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1年倒闭3000家!这个濒危行业,靠1亿人救得活吗

2020/5/31 22:58:00

文/金错刀频道 圆圆

不知你听过没有,有个词叫“假装健身”。

是指那些健身的人,只办卡,不运动,但聊起健身常识,什么都懂。

某互联网平台曾经发布了《2019运动消费趋势报告》,结合国家统计局给出的“近4亿人经常参加体育锻炼”这一数据。

综合测算出中国有1亿人在“假装”健身。1亿人,什么概念?

今年是2020年,按规定,经常参加体育锻炼人数应该达到4.35亿,是假装健身人群的4倍。

但显然,这个数字还未达到。

中国健身运动,从30年代引入,2014年在互联网催生下,进入第一波热潮。

城镇居民收入提高,中国国民的健康意识也开始渗入生活,开始出现健康饮食。

只是近些年来行业发展过快,竞争越加激烈,开店和闭店数量都在剧增。

随着这股潮流越来越猛,越来越多的人跟风加入,而陷入了」「假装健身」的怪圈中。

1

「假装健身」:戏精本精

「假装健身」这件事,本身就是一场自欺欺人的游戏。

有的人入戏极深,完全掌握了假装健身的精髓。

先是「穿」

去健身房嘛,瘦不瘦不重要,重要的是够不够靓。

至少得让别人看起来这个人浑身上下都具备健身达人的气息。

所以很多人在办完卡的当晚,就马不停蹄地在网上下单健身装备。

从头到脚,从内到外,长袖短袖速干裤,背心短裤瑜伽裤,运动水壶挎包蓝牙耳机,样样买齐。

万事俱备,只差去健身房了。

第一天,兴致勃勃地穿上崭新的运动衣裤就跑去健身房。

好了,从此健身卡闲置,以及所有装备也要准备挂到网上二手处理掉了。

有人心想,虽然不去健身房,但我可以在家练啊,于是......

买健身设备。

他们几乎是线上消费品的主力,去年发布的《2019苏宁易购体育消费报告》显示跑步机销量增长155%,同样在天猫《2019运动消费趋势报告》中显示,有超过5400万人购买了瑜伽装备。

买归买,练不练就另说了。

有句话说得好,跑步机当晾衣架的宿命谁也逃不掉,蹦床用来堆杂物的事情经常发生。

买设备时信心满满要锻炼,没想到收到货那天就是使用频次最多的时候。

曾经花功夫选的瑜伽垫还在角落静静放着,偶尔当一回坐垫使,当初消费动力有多强,现在闲置几率就有多大。

既然「练」不到八块腹肌,那总靠「吃」是可以的吧。

淘宝《90后惜命指南》中指出,左旋肉碱增长69%、蛋白粉增长41%,90后购买占比皆过半,而欧睿国际数据显示,在2013-2018年间中国运动营养市场,通过电商渠道产生的零售额的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57%,

这些数据都在反映一个事实:健身房可以不去,但吃的补品一样不能少。

通过健身补剂来达成运动效果,这也是造成「假装健身」的主要原因。

“高吸收、速增肌“,恨不得吃完就能瘦到90斤。

从这些反馈来看,大多数人都希望通过健身消费来达成心理慰藉。

正是因为此,健身房老板们更是瞅准这一目标群体,极力推荐课程售卖,反正到手的韭菜不割白不割。

直到后来,初始会员到期,后续填补的会员数量填补不足,倒闭也就不可避免。

仅2018年,就有3099家健身房关闭,其中成立一年内关闭的就有528家。关闭率为4.36%。

就连新冠疫情专家张文宏教授都吐槽说,自己报的健身房卷钱跑路了,索性最后佛系锻炼。

由此看来,健身房倒闭,已经成为众人皆知的行业秘密。

2

10个健身房9个倒

还有一个准备关

曾几何时,经营多年的大品牌健身房还被看作是质量和信誉的保证。

但经过几次滑铁卢事件后,消费者对这一说法持怀疑态度。

自2018年11月开始,在全国拥有79家门店的浩沙健身陆续陷入关店风波,南京、成都、天津、北京等多家门店陆续关闭。相关负责人目前失联,数百名消费者和工作人员受到损失。

