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减持金科股份股权离场 不认输的孙宏斌为何甘愿退出?

2020/5/28 8:22:00

作者:Azure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历时4年的金科股份(000656.SZ)股权之争迎来了大结局。

2020年5月21日晚,金科股份发布公告称,天津润鼎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津润鼎”)和天津聚金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津聚金”)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分别减持金科股份1.26亿股和0.53亿股。

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天津润鼎持有金科股份3.31万股,占金科股份总股本的0.0006%,天津聚金持有金科股份2.66亿股,占金科股份总股本的4.99%,信息披露义务人及一致行动人合计占金科股份总股本的4.9906%,不再为金科股份持股5%以上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天津润鼎、天津聚金实际控制方均为融创中国(01918.HK)融创中国减持到5%以下显然别有用心——《证券法》规定,持股5%以上的股东每减持1%时必须公告,融创中国减持到5%以下,意味着再进行减持可以不公告,从而悄无声息地从金科股份股份抽身,同时,这也意味着这场历时4年的金科股份股权之争,以融创中国套现离场结束。

那么,融创中国为何在此时选择套现离场呢?

金科股份股权之争历时4年,融创中国套现百亿离场

融创中国的清仓动作始于2020年4月14日金科股份的公告。

金科股份发布公告称,天津聚金拟将持有的金科股份的11%股权转让给红星家具旗下全资子公司广东弘敏,涉及5.87亿股股份,交易对价为8元/股,交易价款合计为46.99亿元,权益变动后,融创中国系虽然仍持有金科股份18.35%的股份,但如此大额的套现动作已经在向市场传达一个讯息:融创中国将会退出金科股份股权之争。

果然,融创中国的减持动作仍在继续,2020年5月以来,融创中国多次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金科股份,据统计,融创中国以大宗交易方式累计抛售金科股份13.36%的股权,套现57.05亿元, 算上4月14日公告中转让给红星家具的46.99亿元,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融创中国累计套现104.04亿元。

此外,融创中国在2017年至2019年间还享有金科股份的现金分红,分别为3.10亿元、5.62亿元和4.41亿元,三年的现金分红收入共计13.13亿元,算上出售股权的收入和截至5月21日剩余股份的股价,共计138.70亿元,

本来想吞掉金科股份,此次却甘愿套现离场,这跟融创中国自身后院起火脱不开身,公开资料显示,融创中国内部如今也债台高筑,需要尽快补血:

首先,由于过去几年大肆并购,事实上融创中国投资活动所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常年为负,2017年至2019年,这个数字分别为-1201.69亿元、-340.79亿元和-620.01亿元。

其次,为了支撑并购,融创中国的负债高企,截至至2019年末,融创中国的净负债率上升了23%至2019年的172%。

据融创中国2019年年报显示,由于销售物业开工面积增加、文旅城建设及运营、收购物业开发项目合并报表等事项,融创中国的债务已经高达3222.7亿,同比上升40.48%,仅是需一年内偿还的借贷就高达1357.33亿元,而同期,融创中国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779.44亿元。

买买买,融创中国成“并购王”

在同行遇难时及时撒钱,雪中送炭,这种事孙宏斌干多了之后,融创中国被房地产圈称之为“并购王”。

对此,孙宏斌自己心里也有数,在2018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八届年会上,孙宏斌自嘲道:“其实我对钱没什么概念,不适合做公司,大家为什么愿意找我合作呢?因为我不太会算账。”

然而,“不太会算账”的孙宏斌近年却操盘多起并购案,引发了市场轰动:

2014年,绿城遭遇资金链危机,孙宏斌以62.98亿港元的价格收购绿城24.313%的股权;

2015年,融创中国意图吃下危机中的佳兆业和雨润;

2016年,融创中国以137.88亿元收购联想旗下42个物业项目;

2017年,融创中国为乐视输血150亿元,又以631.7亿元收购万达13个文旅项目91%权益,以及76家城市酒店100%权益;

