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孚能科技带伤IPO:新能源电池这块肉没那么好啃

2020/7/11 12:00:00

配图来自Canva

 

新能源汽车的战火正在从末端快速燃烧至产业链上中游,致使资本动作加快。近日,新能源电池动力方案供应商孚能科技已步入申购阶段,科创板登陆日期临近。

 

作为国内三元软包动力电池占有率第一的新能源电池供应商,孚能科技此次IPO意在扩大产能及补充营运资金。根据招股书,此次IPO将募集约34亿元资金,其中约28亿元用于年产8GWh的锂离子动力电池项目,6亿元用于补充运营资金。

 

自去年来,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上游材料价格变动、爆发和持续性疫情等,为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此外,特斯拉与国内新造车势力的反复博弈,明显挤压了国内传统汽车厂商的新能源汽车业务。在没有明显利好的大背景下寻求IPO,孚能科技可能也有不少难言之隐。

 

带伤IPO

 

根据孚能科技的招股书,今年一季度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对其造成了不小的打击,致使其部分核心财务数据表现不佳。

 

2020年上半年,孚能科技预测营收范围为2.76至2.92亿元,同比下降72.8%至71.2%;预测净亏损范围为1.78亿元至1.79亿元,同比下降428.7%至431.7%;扣非净利润范围为-1.87亿元至-1.89亿元。

 

这场风暴足够猛烈,孚能科技的对手们一季度表现也不尽如人意。根据财报,宁德时代2020Q1营收同比下降9.5%,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53.2%;国轩高科2020Q1营收同比下降58.4%,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135.9%。

 

对比之下,孚能科技业绩最受伤,问题主要出在下游新能源汽车生产厂商。孚能科技在招股书中提到,2020年上半年来自多个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大幅下降,其中北汽集团下降了94.3%,而长城集团对孚能科技的收入贡献为0。

 

大客户收入下降,主要还是不可抗力。据招股书,北汽集团方面,孚能科技与其合作车型排产推迟,长城集团方面,孚能科技与其合作车型需要升级改款。

 

但也不完全是坏消息。2020H1,孚能科技对戴姆勒的营收同比增82.1%,对广汽集团营收同比增162.8%。即便如此,戴姆勒和广汽的营收贡献还是无法弥补北汽和长城等客户的订单损失。

 

从上半年整体业绩来看,孚能科技表现不佳是综合原因所致,且目前业绩未有明显好转之势。孚能科技带伤IPO已成必然。

 

戴姆勒是把“双刃剑”

 

伴随着孚能科技IPO消息铺开的,还有戴姆勒注资孚能科技的大新闻。据媒体报道,近日梅赛德斯-奔驰(戴姆勒旗下品牌)宣布将与孚能科技达成深度战略合作,以数千万欧元换取孚能科技3%的股份。

 

事实上,双方最早的合作可追溯到2018年底,当时孚能科技与戴姆勒、北京奔驰分别确立了合作关系,成为其电池供应商。据招股书透露,双方研发工作正在推进中,预计2021年可量产并供货。

 

戴姆勒在孚能科技IPO的关键节点宣布大手笔入股,对孚能科技的投资价值有一定的支撑作用,也是进一步对双方合作关系的深度绑定。

 

事实上,戴姆勒对孚能科技也越来越重要。招股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基于预计销售金额,戴姆勒成为了孚能科技的第一大客户,比一季度提升了一名。

 

但戴姆勒的不断靠近也为孚能科技制造了一些隐患。除孚能科技外,戴姆勒还和宁德时代、比亚迪、亿纬锂能有比较紧密的合作关系,亿纬锂能和宁德时代比孚能科技更早进入了戴姆勒的电池供应商体系,而且宁德时代和亿纬锂能都可供应三元软包电池,所以和孚能科技在供应戴姆勒上有最直接的竞争。

 

戴姆勒签下多家头部电池供应商,一方面是为了跟上其新能源电动汽车全球化扩张和产品快速更迭的战略,需要更大的产能支撑,另一方面也为自己争取到了更主动的地位,面对多家供应商时有更大的话语权。