更为糟糕的是,公司的两大主要股东——施洪流和施鸿雁,因欠款12亿元及利息,已被泉州中院列为失信人员执行名单。

而浩沙健身的香港上市母公司——浩沙国际,股价已经连续暴跌,从2018年9月份停牌至今,2018年业绩延迟刊发至2019年9月30日。

数百人的北京总部办公室,员工已于2018年被陆续遣散,遍布全国超过10个城市的浩沙健身,已经到了无人管理的尴尬境地。

当初办卡被告知成立十余年,肯定不会说倒就倒,结果仍旧避免不了跑路的命运。

过去的时间里,我们看到过太多这样的关店消息。

2017年,上海奥森健身40家门店接连关门,高层失联。10几万会员、多达几千万的会员费,上千名员工工资,被一卷而空。

2018年,据浙江新闻报道,杭州一家名为“英豪斯”的连锁健身房,部分门店在经营了数月后突然歇业,贴出一纸告示后人去楼空,损失惨重。

2018年12月,石家庄大堂健身柳辛庄点,没有对会员做任何提前通知,就突然关门,店面更名为聚鑫休闲健身。

2019年6月3日,位于厦门国金广场4楼的“5S健身馆”闭馆了,目前馆里的运动器材已经搬离,老板电话也无法接通。

......

一场疫情,使得健身房的处境越加艰难,高昂房租、员工工资都成了问题。

前几天,全球全球最大的连锁健身俱乐部”美国大型健身连锁24小时健身(24 hours fitness)申请破产保护,这家拥有400多家分店、不少好莱坞明星青睐的健身品牌,因为新冠疫情面临倒闭。

可能国内的朋友不太熟悉,这家名叫24小时的健身房,在美国成立已有41年,内部设备又多又全,属于平价老牌健身房,口碑和价格都占有优势。

即便如此,作为业界翘楚的“24小时健身房”仍然要面临“会员人数急剧减少、极高的利息负担和自由现金流为负“等危机,最后不得不陷入停业局面。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以这些大品牌为首的健身俱乐部,其经营模式滞后,早就在亏损边缘挣扎。

大多数倒闭的健身房,所奉行的原则都是:以卖课推销为主,保留顾客粘性为辅。

前期都在疯狂扩大预售业务,为了尽快回本,就必须让更多的人办卡,并且会费期限都在1-2年不等。

但这些方法无疑是把路堵死,传统模式下的健身行业已经开始变革,要不自救,要不就等死。

3

“云健身”:健身房的第二春吗

过去几个月里,很多人不得不减少外出,体育锻炼也首当其冲受到严重影响,广场舞没人跳了,跑步的人也少了,至今还有健身房一些未能复工,健身似乎成了“奢侈品”。

如此一来,居家健身的方式悄然流行开来。

就像网友说的,平时健身五分钟,拍照俩小时,洗个澡就回家了。

但这次宅家期间,在网上和别人相约一起打卡监督,确实更有劲儿些。

比起假装健身的仪式感,疫情催生的“云健身“反而成为一种潮流。

那些置死地而后生的健身企业,推出线上打卡或者线上教学,隔空教学。

健身教练在直播平台当起了健身“网红”;很多体育明星也拿出“压箱底”的绝活,录制视频指导大众健身。

奥运冠军杨威带着妻子杨云、儿子杨阳洋一起在家中示范锻炼上肢力量、下肢平衡性、全身柔韧性的各种动作;

另一位体操冠军莫慧兰也全家上阵,演示适合不同年龄段的“莫氏亲子操”……

除却体育明星前来助阵,普通家庭的宅家锻炼,也令人眼前一亮。

健身APP头部企业Keep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5日,达人直播观看量比平日增长430%。

乐刻运动与抖音、腾讯直播等平台推出“宅家运动”的团课直播,13天全网观看人数近300万,总播放量已经突破10亿,上传视频近5万条,带动一大批用户在客厅“狂欢”。

这样的盛况此前从未出现过,有人说,这会不会是下一个健身风口?

在我看来,不如称之为新的机会。

疫情带来危机同时,也催生出行业新转机——线下健身与线上结合,探索出新的可能性。

首先,在线上流量变现方面形式更多元。

当前临时性的线下与线上结合的业态、方式、内容、收费模式还将持续调整,并将线上做成常态化业务板块。

其次,线上健身让用户体验到更加便捷。

通过定期线上健身,用户体验到线下运动的便利实惠,并在上述优势与健身效果和社交等相对体验降低的方面找到了均衡点。

最后要考虑的,则是对于部分消费者。

健身是一项专业运动,如果初学者没有教练指导可能造成运动伤害,还有远程训练的不确定性。

但不可否认,目前最好的方式莫过于线上+线下同时进行,线上健身将不仅是线下健身的替代,更多的是互补,线上健身内容在朝着多模式和专业化发展的同时,也会与线下健身内容和场景做进一步结合。

虽然疫情正在加速行业洗牌速度,同时也在不断规范严格化健身行业。

未来几个月很难预测,不过更有可能的是,健身行业将被迫面对一个新的现实。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得慢慢习惯在家里锻炼。

无论假装健身,还是真的健身,正如村上春树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里说得一样:

不要打乱自己的节奏。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