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

美国出现经济危机了吗?

2020/5/13 16:28:00

经济危机与金融危机不是同一概念。官方或学术界关于“经济危机”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一般指的是一个或多个国家出现明显的经济衰退且持续较长时间。

过程中会出现生产过剩、库存大量积压、失业率大幅上升、企业大面积倒闭等现象,同时伴随大量的债务违约,因此经济危机又可以表现为居民、企业或政府三个部门的债务危机。

可以从居民、企业和政府三个部门的资产负债情况分析经济危机发生的可能性。

居民负债风险短期可控,中期看政策和复工情况

首先,我们认为美国居民的债务风险短期内可控,中期要看进一步的救济政策和企业复工情况。

美国是典型的低储蓄率国家,居民通过信贷方式进行超前消费的情况十分普遍。

据统计,美国居民部门债务从2013年年中开始整体呈现上升趋势,目前已经出现连续22个季度增长。

截止2019年四季度债务总额达到14.15万亿美元,已大大超出金融危机期间的负债水平。

2019 年全年的居民债务余额增加6010亿美元,创下2007年以来最大年度增幅。从人均负债角度来看,截止2019年第四季度,美国居民部门人均总债务超过5万美元。

其中人均住房按揭余额34790美元,人均信用卡负债余额3390美元、人均汽车贷款余额 4850美元,居民面临一定的还款压力,一旦出现大量居民违约破产,有可能导致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

新冠疫情爆发以后,美国的社会生活生产秩序遭到严重破坏。经济停滞的压力迅速传递到劳动力市场,失业人数飙升,居民的工资性收入受到较大冲击。

方正财经(公号ID:founderfinance)根据美国多户住房委员会和WIND的近期高频数据可以看出,租客逾期支付房租的比例有所增多,按揭购房者延期支付抵押贷款的比例也快速上升,美国家庭部门流动性压力已开始显现。

居民负债端的压力会造成大面积的风险传染吗?目前来看,短期内美国居民部门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一方面,居民部门的资产状况相比08年金融危机要更稳健。金融危机后,美国居民储蓄率逐步提高,OECD和纽约联储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08年的5%提高到目前接近8%的水平,且居民部门现金类资产亦稳步提升,资产抗风险能力增强。

另一方面,对于美国居民部门在本次疫情冲击中可能面临的流动性困境,美国政府已有充分意识,并及时采取针对性措施。

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刺激计划CARES法案中包括:

1、直接向个人发放现金补助,且收入越低拿到的补助越高。年收入低于75000美元的成人最高可以领到1200美元的现金补贴。

2、加大失业保险力度。在原本各州每周200-550美元失业救济的基础上增加600美元,持续4个月。

将多数州26星期的失业救济延长至39星期,并扩大失业援助计划受众群体,此项计划预计需要2600万美元。

3、抵押贷款可申请延期,学生贷款无息延长。

CARES 法案为按揭购房业主提供了可申请抵押贷款延迟还款的“宽 限条款”,只要确认借款人直接或间接地由于COVID-19而遭受经济困难,抵押贷款服务商就必须提供宽限。

与抵押贷款延迟还款类似,CARES法案规定将无息学生贷款延长至今年9月30日偿付。

4、小企业用于支付工资等部分的贷款可直接免除。全美有超过2000万家小企业(员工规模小于500名的企业),创造了1.35亿就业。

CARES法案中提出了由美联储向银行提供以小企业管理局薪资保障计划(PPP)贷款为抵押的定期融资,以使银行具备流动性向小企业提供贷款。

如果企业保留或者重新雇佣员工,贷款中用于支付工资、租金和水电费的部分可直接免除。

方正财经(公号ID:founderfinance)根据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全国共新增14.2万家外贸企业, 较2019年同期减少了16.26%。

外贸企业主要分布在外向型经济发达的省份,广东省新增数量最多,有5.3万家。此外,也有2.6万家外贸企业在此期间注销、吊销。

简而言之,美国现阶段政策的目标就是以金钱换时间,保障疫情期间美国居民仍具备较为稳定的收入来源。

因此,短期内美国家庭和个人出现大面积破产并引发风险传染的概率较低。

但目前的刺激政策效果也仅能支撑3个月左右,未来美国居民部门能否撑住仍要关注两个方面:

