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短视频的未来不是网红

2020/5/27 10:57:00
2019-2020年,短视频取代了诸多已经是明日黄花的产业,成为最火爆的产业,没有之一。


美好的钱景,让成千上万的公司和投资机构扎堆这个领域,孵化网红的MCN机构如过江之鲫,增长势头凶猛。2018年5000家。2019年达到6500家。预计2020年会达到9000-10000家。国内研究机构克劳锐的预测:2020,网红经济中的电商市场规模将达3000亿人民币。而国外机构Frost&Sullivan预测,网红经济整体规模(包括电商收入、在线打赏、知识付费、代言商演等),将达到3400亿人民币。


抖音、快手、微视、B站、微视、微信视频号等各巨头在布局短视频之外,还密密麻麻的分布着美拍、晃咖、球球、波波、YOO等二三线勉强存在或已经被淘汰的各种短视频平台。后面依然还有新的短视频App不断冒出,跃跃欲试。


繁荣背后,行业的回报却让人大跌眼镜。根据公开数据,截至2019年12月31日,国内头部的网红机构如涵控股,签约网红数量159个。它在3月份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2020财年第三财季财报。“如涵控股第三季度净收入约4.8亿元。经调整净利润为2100万元。”净利润只有4%。火爆的网红行业,利润比传统制造业和餐厅还低。


一方面是短视频的火爆,一方面却是收入残酷的现状。这种火与冰的场面的真实原因,是由于行业竞争惨烈,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推广等各种成本直线升高。一家MCN公司,不仅需要承担网红的服务费,在孵化和运营还要花钱进行包装和推广,还有供应链的管理,行政费用等等,这些开支甚至占到整体收入的40%左右,大部分的利润被消耗掉了。


回顾国内的互联网每一个热点,基本上都是创业者和资本竞相追逐的风口。从1998年的门户、1999年的电子商务、2001年的企业服务、2002年的SP、2003年的网游、2006年的视频、2013年的手机游戏、2014年的2B服务、2015年的互联网金融、2016年的共享单车、2017年的新零售、2018年的区块链,2019年到现在的短视频,无不如此。基本上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投资了腾讯等公司而声名大噪的高瓴资本张磊,曾说他的投资理念是,“守正出奇”。这个词语出自老子《道德经》的“以正治国,以奇用兵”,大概意思是说按着常规发展,却又不固守常规,能突破思维、出奇制胜。放在创业领域里,大概可以理解为:既要迎合大势,符合规律,但又不盲目追赶潮流的,才能成为成功的创业者。


眼下火爆的短视频行业里,挤满了各种玩家,人们的注意力大多被台前的投资机构、大小网红、内容公司、MCN机构等吸引了。但在这个产业的幕后,同时也诞生了无数火爆的商业模式,看起来都没有那么的受人关注,但在短视频每一个细分领域里的缝隙中,都能成长出大的生意模式,分化出了多条黄金赛道。


就像那个众人周知的故事那样,挖金矿的没赚到钱,卖水却成了富翁。淘金的无功而返,卖牛仔裤的却成了土豪。“卖水”成了火爆行业里做细分服务取得成功的代名词。短视频也是如此。短视频行业的守正出奇,既要迎合短视频的潮流,但没必要一味的去抢着做网红和内容。比如音乐版权交易、视频制作剪辑等等。


在国内做原创音乐,大部分生存现状都很糟糕。高晓松说自己写了同桌的你火了20多年,但他只收到了800块钱。根据《2019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 “近半数音乐人的税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而摩登天空、太合音乐等传统音乐公司也是生存艰难,不断探索。


短视频配乐,带动了包括流行音乐的普及,帮助长尾原创音乐和小众音乐,走进大众的视野,带动了整个行业的收益,改善了音乐公司,小众或野生音乐人的生存现状。各种音乐借助短视频的传播和普及,这改变了国内音乐行业数十年的宣发模式。也让音乐人不再受居住地的制约。《海草舞》、《学猫叫》、《沙漠骆驼》、《野狼disco》等各种热门歌曲随着短视频走红。


以《野狼disco》为例,截止2020年5月,抖音上各个版本总使用人数超过400万,播放高达50多亿次。它还在云音乐热歌榜上榜超过10次。演唱歌手从默默无闻到出场费6位数。少数音乐人年收入增长到50万甚至100万元以上。预计到2023年,中国数字音乐版权市场整体市场规模将增长至137亿元。


音乐版权如此,视频剪辑工具更有代表性。快手内容生态报告显示,快手2019年月活突破4亿,原创视频库存数量超过130亿。理论上来说,每个视频都需要剪辑一次甚至几次。好的剪辑工具可以降低拍摄和制作成本、简化后期制作的流程,让视频呈现出更优质的效果。剪辑工具成了一个刚性需求。视频剪辑软件,这是一个天然可以从短视频这个最大的流量池,分享红利的细分市场。通过和官方差异化的独有的功能和体验,更好地满足了视频UP主的更多需求。在此基础之上,很多公司开始推出各类细分工具,相互导流,形成了一个竞争的矩阵。


除了抖音快手自带的剪辑工具剪映和快影之外,市面上还诞生了各种各样的第三方剪辑工具,据估计市面上的第三方的PC和手机剪辑软件超过了100款,包括剪辑、特效等功能类似。其中已经有一批公司已经颇具规模。万兴科技旗下的视频创意软件万兴喵影,现在全球用户超过1亿,是准入门槛低、模板素材多、便捷易用的剪辑产品,最近还牵手荣耀首发了平板端APP。由于踩准了工具应用的风口,2019年万兴科技的数字创意软件类业务收入超过3亿元,毛利率高达97%,目前公司已在国内创业板上市,并在今年提出“数字创意赋能者”的品牌理念,面向全球用户提供以视频创意为主的软件产品与服务。


好的商业模式是既迎合大潮,但又不参与最惨烈的竞争,平台与参与者之间相互赋能,一起共赢,这样才能进入到良性循环,长久发展。在大生态之下,还有能各自循环的小生态。不管是互联网,还是短视频,甚至幕后细分的公司,都是如此。


在围棋里有一个术语是“胜负手”,也就是决定输赢的关键一两步。在创业领域,关键的步骤就是方向,方向错了,再努力也没用。正像《野狼disco》有一句歌词那样,“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看似充满机会的赛道上,其实竞争惨烈,机会是最少的,是最坏的选择。而在很多人看不上的缝隙里,却能找到最好的商业模式。那是短视频“守正出奇”最好的机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