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运营商“出手”终结CDN价格战,谁将第一家涨价?

2020/5/18 10:29:00

文/观云说事

?

近日,CDN行业“一石”激起千层浪。据21世纪经济最新报道,以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为代表的运营商已于去年底先后出手禁止IDC的低价销售,并规定明确了各类宽带的售价。

 

由于带宽是CDN行业的刚性成本,运营商这一肃清价格乱象、规范行业有序运行的举动,不经意间戳中了CDN价格战的症结,将CDN行业推至历史重要关口。

 

众所周知,近几年残酷的价格战已经使得CDN行业深陷负毛利的困境。随着近期金山云登陆纳斯达克上市,招股书披露,2019年金山云营收增速创新高的同时亏损也创造了11.11亿元的新高,而CDN在其公有云营收的比重超过六成。

 

随着资本市场受新冠疫情变得日趋理性谨慎,这种依靠烧钱买CDN营收做大收入基数的模式,正走向历史尽头。在运营商涨价、成本售价严重倒挂的背景下,全行业涨价或已箭在弦上。

    

运营商涨价或带来CDN市场巨变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9年底,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先后发文明确禁止IDC的低价销售,并且对各类宽带销售价格作出规定。比如联通规定静态接入宽带销售单价不低于10万/G/年。

 

由于CDN成本刚性,服务器及带宽成本占总成本比例又超过九成,原材料的涨价势必对整个产业链产生影响,倒逼厂商们做出选择。

 

上述报道中提到,已经有云厂商人士透露,运营商的宽带资源涨价,将成为CDN行业一个重要变数。一方面是,整个产业可能会跟着一起涨价,另外一方面,如果行业都不涨价,那厂商就要自己承担增加的成本,这时候资金不充足的话肯定撑不住,“如果因此让市场玩家变少,那未来行业涨价也是必然”。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计算和大数据所长何宝宏近日也在社交媒体上针对运营商涨价之事发表评论,他表示,“终于等到了行业价格理性化的一天”。

 

事实上,这一策略也符合当初发起价格战的互联网巨头的终极利益。互联网厂商熟悉的打法就是“降价-提升市场份额-继续降价-挤压中小厂商-继续降价-清除中小厂商-继续降价-垄断市场-提升价格-获取高额利润”,对他们来说,没有永远补贴的市场,尤其是在一个成本极度刚性且补贴带来的边际效用正逐步降为零的市场。

 

去年10月,工信部副部长陈肇雄指出,要进一步提升信息通信业发展的质量效益水平。此后,三大运营商在自身2019年工作会议上也明确阐述,要有高的效益,实现稳定增长,“质量”和“效益”列为同等重要的发展导向,这其实已经是宽带资源涨价的决策导向背景。

 

上述报道也援引运营商人士消息表示,针对过往出现的“价格战”抢占市场现象,运营商会加强政企业务价值管控,必要时也会采取措施净化市场,确保行业良性竞争。

 

当前运营商正在全力开启5G时代,大流量大带宽将是5G时代的主要特征,CDN和云计算将是5G时代的流量承载的生力军,如果任由行业负毛利、越卖越亏、越亏越低价,整个行业都将陷入恶性循环中,势必会影响5G发展的大局。

 

虽说醉翁之意不在酒,但运营商这一肃清价格乱象、规范行业有序运行的举动,不经意间戳中CDN价格战的症结,将CDN行业推至历史重要关口。

 

烧钱买CDN营收的模式还奏效吗?             

 

根据金山云招股书,2017-2019年CDN业务在其整体营收中的占比分别是 50.8%、52.2%、54.1%,份额稳居第一且还有逐年扩大之势,将其定义为一家CDN厂商或更为准确。

 

事实上,像金山云这样以CDN营收为主的云厂商在国内市场上非常普遍。在很多大型云计算厂商的营收中,CDN业务的占比都不算小,中小云厂商的占比则更高。

 

以百度云为例,依据IDC咨询发布的2018年上、下半年的公有云市场份额数据以及2018年内容分发网络服务市场份额数据推算,CDN业务在当年百度云营收的占比也接近40%。

 

这与中国云厂商早期开拓市场的模式有关。自2015年开始,互联网巨头进入CDN行业,并通过价格战抢夺市场份额。

 

