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华为被美国“赶尽杀绝”特朗普贩卖五大焦虑给中国“原罪论”

2020/5/22 9:24:00

撰文/杨琦琦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保罗·尼采高级国际研究学院

美国对华为的“赶尽杀绝”世人皆知。

美国商务部 5 月 15 日规定:禁止全球范围内使用美国软件和技术的半导体制造商在没有事先获得许可的情况下向华为提供所需的产品。

此项决定也是自2018年通过的 2019年度美国国防授权法案,到 2019 年5月将华为以及名下子公司全部加入实体清单以来最新的封杀措施。

有人说美国总统特朗普喜怒无常,和其他国家政治领袖风格完全不同。事实上,特朗普的表现,以及包括对华为一事的态度上,恰恰是特朗普执政期五种焦虑的表现。

利用这些焦虑掀起对中国的敌意正在美国甚至欧美国家蔓延。难道特朗普不明白这种歧视违反美国所倡导的人权、平等和自由吗?

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极为精明,但他之所以有这样的举动,深层次的问题是,当下的美国正经历前所未有的经济焦虑和对势力平衡的担忧。

疫情只是一个引子,是美国对中国发动全面制裁的加速器。为什么美国处处针对华为而不是其他企业?

因为在美国看来,目前对美国产生最大影响、能跟美国掰手腕的中国企业只有华为,而且华为的技术能力、发展速度,尤其是对欧洲和亚洲的一些美国盟友产生的影响与日俱增,这是美国最担忧的。

华为事件并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与当下美国的经济生态和全球地位密切相关。我们试图通过分析当下美国的五种焦虑,抽丝剥茧,发现美国对华为“赶尽杀绝”背后的真相更有意义,更能读懂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意图,才会更加全面了解美国对华为事件的真正目的。

第一种焦虑:中国改变全球格局被美国看作“原罪”。

美国的第一种焦虑是看不得中国企业改变全球格局,所以用“原罪”论阻挠中国的崛起。

美国政府从一开始就统一口径宣称针对华为的一切管控都源于一个莫须有的国家安全隐患——华为设备被美方怀疑有“后门”能够秘密存取运营商数据,而华为在 5G 移动通讯技术层面拥有的绝对优势又使得与美国分享军事科技和安全情报的盟友们不得不选择华为作为5G 网络设备供应商。

也就是说,抛开华为设备的安全可信性不论,就一家中国企业在移动通讯领域所取得的技术创新和潜在的市场占有力,已然潜移默化地改变了现今的全球经济格局。

中国本土科技的高速发展与工业能力的不断升级,从两个主要方面逐渐重构全球经济格局。

首先,中国企业在全球科技供应链中的地位得到了显著的提升。从过去处在高科技供应链的下游发展至有能力在供应链上游博得一席之地,甚至在某些特定的产业,中国企业不但把持着供应链上游的地位还拥有对完整供应链的控制。

其次,虽然中国企业的发展势不可挡,可是全球供应链毕竟不是存钱罐只进不出。中国企业在供应链下游称霸不会对欧美日韩高新科技企业造成太大影响,一旦转移到上游就会对发达国家的行业巨头们产生冲击。

一旦华为成功弯道超车成为行业领头羊,那么世界科技格局将会被中国企业改写,这也是美国最不愿意看到的。

第三个方面,发达经济体实力的衰退变相加速了中国经济实力的提升,纵然中国企业毫无动机和意图威胁他国国家安全,但在美国看来,中国自身实体的增强就是“原罪”。

他们不愿意看到中国企业把持科技领域顶尖话语权,这意味着美国长期把持的技术尖端正在减退。如同一个曾经的巨人,一定不愿意看到后来者对自己的超越。

第二种焦虑:从全球高科技供应链中剔除华为,美国有一种失去控制权带来的焦虑。

如果中国在科技领域中直接威胁到美国的霸主地位,那么美国的做法则是想尽方法从全球高科技供应链中剔除华为。

如果美国对华为在本地市场的排斥是对自身国家安全的维护,那么限制全球范围内的供应商对华为供货就显露出了美国的真正意图——誓将类似华为的中国企业从全球高科技供应链中剔除。

上文提及中国企业自身发展给发达国家经济体带来的潜在压力,那么当中国整体经济不断追赶美国的同时,美国自身的不安全感也在增加。

国际关系理论中有一个关键的概念被称为势力平衡。当两个国家的势力暂时处在均衡状态时能够将冲突爆发的可能性降到最低。而中美的经济往来关系也正好处在了微妙的时间点,也就是中国的经济实力在赶超美国经济实体的轨道上。但两个经济体却并没有达到势力平衡,所以冲突摩擦爆发的可能性不降反增。

