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京东上市,刘强东缺席:误判形式的或许不只是苏宁

2020/6/19 15:58:00

2014年5月22日,京东赴美上市,刘强东笑容满面,意气风发;2020年6月18日,京东赴港上市,刘强东隐退缺席,徐雷敲钟上市。

京东最为高光的时刻,创始人无缘目睹。有人说是无奈之举,有人说是用心良苦。

京东上市,刘强东缺席:误判形式的或许不只是苏宁


京东上市,刘强东缺席

今年618是疫情后的第一个全民狂欢购物节,同时也是京东“回家”的日子。

这场跨越二年的“回家”之路终于到了终点。

2018年初,刘强东就对外表示,京东正在考虑回香港双重上市。

京东上市,刘强东缺席:误判形式的或许不只是苏宁


如今京东“回家”了,刘强东却依然没能“回家”。

这一次是风清低估了刘强东,当时风清认为即使刘强东不能亲自出席,连个线、云敲锣总可以吧?

但是一切都好像跟刘强东没有关系,好像他不曾创立过京东,风清不仅陷入了沉思,到底是资本太可怕,还是刘强东太“狠心”?

我们知道,虽然“明州事件”风波已经渐渐平息,但至今还没完全解决。

4月28日,美国再次启动“明州案”调查,重新评估了案件性质,直指刘强东涉嫌职务犯罪,京东可能承担连带责任。

这或许就是悬在刘强东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他斩断“回家”的念想,给京东更自由的发展空间。

京东上市,刘强东缺席:误判形式的或许不只是苏宁


于是大家看到,自去年开始刘强东接连卸任了旗下50多家公司职务,进行“自我革命”,启动“去刘强东化”。

外界看到了他果断的魄力,京东新高管团队感受到他坚决的态度,一切都在按既定的方向发展。

从此次上市刘强东缺席这事上,风清更深刻地明白了刘强东“狠心”背后的良苦用心,给新团队一个稳定期。

京东上市,刘强东缺席:误判形式的或许不只是苏宁


徐雷敲钟,开启新时代

回到京东此次上市的话题上,刘强东甚至都没有发内部信,说明京东有足够强大的人物可以撑场面,他就是徐雷。

他一改往日休闲装的打扮,身着深蓝色西服盛装出席,敲响了京东新时代的钟声。

其后,京东港股高开5.75%至239港元/股(发行价为226港元/股),总市值为7386亿港元,截至收盘京东涨幅3.45%,符合预期。

京东上市,刘强东缺席:误判形式的或许不只是苏宁


据悉京东二次上市招股情况十分火爆,获得了机构投资者近179倍的超额认购,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资本市场对京东新管理团队的长期看好。

徐雷何以在两年内力挽狂澜,带领京东驶出了沼泽地?

在明州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徐雷临危受命,以勇气和担当召集大家开了一个历时三天三夜的重大会议,强化了京东以“客户第一”的经营理念。

其后,刘强东以“谁不服徐雷,就是不服我刘强东”用力推了他一把,他正式上位。

徐雷成为京东的头号人物后,干了两件大事。

首先,对京东的组织架构进行调整。最大的动作就是将京东商城分为前台、中台、后台。

其次,在京东内部改革,向高层动刀。自2019年初,刘强东宣布末位淘汰10%副总裁级别以上高管后,徐雷就一直贯彻这一方案。

京东上市,刘强东缺席:误判形式的或许不只是苏宁


最后,再造京东的三架马车。将京东集团分为京东零售集团、京东物流集团、京东数字科技集团三大子集团和多个业务板块。

受益于改革的活力和效率的提升,2019年京东GMV首次突破2万亿。徐雷不仅是京东第一个敢跟刘强东争论的人,更是一个可以超越刘强东的人。

京东在徐雷的带领下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于是刘强东放心大胆地卸任相关公司职务,为京东新高管团队提供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今天,徐雷成为京东的权利中心,刘强东倍感欣慰。既然如此,他还有“出面”的必要吗?

京东上市,刘强东缺席:误判形式的或许不只是苏宁


没有刘强东的京东,还是京东

在二次上市和618的双重助推下,刘强东没有出席,没有联线,更没内部信,看来他是铁了心地做“幕后大佬”。

风清是彻底断了刘强东“复出”的念想了,尽管他依然手握京东78%的投票权。

京东的刘强东时代或许宣告结束,只是没了刘强东的电商江湖总让人觉得少了点什么。

京东上市,刘强东缺席:误判形式的或许不只是苏宁


苏宁三番两次阵前叫战,却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京东无回应。眼见618行将结束,苏宁急眼了,在京东上市的前夕,再祭杀器,

昨日下午,苏宁在官微上表示,将开启全网首场比价直播。直播间的名字直指京东,名曰“和京东比价”,发现苏宁价格比京东价格高的,奖励一百元。

苏宁直播间名字无创意不说,文案也是靠“抄袭”,还特别指出2012年刘强东写错了一个字。

京东上市,刘强东缺席:误判形式的或许不只是苏宁


尽管咄咄逼人,但京东却只当它是秀场,苏宁依然是“自娱自乐”。

为什么会这样呢?风清合理地推测,或许是苏宁受到外界的误导而误判形式。

坊间一直有言:“没有马云的阿里依然是阿里,没有刘强东的京东还是京东吗?”

2020年是刘强东全面退出公司管理的元年,苏宁或许误判形式,所以战术上未能达到预期的效果。风清梳理了以下两点以供参详。

其一是,跟风清一样预判此次刘强东可能“复出”。

如果刘强东“复出”,那苏宁就可以跟他“新仇旧账”一起算,来一次终极之战。若刘强东上钩了,决策过多,那京东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

其二是,对实干家徐雷摸不透。

因为老一辈的企业一直认为打耳钉、纹纹身的人就好斗,哪知徐雷是一个安静的技术男,对苏宁兵临城下的喊战声充耳不闻。

正是因为看不到徐雷能力的深度,以为刘强东隐退,京东就不是昔日的京东,好欺负。

实际上,今日的京东比昔日的京东更强大。上市的时候,京东公布了618的累计销售额2284亿,618还没结束,已远远高于去年的销售额。这一仗,苏宁没赢,京东没输。

京东上市,刘强东缺席:误判形式的或许不只是苏宁


打价格战,京东从来没有怕过谁,如今更不会,有的是钱。截至2020年一季度,京东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435亿元,二次上市更是募集到近300亿港元。

京东换人了,任你喊破喉咙也没用,你觉得呢?

作者:风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