这种残酷竞争,已经给整个行业,乃至整个云市场带来深远影响,即便是已经认识到红海市场并主动退出的云公司Ucloud,也很难完全撇开CDN负毛利的恶性影响。刚刚登陆科创板的Ucloud在其最新的财报中,将一季度两千多万的亏损源头归因为“公司收入增长主要来源中的视频娱乐、在线教育等行业客户,使用了较多云分发产品,而云分发产品毛利相对较低。”

 

过去四年,通过融资输血、拿“亏损换市场”的模式因为其短期效应而被互联网CDN厂商奉为圭臬。四年间,阿里云、腾讯云确实击败了蓝汛、帝联等专业CDN厂商,跻身CDN市场前三甲,龙头网宿科技的业绩也是连续下滑。IDC咨询发布的2018年内容分发网络服务市场份额数据显示,市场的前六位中,互联网厂商占据了五个席位。

 

但随着价格战触及成本底线,新冠疫情的不确定性造成的全球资本市场趋向理性,以及运营商出手涨价的综合影响,这种模式已经是市场的毒药,饮鸩止渴的后果是一些中小云厂商正走向破产的边缘。

 

以金山云为例,自成立以来,其大体经历了四轮八次融资,总额达到10.2亿美元。但其烧钱的速度已经让背后的金主金山软件和小米集团不堪重负。财报数据显示,金山软件2019年全年营收达82.18亿元,同比增长39%;年度亏损为20.82亿元,而其2018年亏损额仅为1.65亿元。与此同时,进入2020年以来,小米手机的出货量也大幅下滑,市场份额也从去年第一季度的12.7%下跌至10.6%(根据IDC2020年Q1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数据)。金山软件的持续亏损以及小米的自顾不暇让金山云的此番逆市上市更像一种无奈之举。

 

云帆加速CEO王羲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行业内价格战不断,CDN利润已接近触底,市场体量渐趋饱和,即便是业内的领头企业也能感受到市场饱和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同样依靠烧钱买CDN营收做大收入的百度云,也悄然在转向。根据媒体报道,李彦宏已经对百度智能云部门提出了2020年“扭亏为盈”的核心目标,且毛利率不低于20%。率先将利润指标加入2020年的OKR中,百度云的做法或许不是个例,“烧钱买CDN营收”的模式,已然走到了尽头。

 

盈利迫在眉睫,谁将第一家CDN涨价?

 

近期,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在公开场合强调,当前最重要的是理顺公司的现金流,因为这是确保公司得以存续的唯一方式。

 

这一逻辑同样适用于以百度云、金山云为代表的一众云厂商。而活下去的首要任务就是尽快扭转亏损,实现自身造血。

 

媒体报道中提到,李彦宏已经对百度智能云部门提出毛利率不低于20%的指标,据了解,这一毛利率指标已属于业内较高水平。盈利导向下,百度云接下来会怎么做,不言自明。

 

殊途同归,Ucloud如今也调整了战略导向,回到了“盈利优先、增长为辅”的轨道上来。

 

对于金山云而言,实现盈利同样迫在眉睫。

 

据其招股书,2017至2019年,金山云净亏损分别为7.14亿元、10.06亿元、11.11亿元,即便其未来亏损不再扩大,此次融到的5.1亿美元(约36.2亿元人民币)也最多支撑三年。而云计算仍处于“加大投入期。”金山云CEO王育林在上市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金山云每年有大量的建设投进去,回收周期没有那么快;增速越快,投入的力度也就越大,所以亏损很快。

 

这一切或许都要在运营商“出手”上涨宽带资源价格之时划上休止符。当CDN成本售价的倒挂差进一步扩大,依靠提价止住亏损缺口似乎是唯一的可行路径。

 

事实上,近几年随着价格触底,业内早有涨价的呼声。从Ucloud创始人兼CEO季昕华,到前迅雷CEO陈磊,再到白山云联合创始人兼CEO霍涛……众多业界大佬都一直呼吁,CDN不能赔本赚吆喝,要回归理性,注重商业模式。

 

横向对比智能手机、外卖、打车等行业,都曾经出现过轰轰烈烈的“降价”,但是近一两年来,整个行业又走向了“涨价”周期。在全行业涨价过程中,消费者并没有出现集体强烈抵制的情况,看重的仍旧是产品质量和使用体验。

 

这种C端的逻辑和路径,同样适用于B端。问题只在于,谁会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先行者。

 

对现金流的迫切渴望,正驱使一些厂商率先做出选择,毕竟,多年的残酷价格战和运营商的出手已经让市场触到了底线,涨价或已经是进行时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