势力略高一筹的美国也继而表现出不愿被赶超的倔强和逐渐失去控制所带来的焦虑。这种焦虑未必是针对中国,假设其他国家和今天中国的地位一样,极有可能美国今天的态度就不是对中国,而是对其他国家。这,其实是美国做为霸主最不愿失去的控制权。

第三种焦虑:对WTO失去信任正在实行单边主义,反映了美国对中国受到国际组织认同的焦虑。

国际组织感受到了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带来了变化,而这是美国最不愿意看到的。因此,美国逆向而行。从过去的多边贸易迈向单边主义,这实质上是对中国国际地位崛起的焦虑。

美国主流外交政策制定权威智库对外关系委员会最近发文,提到美国越来越倾向于采用单边主义及贸易保护政策。因为当权的特朗普政府已经对国际贸易组织(WTO)之类的国际多边经济制度失去信任,而失去信任的最主要理由就是特朗普政府觉得国际组织有严重偏袒中国的嫌疑。

美国认为,从 WTO 在贸易上偏袒中国到世界卫生组织(WHO)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处理和应对上偏袒中国,不管事实到底如何,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美国在面对中国与日俱增的国际影响力时过激的反应着实耐人寻味,因而体现出一种深深的焦虑。

第四种焦虑:中国供应链日趋完善引起了美国的焦虑,而特朗普执政下试图切断美国甚至全球与中国企业的联系。

美国见不得中国好。在中国供应链越来越完善,在全球经济格局起到的作用越来越显著时,美国的焦虑随之而来,他们希望美国仍旧起到主导作用。

除了要将类似华为的中国企业剔除出现存的全球供应链,美国也在寻求重组现有的高科技供应链从而达到两个目的:

第一个目的非常明确,美国想要彻底切割中国企业和美国技术的联系,从而抑制科技供应链越来越依赖中国的趋势。

第二个目的是,特朗普政府希望在整条供应链不再过度依赖中国企业的同时,美国科技的主导地位可以迫使高科技制造业巨头们重新将就业机会重新搬回美国。

第五种焦虑:美国内部的全球化与单边主义的焦虑。

即使在美国内部也有很多不同的声音。一种声音支持全球化,另一种以特郎普政府为首的开始逆向而行,开始回流到单边主义时代。这种内部焦虑是导致美国不同声音越来越多的根源。

中美贸易战从 2018 年开始至今年年初暂告一段落。贸易战对全球化和全球经济增长所造成的负面影响,远比对中美本身所造成的影响要多。众多学者和商业人士例如诺贝尔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和比尔盖茨都陆续坦言,全球化的弊端被过度忽略淡化,而美国对待全球自由贸易方针的急转弯,也使得众多业内人士对经济全球一体化的前景感到担忧。

事实上,麦肯锡咨询公司 2019 年的研究报告就指出全球化在2008 年次贷危机前就达到了空前的顶峰。自次贷危机以来,全球经济一直经历着“去全球化”的逆向发展过程。

这次美方下定决心要将华为“赶尽杀绝”,并且更是要让中美供应链系统彻底分割从而减少对中国市场和制造业的依赖,类似政策有极大可能会让全球经济一体化一蹶不振永难再回巅峰。

在疫情笼罩下严峻的国际经济形势并不会因为华为被断供而得到显著的缓和。相反,华为作为 5G 移动网络的领头羊若是不能为全世界各地的移动网络提供最先进的 5G 设备,这本身无疑是一场全人类的悲剧。

在美国经济是奉行全球化还是单边主义时,一直就有争议。美国各界反对保护主义与反对中美对抗的声音也不绝入耳。最近斯坦福大学的两位本科生在学校的报纸上发声呼吁特朗普政府不要继续对中国进行非理性的打击。

首先美国内部的矛盾在不断加剧。在新冠病毒疫情所引发的政治宣传下,美国民众对中国的不友好情绪间接转移到了本地华人华侨身上。

其次,在新冠病毒疫情最严峻的时间段,中美之间的矛盾不利于国际社会协同应对现有疫情,以及未来国际公共卫生难题。

第三,中美关系附带的扩散效应,对全球经济造成的影响不可预计,这也严重加剧了全球经济短期内发展的不确定性。比如,中美博弈务必牵扯到美国传统盟友与中国之间的经济往来,最近澳大利亚为美国背书也对中澳贸易产生了负面的影响。

不管怎样,倘若特朗普政府对华为的围剿长期维持下去,全世界的普通消费者和用户们才是最大受害者,而不是特朗普及其手下的美国政客们。

本文原创于蓝科技,本站原创文章所有权归蓝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侵权必究。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