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超前点播”案败诉,爱奇艺站在十字路口

2020/6/4 19:41:00

由《庆余年》“超前点播”引发的争议风波有了最新进展。

6月2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了吴声威诉爱奇艺公司网络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法院当庭宣判,一审爱奇艺败诉。

判决称,爱奇艺的超前点播条款对原告无效,被告需向原告连续15日提供原告原享有的VIP会员权益,并赔偿原告公证费损失1500元。

一场用户与平台之间长达半年的博弈,终于落下帷幕。爱奇艺一审败诉的结果,看似是用户赢了,但事实真是如此么?

到底谁赢了?

吴声威针对爱奇艺的诉讼主要有两点:

1 成为爱奇艺黄金VIP会员,依旧要观看《庆余年》的“会员专属广告”,并非爱奇艺公司所承诺的“免广告、自动跳过片头广告”的会员特权;

2 爱奇艺提供“超前点播”服务后,单方面修改VIP会员协议。

因此,他认为“付费超前点播”服务模式违约,变相侵害其“热剧抢先看” 黄金VIP会员权益。“VIP会员协议”存在多处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格式条款,应属无效。

于是他某将爱奇艺公司诉至法院,请求法院确认,更新于2019年12月18日的“VIP会员协议”中“付费超前点播”等条款或无效或未发生效力。

互联网法院在一审判决支持了吴声威的部分诉求,“付费超前点播”纵向切割了吴声威的“黄金VIP会员”权益,单方变更不对其发生效力。爱奇艺公司向含吴声威在内的黄金VIP会员提供优先权利的承诺,即应当赋予吴声威优先于非黄金VIP会员而提前看剧的权利。

通俗点说,就是吴声威在购买VIP时所走的合同,还没有规定超前点播的相关事宜。所以在吴声威与爱奇艺关于超前点播的合同纠纷案件中,购买VIP的时间是重点。

所以在这起“超前点播”案中,法院认定超前点播“纵向切割了吴声威的黄金 VIP 会员”权益,《爱奇艺VIP会员服务协议》中关于超前点播的服务模式的变更条款对原告吴声威不发生效力。

一审败诉的爱奇艺6月2日晚通过官方微博对此进行了回应:

“超前点播模式的推出是为了满足用户日益多元的内容观看需求。感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法庭并没有否定我们的探索和尝试,肯定‘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我们会不断完善产品和服务,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体验。对于其他判决信息,我们保留上诉的权利。”

从爱奇艺的回应中可以提炼出三点:

1 超前点播模式是为了满足用户的内容观看需求;

2 感谢北京互联网法院肯定“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

3 我们有上诉的权利。

令人诧异的是,爱奇艺通篇没有对侵犯会员权益一事表达任何歉意,只是强调判决中提到的“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这也引发了用户的不满,在该条微博的评论区,点赞过万的留言几乎都对爱奇艺不利。

吴声威在知乎上将其形容为“丧事喜办”,有媒体则给出了这样的评价,“这次爱奇艺的败诉,只能说是一个人的胜利,却不是所有用户的胜利。”

VIP还是不是VIP?

“超前点播”在去年曾引发行业激烈讨论,甚至引来人民日报发文批评。

虽然当时腾讯视频、爱奇艺纷纷回应称:是探索付费模式的创新,未来希望能更多地考虑到用户的心理。但不少网友仍认为“超前点播”忽视了会员用户的会员权益。

这也是为何很多用户在看到爱奇艺一审败诉后会认为,会员权益将得到保障,而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此次案件胜诉的只有吴声威一人,而非所有会员权益受到侵犯的用户。对此吴声威在知乎上除了还原案件以外,也为其他用户给出了建议:

所有的2019年12月8日已经购买了会员的用户,爱奇艺都对你们构成了违约,如果你们也起诉:

1 你们可以实现爱奇艺必须供应影视剧直至会员期满,不得超前点播;