2019年,融创中国125.53亿拿下泛海控股旗下北京泛海国际项目1号地块及上海董家渡项目的100%权益,67.05亿拿下湖中宝旗下两家公司90.1%的股权,152.69亿元拿下成都环球世纪51%股权。

因此,在后来入股金科股份这件事情上,孙宏斌也并不是专程来送钱的,“项庄舞剑 意在沛公”,他的目的是占山为王。

截至2016年底,黄红云系拥有金科股份26.01%的股份,而融创中国系已经拿下了21.08%的股份,稳居第二大股东,2017年,融创中国系继续通过二级市场增持金科股份,截至2017年5月,融创中国系合计持有金科股份25.00%的股份,与黄红云系仅一步之遥。

只是后续,融创中国自己也没有想到融创中国后院会着火,而融创中国与金科股份之间会陷入一场胶着战。

融创中国金科股份的股权拉锯战

彼时,融创中国增持的消息不断搅动着市场情绪,就连深交所来开始了公开询问。

2017年5月,深交所要求融创中国解释后续是否存在继续增持股份进而谋取金科股份控制权的计划。

对此,融创中国回复称:“因认可金科股份的投资价值,并非主动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同时表示,在未来12个月内,还将根据情况继续增持金科股份股份不少于2000万股,不排除成为第一大股东的可能性。

不过,此后,在金科股份身上,一场关于金科股份的增持赛开始出现了。

具体而言就是,融创中国系进一寸,黄红云系便跟进一寸,而且是“掏干家底”式的跟进。

赛跑期间,还发生了一件“小事”:黄红云和陶虹遐离婚了。

2017年3月31日,金科股份公告,黄红云和陶虹遐已办理离婚手续,但“为保障、促进本公司稳定经营、持续发展”,二人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结果就是黄红云更加坐实金科股份控股一把手的位置。

这场拉锯战持续到2017年底,融创中国系持股比例为26.02%,黄红云及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为26.34%,二者比分悬殊,甚至在2018年10月,融创中国还曾短暂地入主了金科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10月25日收盘,融创中国系合计持有金科股份14.7794亿股,占总股本的27.6783%,而黄红云系合计持有金科股份14.7793亿股,占总股本的27.6781%,孙宏斌成为金科股份的控股股东。

只是好景不长,就在融创中国系发布成为第一大股东公告的两天后,黄红云与其女黄斯诗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将女儿的持股纳入囊中,签署完成后,黄红云系合计持有金科股份约16.02亿股股份,占金科股份29.9925%的股份,两家的争锋相对也摆在了台面上。

随后,一直在整个2018年二者都不相上下。

直到2019年,双方的争夺才有一个结果——直到最近,融创中国大规模减持退场,市场才反应过来,融创中国也缺粮了,最终,融创中国没能吃下金科股份。

事实上,孙宏斌并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

从2015年开始,融创中国就较少在公开市场拿地,转而通过并购的方式增加土储,这也是融创中国盯上金科股份主要原因,当然,从2015年起,融创中国的营收增速十分迅猛。

据融创中国财报显示,从2015年至2019年,融创中国营业收入分别为230.11亿元、353.43亿元、658.74亿元、1247.46亿元和1693.1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6.08亿元、29.38亿元、116.64亿元、174.45亿元和281.5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融创中国收并购式的扩张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但融创中国并没有因为自身的规模优势获得低成本的融资——从2017年至2019年,融创中国的加权平均实际利率分别为6.24%、6.82%和8.56%,这远高于碧桂园的6.34%、绿地控股的5.6%,中国海外发展的4.21%。

故事结束于2019年——这一年,在“房住不炒”的政策基调下,一轮轮房地产调控政策出炉,房企融资渠道收紧,这影响到了孙宏斌的扩张及并购。

从“买买买”到“卖卖卖”,对于融创中国而言,融创中国首先需要解决的就是负债和现金流危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