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长达两年半没融资,与虎牙斗鱼厮杀的触手快撑不下去了

2020/6/29 6:11:00

1.jpg

作者:龚进辉

今年年初,游戏直播平台触手掌门人曹建根在回首刚过去的2019年时表示,“2019年其实是我们触手创业过去4年里最艰难的一年。这一年,整个互联网行业坏消息绝对多于好消息。”

如今,估计他不得不承认,2019年只是小儿科,2020年才是触手成立以来最艰难的一年,艰难到公司快撑不下去了,近乎凉凉。据AI财经社报道,端午前夕,曹建根人在美国开了视频会议,直接说就地解散。彼时,触手刚过完5岁生日。

眼下,触手深陷资金链断裂危机,不仅鼓励员工自行离职,以免支付裁员补偿,而且拖欠主播工资,通过修改主播提现规则、调整底薪发放等手段来逼迫主播离职。不难看出,陷入至暗时刻的触手已顾不上吃相是否优雅,做出不得人心的出格举动也就见怪不怪,微博上控诉触手、在线讨薪维权的利益相关方不在少数。

事实上,触手不幸沦落至此,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缺钱。其上一轮融资还要追溯至两年半前,20181月,完成谷歌领投、爱奇艺和顺为资本跟投的1.2亿美元D+轮融资。而其两大劲敌虎牙、斗鱼先后在20185月、20197月登陆资本市场,补充充足弹药,在热门赛事直播版权、签约头部主播上拥有更多筹码。

反观触手则在资本层面没有任何动作,这还怎么与不差钱的虎牙、斗鱼较量?差距越来越大已成定局。财报显示,2019年虎牙、斗鱼营收分别为83.75亿元、72.83亿元,而触手2019年营收仅为6亿元左右,完全不在一个量级,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更为尴尬的是,过去两年游戏直播行业发生巨变,甚至用“变天”来形容也不为过。一方面,赴美上市的虎牙、斗鱼不断壮大,稳居行业前二,且最近传出腾讯有意撮合二者与自家企鹅电竞合并,成为行业巨无霸;另一方面,B站、快手毫不掩饰对游戏直播的野心,并真金白银地投入来抢夺市场,后生可畏。

重量级玩家合纵连横、争相涌现,使独立运营、没有靠山的触手陷入尴尬处境,面对对手发起的猛烈攻势,其不可避免纠结于到底跟不跟。

2.png

跟的话,去年触手好不容易实现盈亏平衡,跟进对手需要大手笔投入才有效果,将导致其很有可能重回亏损境地,考虑到两年半没新融资进来,资金链势必承压;不跟的话,触手原本就落后于虎牙、斗鱼,投入保持克制固然可以向盈利迈进,但也错失与对手争夺市场的良机,到时候别说无法缩小与虎牙、斗鱼的差距,而且可能被B站、快手等后来者猛甩N条街。

今年1月,曹建根触手fun之夜颁奖典礼上表示,直播行业的洗牌还未结束特别是游戏直播还处于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他的这番表态,被外界解读为暗示触手可能会选择与对手正面刚。我在佩服其勇气可嘉的同时,也忍不住感慨道,触手实力不济终究是一大硬伤,高压之下独力难支,与劲敌交战一时可以,但很难撑到分出胜负的那一天。

作为国内首个手游直播平台,20155月上线的触手一度占据先发优势,曾与虎牙、斗鱼并列第一梯队。但如今,其在竞争中失利,在卖身虎牙、百度无果后,只剩下一地鸡毛:团队就地解散(只剩下法务部来处理仲裁)、站内签约主播转会快手(疑似被快手收购),令人唏嘘不已。

危机之下,未来触手将何去何从?在我看来,在巨头强势主导的游戏直播赛道,其只有两条出路:要么成为下一个熊猫直播、要么成为快手一份子。前者代表触手以凉凉惨淡收场,与用户、主播相忘于江湖;后者代表触手失去自主操盘的自由,委身快手来续命。

其实,如果触手真的被快手收购,那未尝不是件好事,甚至是个明智之举。一方面,在内忧外患之下即便触手自救得当、拉来强援,坚持独立运营的可能性很低,因为过去战绩早已证明其在行业混战中胜算太低;另一方面,别看快手涉足游戏直播领域较晚,但涨势喜人,截至去年11月底,快手游戏直播日活达到5100万,5个月增长1600,触手加入快手大家庭可以获得更多资源助力。

不得不说,经历5年多摸爬滚打之后,触手再有抱负却还是败给了残酷的现实,游戏直播江湖的血腥竞争给它上了生动一课:有“干爹”的孩子像块宝。当没“干爹”的触手杠上腾讯加持的虎牙、斗鱼,注定非常吃力、无助,简直难上加难,破局无果后只能向现实低头,也找个“干爹”来替自己收拾残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