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营销

新冠疫情催生餐饮局中局:顺丰、阿里隔空暗战“三国杀”

2020/5/13 12:08:00

中国的商业格局,每逢疫情必有大变。


十七年前,非典肆虐时,顺丰王卫成为中国快递界第一个抬头“仰望星空”的人,通过与扬子江航空货运签订合同,在品牌价值、利润层面一骑绝尘,将桐庐派的三通一达远远甩在了身后,开创了一段说起快递,就只有“顺丰与其他”的历史。


十七年后的今天,新冠疫情来袭时,顺丰王卫走出机舱,以一个空降兵的姿态回到了人间。5月11日,顺丰正式推出丰食平台。美团、饿了么二虎相争的局面宣告结束,餐饮从此进入了“三国杀”的时代!


从表面上看,顺丰本次搅局餐饮行业,是在美团遭遇“佣金风波”后的顺势而为,但梳理顺丰发展史发现,一切没有想象中简单。突然加入餐饮战团,更像是一只饿虎历经左冲右突后的新一波攻势,在这种攻势中,浸染着王卫成名后,在商业江湖中奋斗十七年的酸甜苦辣,也承载着王卫作为一个新商业企业家的壮志与雄心。


2003年,当顺丰飞天时,商业的江湖风云突变。

如果把中国的当代商业史分为两大阶段,2003年绝对是承上启下的一年。


之前,虽然瀛海威的出现已经宣告了中国从此走上信息高速路,2003年门户网站已经风生水起,Email正成为新的时尚进入每个人的生活,但因为疫情,原本只是作为信息传递的网络不再仅仅是了解世界的窗口,更大面积成为了商业变现的工具。


突出的事件是:2003年,刘强东作为位于中关村的一家线下卖3C产品的公司的掌门人,因为转战线上,不仅没有倒下,而且发现了新的“经营新大陆”,从此,一个叫京东的品牌迅速崛起;与此同时,坐标位置杭州的马云同样因线上办公,就算公司出了非典病人,照样以居家的方式开始大幅度跨越式发展。


正所谓,什么样的时代,造就什么样的企业家。互联商业时代的开启不仅为马云、刘强东提供了舞台,也让顺丰王卫不得不与之产生了剪不断、理还乱的瓜葛。

王卫是上海人,少年时就去了香港,中学毕业后在广东顺德干印染工作,因为经常需要把样品送回香港检查,让他在1993年索性与父亲借了10万元,专门干起了快递,专业为深港或者说广东与香港的客户送快递。


中国速度推动着快递的发展速度,虽然同时期华东也涌出了申通、中通等桐庐派同行,但双方发展路线并不相同,桐庐派继承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商人惯用的低价、性价比高、资源整合基因,通过加盟制迅速攻城略地,构建自己的商业版图;王卫不是,他更希望为用户提供好的体验,因此,走上了高价高质,直营制的路线。


战略的不同让双方在2003年有了分野,那一年,王卫全行业第一个签下了航空货运,形成了“王者”的标签。


如果快递业仅仅是快递业自己圈子内的事,故事的格局或许在十七年前已经注定,但商业的世界就是人的世界,每分每秒都在运动,2003年后,电商开始快速发展,要保证这种发展速度,物流也就是现在的快递小哥成了其中的关键先生,也正因此,2012年前后,在“京派东”大力构建自己的物流体系时,“海派马”与“顺丰王”开始了一次亲密接触,而这也让顺丰之后的投资战略路线几度漂移。


王卫:一个不甘心做快递小哥的低调富豪


从人性来说,这是极其正常的。在一个商业英雄辈出的年代,没有一个企业家不愿意拥有更大的成功。


从王卫来说,要想让顺丰在江湖中的地位稳固,最可行的路线就是与电商界联姻。事实上,王卫也确实试图这么做。

据《投资界》等媒体此前报道,阿里的菜鸟物流筹建早期,王卫就是其中的关键成员之一,双方意欲通过优势互补,成就彼此更完美的霸业。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接触一段时间后,王卫毅然决然地撤出了!一个对整个商业走势都有影响的大事件,已经进去的王卫为什么又悄然离去了呢?因为顺丰与阿里有一个致命的分歧:数据的把控权归谁?