 

戴姆勒虽然短暂跃升为孚能科技的第一大客户,而且对孚能科技进行了诚意注资,但依旧可能会因为未来供货厂商池或厂商产能的变化,缩减孚能科技的供货量,甚至更换核心供应商。

 

比同行更大的威胁

 

电池动力供应商和整车厂商的深度绑定关系,已经决定了两者将同呼吸共命运。更具体地说,如果整车厂商在销售终端表现不好,电池供应商也会喝西北风。

 

北汽集团是孚能科技最早的一批客户,2019年为孚能科技贡献了近一半的收入,但在2020年上半年,孚能科技对北汽集团的销售金额下降了94.3%,孚能科技的营收也因此受到了明显不利影响。

 

以此来看,孚能科技其实与整车厂商站在同一战线,所以最大威胁其实不是来自于同行,而是来自于客户的直接竞争对手,或者说合作车型以外的车型。

 

GGII发布的2020年1至5月北上广深新能源乘用车销量排行榜显示,特斯拉Model 3、广汽Aion S、蔚来ES6、比亚迪秦EV、理想ONE分列前五位。这些车型的电池动力供应商,以宁德时代、比亚迪为主,孚能科技不在列。

 

孚能科技与整车厂商合作的几款车型,今年一季度产销量明显下滑。招股书显示,北汽EC5 2020Q1产量环比下滑80.9%,销量环比下滑47.7%;奔腾B30EV 2020Q1产量环比下滑89.8%,销量环比下滑87.2%;欧拉iQ 2020Q1产量环比下滑100%,销量环比下滑64.5%。

 

显然,特斯拉、蔚来、比亚迪等整车厂商在终端的竞争力和市场话语权,从近期数据上看要比北汽、长城等强不少,也因此影响到了与北汽、长城合作的孚能科技的市占率和营收表现。

 

目前看,特斯拉和国内新造车势力对传统汽车厂商的威胁很大,而在客户构成上,孚能科技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主要是国内传统整车厂商,比如北汽、一汽、长城等,国外汽车厂商目前合作的只有戴姆勒。从收入占比来看,2019年北汽、长城和一汽销售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高达89.5%。

 

所以说,要么靠合作整车厂商在终端发力,要么拿下特斯拉和新造车势力们的供货权,否则孚能科技的威胁会一直存在,而且会对其营收造成很大威胁,进而影响到其股价和市值稳定性。

 

更大的挑战

 

论中国三元软包动力电池、中国三元材料动力电池、中国软包动力电池这三个细分领域,孚能科技都是第一。招股书显示,2017年到2019年,孚能科技在中国软包动力电池和中国三元软包动力电池细分领域蝉联第一。

 

但这也恰巧成为了制约孚能科技营收快速突破的主因。因为目前市场上,新能源汽车的动力方案不止一种,除了三元软包动力电池外,三元方形、磷酸铁锂方形也是新能源车厂的主流选择。再从2019年装机量看,三元软包远不如三元方形和磷酸铁锂方形,只占到了7.06%。

 

此外,更多的对手正在入侵到三元软包领域,对孚能科技的地位造成冲击。数据显示,宁德时代和亿纬锂能分别于2018年和2019年开始提供三元软包动力电池产品。既然三元软包是新能源汽车动力的主流方案之一,那么比亚迪、国轩高科等进场只是时间问题了。

 

由于专注于三元软包动力电池,孚能科技此轮IPO融资扩产能的对象也只能是三元软包电池产品,但问题在于,即便产能有明显提升,过于单一的产品线或许也很难帮助孚能科技打开更大的市场,特别是在动力电池方案选择很多的情况下。

 

押注三元软包没有错,但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初期是一个不断对动力电池方案筛选、淘汰和优化的过程,孚能科技在一开始就放弃了很大一块市场,后面追起来恐怕会很吃力了。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