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丰巢誓争五毛钱,贵族顺丰的背水一战

2020/5/19 15:19:00

丰巢誓争五毛钱,贵族顺丰的背水一战

丰巢被声讨半月之后,还是认怂了。

被相关监管部门相约喝茶之后,丰巢于昨日又发布了《关于用户服务调整的说明》。然而,在道歉和给出新方案的同时,也再次强调“这个钱,我还是要收的”。

丰巢誓将“5毛钱收到底”的背后,实则是顺丰和其他快递公司的暗战。

在外界看来,丰巢一直被视为顺丰的嫡系,但近些年丰巢和顺丰的关系颇为微妙。

回顾近5年的财报,丰巢一直处于长期的亏损。早两年,老子顺丰财报还好看的时候,对这个还在赔钱的“儿子”也就默认接受了。

作为丰巢主要输血者的顺丰和王卫,从财报上来看,已经没了早两年的光彩。因此,看着已经拿下快递柜老大地位的丰巢,却迟迟不能变现,也不免让顺丰和王卫有点捉急。

而在另一边,老对手通达系却盘稳占据包裹数量大头电商件基础上,稳扎稳打,与其抗衡。同时,京东、拼多多系的众邮、JT也为这个战场添了些许变数。

现在的顺丰,已是处于四面楚歌的尴尬境地。

被抛弃的“亲儿子”

实际上,早在2017年8月开始,顺丰将“丰巢”剔出财报。

当时,顺丰以9.52亿元将丰巢15.86%股权转至王卫名下的深圳明德控股的全资子公司玮荣。其目的在于不想再让丰巢继续拖累原本就不好看的顺丰财报。此后,明德控股后又受让通达系所持股权,持股丰巢超过50%。

丰巢誓争五毛钱,贵族顺丰的背水一战


丰巢最新的股权结构(部分),数据来源天眼查

丰巢的主要收入来自智能快递柜收寄件和广告,还有少量收入来自快递柜辅助及延伸业务、快递柜销售、电商等。

在寄件业务上,顺丰拿下了以企业为主的高端寄件市场,而通达系又包揽了电商行业的寄件业务。对丰巢来说,顺丰大部分快递员会上门取价,从“爸爸”顺丰身上赚钱或者抢夺市场,显然没有意义。

它的战略意义在于通过最后100米的控制,来抢夺部分“顺丰外”快递公司的个人寄件业务。

财报显示,这一类型收入,顺丰这两年分别为丰巢贡献0.67亿、1.3亿收入,占比不超过丰巢寄件收入的15%。其他多来自通达系快递公司。

2018年、2019年,该项收入分别为7.63亿、12.81亿,占总收入比分别为76%、79%。

但近几年,电商退换货业务基本被运费险合作的“通达系”快递覆盖。对这部分用户来说,完全没有必要舍弃更方便的服务,跑去楼下的柜子里寄件。

所以,寄件收入在未来增量并不乐观。

于现在的丰巢来说,合并了行业第二的速递易,稳居市场第一,成为行业垄断者,但为了变现止损,完成IPO,也只能在取件端顶着骂名向用户收取这“5毛钱”。

快递市场在几年的竞争之下,基本已经形成通达系和顺丰两强相争的格局。并且,快递市场也已经进入存量时代。丰巢的这5毛钱,也正是顺丰家道中落的无奈。

顺丰的家道中落

顺丰有过高光时刻。2012年前后,顺丰曾是一度最接近阿里、腾讯的企业。据国家邮政局统计的数据显示,2010年,顺丰的市场占有率一度达到18.8%。

但随着电商产业的不断扩大、体系的不断成熟,三通一达总体呈现了后来居上的态势,在市场占有率上,远远地超过了顺丰。在过去的两年里,据国家邮政局的数据显示,顺丰的市占率仅为7.6%,但三通一达都维持在了10%以上,中通在去年的市场占有率更是达到19.1%。

丰巢誓争五毛钱,贵族顺丰的背水一战

同时,顺丰的负债率正在一路攀升。据其公布的财报来看,顺丰2019年负债合计为500.4亿元,相比2018年的347亿元,上涨30.7%。2019年其资产负债率为54.08%,相比2018年的48.35%上升5.73个百分点。

对家道中落的顺丰来说,在不得不一步步剥离丰巢这个不赚钱的亲儿子的同时,又在寻找“第二曲线”。

焦急的顺丰,也难免有病急乱投医之嫌。

一周前,顺丰上线企业团餐业务,在顺丰同城悄然上线“丰食”。

在顺丰的如意算盘里,或许也自知自己也无法撼动外卖市场美团、饿了么双雄争霸的格局。因此,顺丰只送“更高端”的企业团餐,打出了差异化的招牌——相对低频、高客单,和快递业务的打法如出一辙。