2 你们此前已经支付的超前点播费用,爱奇艺必须全额退还。

但即便原告给出了办法,也不会有用户真的诉诸法律,有多少人会为了几十块跑去北京起诉爱奇艺,对普通用户来说,维护自身权益的成本太高了。

并且,今年5月23日,爱奇艺已经更新了协议,将“超前点播”案中被吴声威举证的几个条款删除。同时,爱奇艺又推出了60元每月的星钻VIP会员,取代原来的“钻石VIP”,重点权益是“超前点播”和“星钻影院”。

价格是“黄金VIP会员”四倍的星钻VIP会员,可享受超前点播免费。而这样一来,产生的影响有两个,一是爱奇艺未来会增加更多的超前点播剧集以服务星钻VIP会员,二是黄金VIP会员进一步贬值,最大的作用基本就只有免广告了,而且也只能跳过部分广告,因为你还必须接受“会员专属广告”。

而且,星钻VIP会员也有变相涨价的嫌疑。

不同于此前的会员服务,消费者购买VIP会员,可享受独家内容、免除广告和高画质内容等权益,而星钻VIP会员本质上没有为用户提供新的实质性权益,只是观看超前点播的内容不再付费了而已。

但这似乎也是爱奇艺谋划已久的。

2019年11月,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就曾透露过酝酿会员费用上涨,而到了Q4财报发布时,杨向华的措辞已经换成了“爱奇艺正在酝酿会员费用上涨,而去年年末的‘50元抢先看6集庆余年’,就可视作爱奇艺在试探会员涨价后的用户心理和回报程度。”

万年不变的盈利困局

从免费到付费,从会员到超前点播,背后都指向了视频网站的盈利困局。

2019年爱奇艺亏损了103亿元,这也是爱奇艺连续10年亏损,而且亏损还在不断扩大。腾讯视频和优酷也在亏损,前者2019年全年营运亏损30亿元,而阿里文娱集团2019财年调整后的EBITA亏损为33亿元。

行业曾一度将会员付费视为视频网站盈利的救命稻草,但虽然目前视频网站的会员早已步入过亿时代,且收入比重持续攀升,但何时盈利仍然没有曙光。

今年疫情对互联网广告市场冲击也很大,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0年Q1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同比下降了19.9%,对在线文娱的广告收入冲击明显。

另一个不能忽略的事实是,付费会员规模的增速在降低。2018年第三季度爱奇艺会员数量增速还为89%,到2019第四季度该数字已降至22%。

在会员增长出现瓶颈的情况下,只能充分挖掘每个会员的价值,涨价也就成了必然的选择。

巨额亏损难题仍然未能得到有效改善,这是视频平台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要直面的问题。

那么视频网站始终无法盈利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内容成本。

早些年,视频网站依靠版权争夺用户,版权价格一路水涨船高。从最初的30万一集到百万一集再到《如懿传》的1500万“天价”,电视剧版权价格直线蹿升。

之后视频网站回归理性,开始埋头自制并从产业上游缩减开支。

2018年8月,3家视频网站和6家主要制作公司发表了一个联合声明,控制包括演员片酬在内的成本问题。

据龚宇在财报电话会议上的表态,“限酬令”已起到很大作用。“演员片酬降到了当时限制的高峰,一部剧在5000万元人民币以下,现在播出的剧都是符合限定价格的,之前的价格最高高到了1.5亿以上,一个演员的片酬,当然是一线的演员。”

不过,从爱奇艺的财报来看,内容成本依旧是烧钱的主力军。2019年,爱奇艺的内容成本高达222亿,占到了总收入的77%。

成本居高不下、广告收入下滑、会员数量增速缓慢的情况下,视频网站一边要持续不断的输出优质内容,一边还要避免过度烧钱导致亏损扩大,各家都还在努力探索快速盈利的有效商业模式。

对于视频平台而言,“超前点播”、提高会员标准等等都是一次次的摸索,只是从目前用户的反馈来看,爱奇艺纵然在对待用户权益上耍了小聪明,但“超前点播”仍是在争议中前进了的,这一步虽艰难但也要继续。

不过长路漫漫,视频网站始终还是要以用户为中心,确保用户的权益才是有益于长远发展的硬道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