诞生在中国。在他看来,“中国市场潜力巨大,短期内不会一家独大,造车新势力有很多机会。”所以,王兴在不断寻找造车新势力中的好苗子。

理想汽车,则成为了“幸运儿”。而打动王兴的,是李想的个人能力。在王兴看来,“造车新势力面临很大的挑战,创始人需要集大股东、CEO、产品经理三位一体。”而李想,恰恰是符合王兴“三位一体”标准的创始人。

扛起王兴“出行梦”的,为何是理想汽车?


为了力挺李想,王兴不仅多次注资,还开启“疯狂点赞”模式。

今年5月,王兴入手理想ONE后,在饭否上开心地写道,“终于喜提一辆理想ONE,可以顶替我的沃尔沃XC90和特斯拉Model S了。”仅仅在一个月后,王兴再次发文力挺理想ONE,“爸爸试了理想ONE后,想把他的奔驰S换掉。”

甚至在王兴的安利下,美团副总裁王慧文也为理想汽车“着魔”。7月1日,王慧文在饭否上写到,“试驾完理想ONE,对造车新势力信心爆棚。踩下理想ONE油门的时候,我分明感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加速。”

7月3日,王兴又在饭否写道,他从来不试图说服别人买理想ONE,只是建议他们试一下理想ONE,开一开,坐一坐,自己感受一下再做判断。王兴的语气中有些不屑,“有些人碰都没碰过理想ONE,仅凭所谓行业经验/理论/常识就直接唱衰,呵呵。”

看来,王兴对李想及理想汽车是“真爱”。这也能够看出,王兴力挺李想和理想汽车,着实是想加速自己“出行梦”的实现。为了拿到一张通往出行彼岸的船票,王兴更是亲自“赤膊上阵”。

理想汽车能否扛起“出行梦”?

我们不难发现,李想正在成为王兴“出行梦”的重要承载者。

那么,通过押宝理想汽车,王兴能找到美团扳回局面的支撑点?就目前来看,笔者认为希望还是很大的。

首先,从技术层面看,理想汽车与其他造车新势力都不太一样。理想汽车并非纯电动汽车,而是采用以燃油发电机为基础的增程式技术路线。简单来说,理想ONE的动力系统不仅有电池包,还有一台由发动机和发电机组成的增程器。

对于这一区别主流电动的技术路线,李想曾在公开场合表示,选择增程式技术路线原因主要为国内充电设施不足,增程式技术路线可以保留纯电动体验,同时解决电动车的续航焦虑问题。而且理想汽车通过这一技术,还能解决电池成本高企的问题,进而获得可观的利润空间。

扛起王兴“出行梦”的,为何是理想汽车?


其次,理想汽车如今已受到市场认可。自2019年12月正式开始交付以来,理想汽车仅用六个半月的时间就完成第一个10000辆的交付,创下中外造车新势力全新车型的最快交付10000辆的纪录。

而另据中汽数据终端零售数据,2020年1-5月,理想ONE成为中国新能源中大型SUV市场(包含混合动力、插电式混合动力、纯电动、增程式电动)的销量榜冠军。

同时,在已交付用户用车的满意度调查中,用户对理想ONE辅助驾驶系统带来的安全性、增程电驱动驾驶舒适性和无焦虑以及四屏交互带来的科技感表示满意。超过98%的用户表示,对车辆使用满意并愿意推荐身边的朋友购买理想ONE。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是,随着理想汽车逐渐走上正轨,其很有可能成为美团未来重要的支撑点,扩大其出行版图。出行本身作为一个超级入口,可以为美团的外卖、到家、酒店等一体化生态体系深入赋能,提供更多想象的空间和价值。同时,通过理想汽车,美团也能够找到造车新势力与本地生活业务联动的新方向。

比如在分时租车业务、自动驾驶业务等方面,理想汽车都能成为重要的基点。而且在无人配送方面,理想汽车也是一个很好的载体。

当然,从目前各个方面反馈的信息来看,虽然理想汽车的未来被王兴无限看来,甚至被其认为是未来造车新势力仅存的三家之一。但不容忽视的是, 新能源汽车聚焦在头部的战争已经悄然打响,而目前来自特斯拉、蔚来、小鹏、威马等其他造车新势力的压力同样不容小觑。

或许,现在谈理想汽车的未来还为时尚早,但是否能扛起王兴的“出行梦”,答案相信很快能够看到分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