丰巢誓争五毛钱,贵族顺丰的背水一战


丰食小程序界面

但和快递市场不一样的是,美团、饿了么也早已盯上了团餐业务。疫情期间,美团联合中关村管委会发起了“放心工作餐直供”活动,共有50多家头部餐饮企业300家门店参与进来;饿了么也在全国13个城市联合6000家餐饮企业发起“企业团餐安心送”服务。

顺丰想法固然美好,但要以己之短搏人之长,却依然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

事实上,顺丰也一直在尝试“破圈”。

2009年7月,顺丰推出电商业务“顺丰E商圈”;2012年,“顺丰优选”上线;2014年5月,又在全国上线线下门店“嘿客”。

其中,在“嘿客”业务上,顺丰烧了大量的钱,短短4个月内在全国铺满了2000多家门店,最终败走麦城,以改名“顺丰家”草草收场。根据可考数据,2013年-2015年,顺丰在相关业务的试水亏损达到了16亿元,以至于在上市前夕,不得不剥离相关业务。

去年,顺丰推出微小件、特惠电商件。这旨在挖取通达系的市场份额。但有一说一,以顺丰的服务质量去送低客单价的件,显然是不经济的。

家道中落的顺丰,试图寻找的第二曲线,似乎连起点都没有看到。

通达上翻

和顺丰相似的是,通达系也在去年不断地窥探高端寄件市场。

6月,中通率先推出“星联时效件”,保证时效、高辨识度、高品质服务、时效监控与全链路跟踪等特点,享有全网最高优先级;

7月,圆通上线“全球闪送”,以“一对一”的方式服务国际急件市场;

10月,韵达推出“韵达特快”,以“时效、品质、体验”为服务要求,进军高端市场。

但和顺丰相比,通达系试探高端局的步伐要显得从容些。其根本原因在于,在市场占有率上,通达系占据了大半以上的市场份额,完全可以以“稳重求进”的姿态调整布局。

2019年,国内快递市场CR6接近80%,今年第一季度,CR8达到85.9%,加之通达系每家市场份额均超过10%的占有率,快递行业的集中度已经非常高。

由于和头部电商的紧密结合,以及较低的价格体系,通达系占稳了电商件的大头。目前,民营企业已经占据国内市场90%的市场份额,在行业中具有绝对的优势。

伴随着电商体系的成熟,是通达系在过去几年里的迅速成长和扩张。


丰巢誓争五毛钱,贵族顺丰的背水一战


快递行业历年市场占有率对比 锌财经制图

同样是在试图新领域的增长点,但和顺丰相比,通达系显然并没有那么心急。

存量格局

快递企业格局两派相争的背后,则意味国内快递包裹寄件增速趋于平缓,快递产业已经进入存量时代。

与快递产业息息相关的电商体系基本已经构建完成,很难有大规模的增量市场出现。根据商务部的数据显示,从2016年开始,农村市场网络零售额及增长速度迅速下滑。也就是说,所谓“下沉市场”的电商网络已经搭建完成。


丰巢誓争五毛钱,贵族顺丰的背水一战

2014-2018年中国农村网络零售额及增长速度

数据来源商务部前瞻产业研究院 锌财经制图

对顺丰抑或通达系来说,任何一方想要改变现在的格局,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经营模式上,顺丰从一开始就把自己限制了“高端贵族”的牢笼里。不做加盟、不做代理商,只做直营的优质服务模式,的确在早期吸引了大批的高端客户群体。但是,令顺丰没有想到的是,电商产业飞速发展,顺丰却一直难以真正的入局。

由于只做直营店模式,即便是刨去人工、管理等综合成本不说,在网点的普及上就根本无法和通达相抗衡。并且,在一二线城市往下的市场,价格因素也是影响用户选择品牌的重要因素。

王卫或许自己也没想到,顺丰现在只能在一二线市场的高级城堡里生存。

但同样的,对通达系来说,在短时间内也无法冲入高端局。在市场上,用户、企业对快递企业的认知和预期已经根深。于大部分用户而言,在重要物件的配送上,也不会因为几块钱的差价把东西交由通达系。

另外,还有新的“搅局者”进入这个存量市场:京东参照通达系的加盟制模式打造的众邮快递开始在各地起网;与拼多多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JT速递开始接入拼多多。

丰巢背负骂名的背后,实则是存量时代下,快递行业巨头相争的现象。相比之下,四处“进击”的顺丰,处境更为的尴尬。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