一方面是进一步的救济政策。

如疫情防控所需时间较长,家庭和个人需要更多的救济措施以避免债务违约,目前美国政府已在酝酿新一轮的刺激政策。

另一方面是企业复工的推进情况。

复工复产是经济回归正轨的唯一途径,若复工情况不佳,失业率一直保持在较高水平,居民没有稳定的收入预期,最终仍将面临个人破产的压力。

企业债务风险集中在垃圾债,美联储已给予一定支持

随着疫情快速蔓延,投资者风险偏好发生180度大转弯,避险情绪高涨,投机级债券(BBB-级以下,又称垃圾债)遭市场大规模抛售。

3月中旬美联储宣布“零利率政策”之后,国债收益率与投资级债券收益率都有所回落,而垃圾债收益率却快速上行,利差迅速扩大。

从垃圾债的发行实体来看,部分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大,出现债务违约的风险较大。

目前,美国现有的垃圾债规模总计在2万亿美元以上,其中可选消费3913亿美元,能源 2850亿美元,材料1559亿美元,工业1333亿美元。

上述行业在疫情期间受到较大冲击,营业收入大幅滑坡已成定局,若在短期内无法筹措足够的美元现金,企业将面临实质性违约。

美联储针对这种情况启动了相应的救助措施。

3月23日美联储新创设一级市场企业信贷融资便利(PMCFF)和 二级市场企业信贷融资便利(SMCCF)两大工具,为投资级公司及相应的债券市场提供流动性支持。

4月9日,美联储对PMCCF和SMCCF支持的标的进行了扩容,部分垃圾债进入美联储的购买名单。

其中,PMCCF为投资级公司或在3月22日之后由投资级被降为BB-级的公司提供至多四年的过渡性融资,以便其拥有足够的现金支付员工工资和供应商货款,总规模为5000亿美元。

SMCCF为将直接在二级市场购买符合投资级债券、3月22日之后由投资级被降为BB-级的投机级债券以及债券ETF(部分资金用于支持投资垃圾债的ETF),总规模为2500亿美元。

美联储将动用足够多的工具来保障所有信用链条的稳定,尽最大努力防范信用链条的断裂。

目前国债、MBS、商业票据、投资级企业债和部分垃圾债已陆续进入美联储的购买计划,未来如果风险进一步升级,更低信用等级的债券也有可能纳入美联储购买的范畴。

美国主权债务风险出现的概率最小,但预期损失巨大

美国自20197月突破债务上限后开始大量发债,债务余额不断上升,CARES法案颁布以来更是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增加了超过一万亿美元的债务,目前债务余额已超过24.5万亿美元。

另一方面,美联储3月15日下调目标利率至0-0.25,目前联邦基金利率已下行至0.05%,短期国债收益率也一度下探至0以下。

经济衰退预期出现时,经常会出现长短端利率倒挂的情形,这也就意味着美国整个国债收益率曲线在更强衰退、通缩预期及避险情绪下可能全面转负。

从欧洲和日本的经验来看,到期收益率转负也有可能传导至票面利率,即美国也有可能成为负利率国家。

负利率的实质是本金减记,即不用付利息还可以减记本金。如果美国也成为负利率国家,投资者会不会放弃投资美债?

从欧洲日本经验来看也不会,投资者可能会自然适应以博弈更低的利率。

但是,如果伴随美股下跌冲击居民资产负债表和财富效应,进而冲击消费和经济基本面,反过来再冲击美股,就行了美股与美国经济的负反馈,就可能出现大的主权债务危机。

一旦投资者怀疑美债的偿付能力,类似欧债危机的逻辑就可能演绎。

作为国际货币体系主导货币发行国出现债务违约,冲击力会大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当然,目前来看这种情况仍是概率较小但预期损失大的风险。

综上所述,居民部门在财政政策的加持下风险可控,企业部门债务有美联储保驾护航,政府部门债务风险出险概率较小。

目前来看,美国的居民、企业和政府在短期内均不存在出现大面积债务违约的可能,因此美国当前尚不能称之为经济危机。

但仍然需要高度关注各债务链条的风险及交叉风险,一旦美国出现债务危机,将对全球资本市场都将造成巨大影响。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庄帅

    总访问量:759373
    全部文章:606
百联咨询创始人兼CEO,原北京东方家园电子商务公司总经理、中国移动研究院专家及智囊团成员、中国电子商务协会高级专家、百读社发起人(百读社社长)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