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QQ音乐插广告被骂“吃相难看”,用户想“白嫖”,腾讯音乐想赚钱

2020/5/27 20:15:00

最近,QQ音乐被推上风口浪尖。有网友爆料称,在使用QQ音乐时,应用在歌曲切换之间插播广告,甚至有会员用户也表示收到了语音广告。从社交网络上的反馈来看,所谓“音乐插播广告”系小范围出现,并非所有人都出现该现象,但“广告”还是刺激了网友们的敏感神经,有网友直接骂它“吃相难看”。

QQ音乐方面表示:这是此前为一些歌手的新歌宣发,在非绿钻会员用户中进行的个性化语音推介的小批量测试。

目前,“音乐插播广告”现象已经消失,这个“问题”没了,但用户的担心依然存在,比如:

1.测试期结束后,音乐插播广告是否会常态化?

2.插播广告时长是否会越来越长?

3.QQ音乐的广告会不会越来越多?

4.要想好好听歌,是否只有“付费”一条路?

5.酷狗音乐、酷我音乐是否也会推出音乐插播广告?

……

用户想“白嫖”

网络音乐在中国有非常悠久的发展历史,第一款本土音乐播放器推出于2002年,从一开始,网络音乐播放器就是走免费路线,包括酷我音乐、酷我音乐、千千静听、天天动听等在内,都是免费使用。即使做收费生意,也是网吧老板帮助用户下载歌曲收费,音乐网站并不赚钱。免费奠定了中国的网络音乐文化

直到最近几年,网络音乐付费才在国内流行开来。

一方面,盗版音乐网站纷纷消失或倒闭;另一方面,没有根基的中小型音乐网站也逐渐退出舞台。用户和流量开始向头部音乐网站聚拢。20167月,QQ音乐、酷狗、酷我进行合并,组成新的腾讯音乐集团(简称TME)。阿里巴巴先后收购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网易云音乐在2017年获得了7.5 亿元的A轮融资。至此,网络音乐开始变成巨头的生意,同时也意味着网络音乐付费的基本条件已经形成。

平台想要用户付费,可用户只想跟以往一样“白嫖”。

TME 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TME来自于在线音乐服务的营收为20.4亿元,同比27.4%;在线音乐服务的付费用户人数为4270万人,同比增长50.4%

TME在线音乐服务的营收和付费人数来看,数据明显偏低。

CNNIC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3月,我国网络音乐规模达6.35亿,也就是说,TME的付费用户仅占中国网络音乐总数的6.7%

网易仅在2020Q1财报里提到:网易云音乐净收入保持同比显著增长,付费会员数不断增加。

网络视频方面,截至20203月,我国网络视频网民规模达8.5亿(包括短视频),爱奇艺2020Q1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爱奇艺的总订阅会员人数为1.189亿人,其中99.2%为付费订阅会员(合计约1.179亿人),爱奇艺的付费会员占中国网络视频总数13.9%。腾讯2020Q1财报显示,腾讯视频服务会员数达1.12亿,其付费会员占中国网络视频总数很有可能在10%左右。

插入广告在网络视频、网络文学等行业中并不罕见,甚至在近两年兴起的音频平台中也可以见到类似的内容插入广告。

可为什么QQ音乐推出类似的广告服务,却遭到用户的“吐槽”呢?有几个方面的原因,郭静的互联网圈认为:

第一、用户并未习惯付费模式;

第二、数字音乐的时间更短,内容植入广告过于影响用户体验;

第三,过于突然且时长过长。

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用户想要“白嫖”,多年来免费音乐听习惯了,突然要付费收听,这种认知和使用习惯直接被打破,很难让人接受。不管QQ音乐方面怎么解释,这种固有的理念才是导致用户“叫骂”的根本。近几年,各个想走收费模式的互联网产品都被用户骂过“吃相难看”,比如百度网盘、视频网站、听书等。

另外,QQ音乐方面的回应也不符合网友的预期,它并未提到广告,而是“歌手亲自录制的新歌语音推介”,“同时,我们也并未收到任何绿钻会员声称听到新歌语音推介的真实反馈”的表述也容易让用户感受到它的傲慢。

从网络视频、网络文学等行业来看,付费用户几乎不受到广告的影响,用户如果真要想有好的用户体验,付费就是最简单的形式。可有些用户只想“白嫖”,不想付费,既要服务好,又不想出钱。至于TME近几年跟华纳、环球、索尼等三大唱片公司达成合作所花费的版权费用,并不在用户的考虑之中。