在旧商业时代,拼的是资源,是工厂基建等设施;但在新商业时代,谁拥有数据,谁就拥有话语权。从阿里来说,其依靠数据起家,当然要成为数据资源的掌控者,只要手里有数据,其就可以号令天下;但要顺丰将数据悉数交出,作为快递界的一哥,王卫自然不甘心寄人篱下。正因此,当菜鸟物流正式成立之时,阿里的快递合作伙伴变成了桐庐派的三通一达。

命运就此反转。时代风云的魅力在于,当其将你吸入后,你就很难全身而退。虽然在菜鸟体系中,王卫早早离席,但电商对物流业的影响,他已经看得很透彻,因此,2012年,顺丰优选正式上线,在此后的七年间,从线上线下一体平台嘿店到跨境电商“Wow哇噢”顺丰王须臾不曾离开过对电商势力圈龙头座椅的追逐。


正如媒体界人士评论所言,顺丰一直以来擅长的是优质优价,进行B2B模式运营,但在电商世界中,命脉是2C,每一天都要和价格打交道,所以从2012年到2019年的七年间,虽然顺丰一直在努力,但就像老虎进入了草原,始终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最终去年4月,顺丰优选新零售线下门店的闸门就像一个大幕一样在全国范围内全部落下,画了句号。


说起来很悲情,但王卫不顾上悲情。其在内部的会议上曾说:做电商物流是死,不做电商物流更是死。电商就像一道窄桥,是连通着物流与用户唯一的路。既然自己做,不仅被阿里越甩越远,而且老对手桐庐派也渐渐后来居上,那就索性置之死地而后生,放下身段,加入价格战的洪流。2019年5月,顺丰针对电商客户的新业务--特惠专配推出,12月,顺丰与唯品会牵手,获得全年超5亿订单。


画风这时再次反转,2020年1-2月新冠疫情期间,顺丰市场份额五年来首次超越韵达、圆通和申通,再次逆势而上,2月增长率同比上涨高达118.89%。


17年一个轮回,除去2017年公司上市时,平时公众或者说媒体很少能看到王卫高调的身影,但这个身价超过1000亿元的富豪,人低调,雄心从来不低调,不管成功或失败,他从来不甘心仅仅做个快递小哥,他一直都在图谋更大的世界,与更高的对手扳手腕,而这或许才是他突然间搅局餐饮界的真正目的。


丰食:对手不仅仅是美团、饿了么

从餐饮平台市场看,这个容量高达4.5万亿多的大蛋糕近十年来似乎只有美团和饿了么在竞相追逐,因此,5月11日,当丰食上线后,业界人士普遍联想到的是,前段时间美团与广东餐饮协会因为佣金的事情闹得纷纷扬扬,现在丰食可能就是有备而来。


丰食真得是专门来抢美团的蛋糕吗?是,也不仅仅是。


说是,是因为无论是丰食的低佣金入驻政策,还是用户分销员“拉人拉企”有奖活动,都确实在瓜分美团的客户。


说不是,是因为美团并不仅仅是“美团自己”!


打开美团的历史,作为一家成立于2010年的团购网站,其的早期发展,与阿里有深远的关系,2011年,也就是美团成立第二年,就曾获得阿里巴巴和红杉资本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2015年,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同样得到了阿里巴巴的大力支持,虽然在同年,阿里巴巴退出美团,但说美团与阿里是近亲毫不过分。

关键在于,阿里巴巴离开美团去了哪里呢?是去了饿了么!


饿了么公开资料显示,截止到2018年,饿了么所有股份悉数为阿里收购,换句话说,中国目前最大的两家餐饮平台,美团与饿了么,都是阿里这棵大树开枝散叶的结果。


这就意味着,丰食打破美团、饿了么两强竞争格局,表面是餐饮界的竞争升级,局中局实则是顺丰王与海派马离开新零售战场后,在餐饮江湖中开辟出的新的“三国杀”战场。

在过去的八年间,按照业界人士的话说,因为顺丰始终未找到自己的优势,所以从未在阿里、桐庐派军团面前讨到半分便宜。


卧薪尝胆八年,尤其是新冠疫情催生的餐饮线上化、配送化洪流,让顺丰王已经渐渐明确了自己的优势就在服务商务企业,就在更追求品质体验的团餐领域。而这块蛋糕的分量,艾瑞网数据显示,高达餐饮市场的33.23%,总计1.5万亿。虽然以顺丰的体量,未必能独吞这样的大蛋糕,但只要其占据了有利位置,真正能用“低佣金 高配送费”的策略,让其旗下目前的必胜客、德克士、真功夫、吉野家、云海肴、西贝、周黑鸭等商户群不断扩大,究竟是追求性价比、资源整合的阿里系胜出,还是追求高品质体验的顺丰王扳回一城?


伴随2020新冠疫情导致用户需求大变,这场王、马隔空暗战还有得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