腾讯音乐想赚钱

QQ音乐、网易云音乐、酷我音乐等常常被拿来与国外的瑞典流媒体音乐服务提供商Spotify进行对比,外界常常只看到两者营收以及付费用户的差距,却很少看到TME业务的稳健。

TME 2019财年总营收为254.3亿元,净利润却达到了39.8亿元。而Spotify2019Q4季度总营收就达18.55亿欧元,与此同时,Spotify当季亏损达2.09亿欧元。

当然,TME也有自己的烦恼。作为一家数字音乐公司,TME却主要靠社交娱乐业务赚钱,这点一直被外界吐槽。2020Q1季度,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占TME总营收的67.7%

TME面临的更大问题是,营收增速出现下滑。

TME 2020Q1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总营收为63.1亿元,同比增长10%,营收增速系近5个季度新低,环比上季度下降13.4%;净利润为8.87亿元,同比下降10%

具体到业务线来看,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却面临增长的天花板,该季度增速仅3.3%,财报还提到,由于受到新冠病毒爆发以及对直播中某些互动功能进行调整的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中公司社交娱乐服务的ARPPU同比下降12.9%

在线音乐也遭遇增长问题。2020Q1TME 在线音乐业务的移动MAU6.57亿,同比增长仅0.5%

毫无疑问,TME在中国数字音乐行业中的用户基数最多,但它的盈利能力却并未被彻底挖掘出来,比如广告业务。

TME并未单独列出广告营收数据。财报显示,2020Q1季度,TME的在线音乐服务中,音乐订阅服务的营收为12.1亿元,也就是说,广告以及其他业务的营收仅为8.3亿元。

财报提到,在线音乐服务的增长是由音乐订阅收入的强劲增长为推动力的,广告服务收入的增长起到了补充作用,但被分授权收入的下降所部分抵消。

广告以及其他业务的营收中,若再减去数字专辑销量的收入,其广告收入还会大打折扣。而TME的移动MAU高达6.57亿,这种情况下,通过在音乐中插入广告有两点好处:

第一,广告收入直接增加;

第二,当用户对广告不满的时候,很有可能付费。

无论哪种形式,TME都是直接受益者,音乐插播广告为TME提供了一个新的盈利点。营收增速面临压力,TME需要想办法赚钱,而插播广告是解决方案的一种。

插播广告能否成功?

从互联网行业来看,平台大到一定级别后,并不十分在乎用户体验,否则,某些日活破亿的App为什么不肯关闭开屏广告呢?考虑到一天开屏广告收入几十万乃至几百万的营收,用户体验直接被它们抛之脑后。

对于TME而言,用户体验同样不是首先考虑的要素。一方面,它有足够多的用户基数,且行业地位也相当稳固;另一方面,它的版权量让用户几乎没有选择,截至2019331日,腾讯音乐的音乐库里收录了来自国内外音乐唱片公司的超过3500万首歌曲。

实际上TME并不只是走“广告”一条路。2019Q3TME先后推出周杰伦的《说好不哭》、Taylor Swift的《Lover》、林俊杰的《将故事写成我们》等数字专辑,销量都非常好,仅一小时,《说好不哭》数字专辑销量便突破300万张,不到24小时,《说好不哭》数字专辑销量突破2000万元。《Lover》不足三个月时间在QQ音乐上累计销售额就超过1267万元。

数字专辑所带来的消费狂欢也有自己的问题,一是连续性,二是不确定性。527日,鹿晗新推出的数字专辑《π-volume.3》目前销量为2019990 张,效果低于周杰伦。

今年3月份,TME还推出了全景音乐现场娱乐品牌——TME live

无论是数字专辑,还是新业务,其效果并不如广告来得直接和明显。从TME角度来看,音乐插播广告所引发的用户反应,并不是大问题。

广告与用户体验有一定悖论,但只要找到合适的平衡,广告也并非不可接受,比如,广告的质量和广告时长,都有很大的协调空间,而在6.57亿移动MAU下,广告所带来的营收表现想必不会太差。

不推插播广告,是TME坚守本分,插播广告,是为了公司赚钱。而用户,基本上只有被“宰割”的份儿。互联网免费时代早就结束了,现在是付费时代,给钱,一切都好,想“白嫖”?那就忍吧。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